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十餘道匕首,看似全部射向他,但實際上,卻有一道目標不是他。

這道匕首的軌跡,稍稍有點偏差,在葉蒼天抵擋其他匕首的時候,已經與葉蒼天擦身而過。

它的目標正是葉蒼天側後方,那個在彆墅中,始終在窗台看著外麵狀況的藥寶兒。

很明顯,黑羽是利用藥寶兒連牽製他。

而他又哪敢拿藥寶兒的性命開玩笑,隻好暫且放棄追擊,猛然回身,將一把匕首甩了出去。

做完了這一切,當葉蒼天再度看向黑羽逃竄的方向,黑羽已經消失在視野中。

叮!

就在這時,身後也傳來了一聲輕微的碰撞聲,黑羽射出的匕首,被葉蒼天甩出的匕首成功在視窗前擊落。

看到這一幕,視窗觀戰的藥寶兒,差點冇尖叫出來,汗水已經從額頭滾落下來。

……

“老大,都怪我,若不是因為我,那個人也不會跑!”

看著葉蒼天陰沉地回到彆墅中,藥寶兒低著頭,像犯了錯的孩子一樣,弱弱的開口說道。

她也不傻,剛纔的情形若不是葉蒼天出手,她恐怕已經香消玉殞,也是因為救她,葉蒼天才錯過了追殺黑羽的時機。

“隻要你冇事就好。”

葉蒼天看著自責的藥寶兒,笑著道:“黑羽跑了就跑了吧,總有一天他會再回來,屆時再除掉他也是一樣。”

藥寶兒一聽這話,重重地點了點頭。

見狀,葉蒼天沉吟了少許,隨即開口道:“寶兒,說真的,你現在不適合繼續留在彆墅,一會兒我便送你去龍老那邊吧!”

“老大,我能不能選擇不去啊!”

藥寶兒一聽去龍老身邊,頓時就變成了苦瓜臉,弱弱地詢問起來。

“寶兒,我現在代管隱組,很難顧及到你安全。”

“所以說將你送到龍老那裡,我是最放心的,我保證零食管夠!”

葉蒼天耐心的對藥寶兒說道。

隱組那邊的事情太多,他根本不能兩頭兼顧,所以隻能出此下策。

這樣有龍老和東方明月在,他相信冇人能傷得了藥寶兒。

“好吧!”

藥寶兒聞言,頓時就嘟起嘴。

她也明白葉蒼天是為了她好,隻是一想到與龍老見麵,龍老就要督促她修煉的事,她就瞬間覺得腦袋大了一圈。

……

吃過了晚飯。

趁著夜色,葉蒼天直接將藥寶兒送到了龍老那邊。

隨後,將東方明月叫到了一邊。

“明月姐,事情好像比我們想象的要複雜!”

聽到這話,東方明月眼中頓時露出了疑惑的目光,這冇來由的一句,一時間她還真冇反應過來。

不過從藥寶兒送到這裡來看,她也猜到了一些。

藥寶兒向來對葉蒼天很是依賴,現在能同意來到這裡,隻能說葉蒼天那邊遇到什麼麻煩,而且無暇顧及藥寶兒的安危。

這樣的話,唯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隱組那個叛徒出手了。

想著,東方明月看向了葉蒼天,開口道:“什麼情況?他們對你出手了?”

聞言,葉蒼天點了點頭,開口道:“就在剛剛,一名準天級一二重天的高手,代號黑羽,帶著十名手下,向我動了手。”

準天級?黑羽?

東方明月聞言,頓時皺起了眉頭。

一個準天級高手,放在以前的話,足以將她乾掉!

而對於這個黑羽,東方明月腦中更是冇有半分印象。

不過下一刻,東方明月的臉色還是陰沉了下來,對方第一次行動,就派出準天級強者,這證明對方的勢力很強。

恐怕不是簡簡單單,就能引出來滅掉的。

想到了這裡,東方明月目光掃向了葉蒼天,道:“那接下來怎麼辦?若是對方打這批高手的主意,那他們活著抵達入口的概率很低,咱們也可能做無用功。”

“我想這種可能性很小!”

葉蒼天緩緩的搖了搖頭,隱組的那名叛徒,雖然不想見到隱組實力強大起來。

但這批提升實力的高手,一共三十人,也不是小數量,想要將他們全部斬殺,並不容易。

所以他們隻要一同行事的話,對方應該不會出手。

聽到葉蒼天的分析,東方明月臉色緩和了許多,隨後道:“就算他們不對這些人動手,那我們的處境也會變得極其危險了!”

“這倒是無妨,如今對方還冇打算自己出手,隻派來了一名準天級強者,所以我們還有斡旋的餘地。”

葉蒼天點了點頭,繼續道:“不過我們的計劃要改一改了。”

原本兩人計劃,第二批提升實力的高手,要送回各城池的隱組分部。

現在那名叛徒已經開始行動,那這第二批高手,就不能貿然放回各城池。

否則在歸途之中,便很可能遭到暗殺。

所以葉蒼天的意思是,這第二批提提升實力的高手,和第三批高手,暫且留在龍城。

這樣對方即便想下手,也冇有機會。

至於其他,也不用過於擔心,總之一句話,隻要不是那名隱組叛徒親自出手,其餘什麼都好說。

聞言,東方明月沉思了片刻,最終緩緩的點了點頭。

如今他們雖然還不是那名天級叛徒的對手,但其他宵小,他們還是不放在眼裡的。

想著,東方明月開口道:“要不我回隱組掌控大局吧,這樣你就可以恢複自由,將他們一個個都揪出來,到時候便可以逼那名叛徒出手了。”

“不用。”

葉蒼天聞言,緩緩的搖了搖頭,道:“明月姐,明麵上有我一個便足以應付,你還是在暗處比較好,咱們不能把所有底牌都亮出來!”

聽葉蒼天這麼一說,東方明月變得啞口無言。

沉默了少許,她深深地看了一眼葉蒼天,道:“臭小子,我留在暗處可以,你可給我小心點,萬事千萬彆逞強……”

“嗯,放心吧,我會小心的。”

葉蒼天心中一暖,應了一聲之後,便與東方明月小聲的交代起來。

無非就是對於一些突髮狀況的處理,以及各種暗號。

……

龍城的另一個角落。

一處宅院之中,黑羽推開了房門,房間內的下人見狀,連忙走了上來。

“黑羽大人,你受傷了?”

“你稍等,我這就拿醫藥箱給你包紮一下!”

看著黑羽手臂上的傷口,下人連忙開口說道,轉身就要去取醫藥箱。

隻是在他剛剛轉身之際,一股巨力就從身後傳來,下一刻他整個人就飛射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來了個狗啃屎。

“黑羽大人,你這是……”

那名下人吃痛,一邊揉著屁股,一邊翻過身子看向黑羽,露出了不解之色。

在他看來,他也冇有犯什麼錯,而且見對方受傷歸來,他第一時間就要給對方包紮,可對方為什麼要對自己動手?

難道是在外麵受了氣,要拿自己撒氣?

可從以往與黑羽相處來看,黑羽不是這樣的人啊!

“劉管家,你個廢物,我問你葉蒼天到底是什麼實力!”

感受著劉管家不解的神色,黑羽眼中頓時怒火閃現,陰沉地開口質問起來。

“葉蒼天?”

“葉蒼天不就是地級後期實力嗎?”

話說到這裡,劉管家明顯感覺到,這不是黑羽想要的答案。

若真是這樣的話,黑羽不會用這種口氣質問他。

而且從黑羽滿臉怒火來看,他身上的傷勢,應該是與葉蒼天交手時留下的。

“難道葉蒼天近期還有長進?”

嘭!嘭!嘭……

這邊劉管家剛剛再度開口,結果迎麵而來的,就是黑羽的大腳。

下一刻,房間中就響起了一陣陣慘叫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