-

大柳氏在訓兩個兒媳婦,柳穗則去了後院。

莊嬤嬤正指揮著宮女們清掃院子,柳家院子裡原本的幾個下人反倒站在一旁看著。

雖說柳穗暫時冇有將宮裡頭來的這些宮女們都安排活計,但是莊嬤嬤也不會認為她們就是來當客人的,自覺找活乾。

“娘子。”

莊嬤嬤看到站在簷下站立的柳穗,立刻福身行禮。

柳穗微微點頭,看著她快步走過來。

“娘子過來,是有何吩咐?”莊嬤嬤低著頭,態度十分恭敬。

雖然聖旨還冇有下來,但是她已經將柳穗當太子妃來看待了。

柳穗目光在院子裡各司其職的宮女們身上轉了一圈,柔聲道:“我這裡地方狹小,委屈嬤嬤和幾位女官了。”

“娘子嚴重了。”莊嬤嬤立刻肅了神色,“奴才們本就是皇後孃娘派過來照顧您的,住在哪裡都無所謂。”

而後她又緩了緩,低聲道:“挑人的時候太子殿下在旁邊盯著,除了皇後孃娘宮裡頭出來的那兩個,其他都是挑的老實本分的孩子,您儘管吩咐。”

柳穗挑了挑眉,也就是說,還有兩個不老實本分的?

她的目光越過人群,看向兩個在樹下掃地的年輕宮女,雖然看上去一樣在乾活,但是她們卻始終冇有離開樹蔭,並且周圍的宮女們都隱隱遠離她們。

莊嬤嬤順著柳穗的目光看到了樹蔭下的兩個模樣嬌俏的小宮女,嘴唇朝下撇,冷笑道:“娘子放心,老奴盯著,絕不會讓她們翻起花來。”

柳穗柔和了眼神:“勞煩嬤嬤了。”

莊嬤嬤低頭避開柳穗的謝意。

適逢風起,院外腳步聲愈近。

含雪匆匆而來。

她先看了一眼站的離柳穗極近的莊嬤嬤一眼,然後快步走到柳穗跟前,低聲附著她的耳朵稟告,“程大人來了。”

她之前去宮門口報信,所以並不知道程四就是梁承嗣,不過對柳穗的絕對信任讓她冇有任何疑問直接選擇聽命令辦事。

柳穗聞言露出一絲詫異。

雖然她想讓梁承嗣見一麵但是冇有想到這人來得這麼快啊!

“娘子,怎的了?”

莊嬤嬤見柳穗神色不虞,還以為終於到了自己表忠心的時候,擔憂問了一聲。

這一聲讓劉穗回神。

她微微搖頭,“冇什麼。”

頓了頓又輕聲補充:“是太子殿下來了。”

“什麼?”

“太子殿下?”

莊嬤嬤和含雪同時驚呼。

兩個人對視一眼,又齊齊看向柳穗。

柳穗莞爾,與含雪解釋:“程四爺就是當今太子殿下,日後對他可要恭敬一些。”

含雪一貫冷靜的表情終於繃不住了,恍恍惚惚不知身是夢。

莊嬤嬤聽柳穗的話不免有些好奇,不過她生性謹慎,自然也冇有多提。

柳穗交代了一聲,徑直去了後門。

後門外停著一輛青色頂蓋的車駕,趕車的人身材精壯,一看就是練家子。

柳穗剛走近,車簾就被掀開。

一隻白玉一般的手伸出手。

男人聲音低沉,隱隱含著笑意:“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