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十天君既已決定要擺下大陣,與闡教弟子較量一番,當即就不曾耽擱,立刻就在西岐城和殷商大營之間佈陣,忙碌了半晚上,這才各自把十座大陣擺了下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隻見天絕陣中混沌一片,天地人三氣時聚時散,其中玄妙無法預知,暗藏危險。

金光陣中隱隱有無數寶鏡隱於虛空中,大陣吸收夜晚的月華之力,變的如同一麵玻璃鏡子一般玲瓏剔透,但其中暗含殺機。

落魄陣中,生門已閉,死門大開,裡麵陰森森,立著一根白幡,有神風吹過,白幡飄蕩,頓時隱隱有厲鬼哭嚎之聲從白幡之中傳出,而一聽這哭嚎之聲,就讓神魂動盪不穩,像是被這白幡招魂而去,失魂落魄。

地烈陣中……

半夜之間,十絕陣佈置完成,聞仲等人在十天君的帶領下,一一看來,又聽著身邊的十天君介紹各自大陣,果然這十座大陣皆是凶險惡陣,威力極大,仙凡進入陣中,一不小心就會身死魂滅,魂飛魄散。

聞仲看了一圈,就滿意地點了點頭對十天君道:“十絕陣果然名不虛傳,明日就要看十位道友如何大顯神通,將闡教弟子擊殺於大陣之中!”

秦天君立刻應道:“我等絕不會讓太師失望,定然助太師擒殺一乾闡教弟子,攻破西岐!”

“哈哈哈!”聞仲撫須大笑,沉吟著頜首,看著那遠處夜色之中的西岐城,眼裡跳動著怒火和濃烈的殺意,此時在他心裡,隻有一個念頭,動搖殷商根基者,必殺之!

次日一大早,十天君立刻進入各自佈下的大陣之中,主持大陣,而聞仲則是率領著殷商大軍,在袁洪等人的護衛之下,再次來到西岐城下叫陣,敲響了隆隆的戰鼓聲。

“咚!”

“咚咚!”

“咚咚咚!”

……

戰鼓聲雄渾急促,傳入了西岐城中,當即就驚動了薑子牙、姬發以及南極仙翁等人,他們不敢耽擱,又是聚集眾人商議應對。

那姬發聽著城外傳來的急促戰鼓聲,神情頗為疑惑,開口問道:“相父,諸位仙長,你們昨日回來不是說已是誅殺了好幾位殷商的能人異士嗎?殷商得知此訊息,應該亂了陣腳,不敢再來挑釁纔是,為何今日一大早那聞太師又率大軍來到西岐城外叫陣呢?”

薑子牙聽問,也是十分疑惑,撚著頜下白鬚道:“武王所言甚是,這也是此時貧道所疑惑的地方,為何殷商不但不曾亂了陣腳,明知諸位師兄來了西岐相助,還敢來西岐城外叫陣,難道他們有何依仗不成,不懼諸位師兄?”

說著,他就緊皺著眉頭,沉吟不語。

姬發見狀,也不敢打擾,隻看著薑子牙沉思,可許久過去,薑子牙還是不發一言,這時姬發忍不住問道:“相父,那麼該如何應對那城外叫陣的聞太師?是繼續高掛免戰牌,避而不戰,還是打開城門,前去應戰呢?”

薑子牙從沉思中回過神來,但冇有立刻回答姬發的問題,而是看向南極仙翁、廣成子等人,問道:“卻不知諸位師兄覺得該如何應對?”

聽問,闡教弟子都是看向南極仙翁,那廣成子也是如此,顯然這玉虛弟子是以南極仙翁為首的。

而南極仙翁則是撫須沉吟半晌,這才笑道:“哈哈!子牙師弟,那些截教弟子已知我等來到西岐,若是我等避而不戰,豈不是讓他們以為我們闡教中人懼了他們?”

薑子牙聞言,確認般地問道:“南極師兄的意思是打開城門,出城迎戰?”

“嗯!”南極仙翁撫須頜首道,“昨日我已是兩次三番地警告他們,點明這其中厲害,勸他們退去,不要助紂為虐,但他們既然執迷不悟,依舊逆天而行,自找死路,那就隻能成全他們了!”

“而且,我也想看看他們到底有何依仗,竟然還敢敲響戰鼓,來到西岐城外挑釁叫陣,也領教領教這些截教弟子的神通!”

南極仙翁既然如此說,那自然薑子牙不會反對,而薑子牙不反對,姬發也自是點頭同意,於是西岐城中大軍也是動了起來,就要大開城門應戰了。

西岐城外。

聞仲看著那西岐城高掛的免戰牌被撤去,西岐城大門大開,薑子牙站在戰車上,在南極仙翁等闡教弟子的護衛之下,率領著大軍出了城池,與殷商大軍兩相對峙。

頓時,聞仲就重重地冷哼一聲,高聲喝道:“薑子牙!你倒是使得一手好伎倆,高掛免戰牌,行緩兵之計,暗中則是請來闡教弟子前來相助,老夫卻是中了你的奸計了,讓你和西岐有喘息之機!”

他的聲音響徹兩軍之間,如同雷霆暴喝一般,震耳欲聾。

但薑子牙卻不為所動,穩穩地站在戰車上,撫須哈哈笑道:“聞太師,所謂兵不厭詐,在戰場上兩軍交戰,何等計謀手段都可一用,更何況我薑尚並未曾破壞戰場規矩,隻是高掛免戰牌,拖延太師三日,行緩兵之計而已,這乃是光明正大之舉,如何能稱之為奸計呢?太師又何必如此惱怒呢?”

第一次叫陣交戰之時,聞仲就已是領教過薑子牙那三寸不爛之舌了,他自知自己不管有理無理,都是說不過對麵的薑子牙的。

所以,他也不願和薑子牙浪費口舌,當即就直奔主題道:“薑子牙,就算你奸計得逞,請來了諸多幫手,那又能如何?逆臣賊子終是逃不過敗亡之途。”

這話一出,不等薑子牙反駁說什麼,他又接著道:“好了,薑子牙,老夫不願與你多費口舌,做無用的口舌之爭,戰場上還是以存亡勝敗來論吧!”

說著,他不看薑子牙,又看向南極仙翁等人,指著西岐城外不遠處黑煙籠罩之處道:“今日,老夫來此叫陣,乃是因截教十位天君不忿昨日爾等仗著手中先天靈寶欺淩,故擺下十座大陣,想要與諸位較量一番,卻不知諸位道友可有膽量進陣一較高下?”

南極仙翁等人聞言,轉頭看向十天君佈陣之處,果然就見十座大陣屹立,其中血煞殺氣極為濃烈,隱隱間雷霆閃電不斷,夾雜著風火之勢,又有厲鬼哭嚎聲隱隱傳來,青天白日間居然讓人感到陰森恐怖之感,一看就知這些大陣一個個極為凶險,讓人皮骨皆寒,。

但闡教弟子本就不把所謂的十天君放在眼裡,如何會懼怕他們擺下的所謂大陣?

當即,那廣成子就冷哼道:“真是不知死活的孽障,昨日讓你們逃了,今日你們卻是難逃此劫,哼!”

說著,就招呼闡教弟子往十絕陣而來,化作一道道遁光進入大陣之中,前去破陣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