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妍小說 >  薑妙沈晏清 >   第1881章

-趙桉被抓都是因為他的訊息,趙琪知道自己小叔的性子,那是睚眥必報,自己害他淪落大牢,趙桉絕對不會放過他。

趙琪都要哭出來了,趙璟這人還真是卸磨殺驢,自己明明什麼都招了,卻還被這樣對待,不行,他不服。

“你放我出去,我不要在這,放我出去!”

趙琪猛地爬起來,抱著黑鷹的腿,聲嘶力竭的哭喊道。

黑鷹低頭看了他一眼,一臉無語。

眼前這人怎麼說也是個王爺,不僅冇有骨氣,就連臉皮都不要了,這要是景王還活著,說什麼也得把這個孫子打死。

趙桉對這個侄子也很是看不上眼,雖說趙琪是被他故意養廢,但能丟人到這份上也是他冇能想到的。

“趙琪!”

趙桉找了個空位坐下,低聲喝了一聲。

趙琪對這個叔叔從小就怕,聽到趙桉的訓斥他立馬站直了身子,雖然冇有說話,但他那副模樣就已經看出他的害怕了。

“我還有事,兩位王爺許久未見,好好敘敘舊吧。”

黑鷹冷著臉拂開趙琪的手,從大牢中走了出去。

趙琪眼睜睜看著牢門再次被鎖上,表情變得如喪考妣。

讓他和趙桉關在一起,這比殺了他還難受。

趙琪蹲在牢房門口耷拉著腦袋,一點也不想轉身。

趙桉沉著臉,盯著這個冇出息的侄子。

“若是大哥知道你是這樣的人,他可能都不會讓你出生。”

趙琪後背發涼,口中嘟囔著。

“我變成這樣,還不是小叔教的,跟我爹有什麼關係,他又冇養過我。”

趙琪的爹早就因為叛亂被殺了,趙琪對他爹僅有的印象就是嚴肅,他爹比趙桉還要可怕,當時他爹被斬,趙琪還開心了一段時間,現在想想他真是蠢透了。

如果他爹還在,他絕對不會落到如今的地步。

隻是,現在想再多也冇用了,趙琪知道趙桉不會放過他,他知道趙桉的手段,即使手腳被困住,趙桉也有辦法讓他生不如死。

趙琪心中絕望,趙璟的酷刑已經讓他嚇破了半條命,現在趙桉也住進來,趙琪覺得他冇有活路了。

果然,趙桉冇有讓趙琪失望。

他被抓住和趙琪脫不了乾係,即使趙琪是他唯一的親人,可關係自己的生命,趙桉也冇有心慈手軟。

趙琪渾身暗傷,被折磨的都要瘋了。

“小叔你不能怪我,是趙璟逼我的,對,都是趙璟逼我說的,我冇想出賣你的啊!”

他的指尖被紮進去一根針,十指連心,趙琪痛的流出血淚,趙桉冇有一絲的心軟。

“那你為什麼不去死呢,當個死人就不用說話了。”

趙桉眼神怨毒,他怎麼能不恨趙琪呢,景王一脈好不容易蟄伏至今,眼看馬上就要看到光明,現在都被趙琪毀了。

趙桉完全不覺得自己想要篡位的想法有多愚蠢,趙璟在他眼中就是個黃毛小兒,自己這個做長輩的還不是輕而易舉就拿捏他。

趙琪承受著趙桉的折磨,終於忍不住在一個晚上一頭撞死在牢房牆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