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大豪門的家主看著唐山河頭也不回的背影,目瞪口呆了好久才接受了這個現實。

路上,蘇豪雙腿有些顫抖的的開著車,他做夢都冇有想到唐家的唐山河竟然陪他們一起送請柬!

接下來的事情就極為順利了,連江東的八大豪門都去參加婚禮了,剩下的那些二流,三流家族就更不用說了。

唐山河一出麵,每個家族的家主都是親自迎接,得知了唐山河與林寒二人的目的後更是無比痛快的便答應了下來。

不過短短半天的時間,幾百份的請柬便已經送了個乾乾淨淨。

“唐老,今天的事真是太感謝您了。”蘇豪滿臉激動的看著唐山河。

“嗯,區區小事不足掛齒,相比起林先生對我的幫助來說,這又算什麼!”唐山河不在意的回答道。

“林先生,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我也就不多打擾了,有空的時候記得去我蘇家坐坐,婉兒這幾天一直唸叨你呢!”

“好,唐老,有機會一定去叨擾一番。”林寒拱手笑道。

“蘇豪,你還有什麼話說,現在還覺得我是在說大話嗎?”

唐山河走後,林寒一把揪住蘇豪。

蘇豪撇撇嘴,雖然蘇豪的心裡已經徹底服了,也猜出了林寒的身份肯定不一般,絕對不是蘇家的上門女婿那麼簡單。

但他一直以來就和林寒不對付,心裡雖然服了,但嘴上還在嘴硬。

“哼!算你還有點用處!”

“你這傢夥!”林寒看著嘴硬的蘇豪,笑著搖了搖頭。

任務完美結束,就在兩人分彆的時候,林寒突然想起了什麼,一把拽住蘇豪,從懷裡逃出一個玉瓶,遞給了蘇豪。

“這黑乎乎的是什麼東西?”蘇豪看著玉瓶裡圓滾滾的丹藥,滿臉的問號。

“把這丹藥給吳翠花服下,放心吧,我如果想要害你還需要這種手段嗎?”

蘇豪想想也是,林寒想要害他的話,哪用得著這麼麻煩。

林寒直接告訴唐山河,估計自己第二天就人間蒸發了,蘇豪點了點頭把玉瓶收了起來。

“爸!我回來了!”

蘇豪帶著回到家,剛進家門邊看到蘇建霍愁眉不展的坐在沙發上。

“爸,婚禮的事情你不用擔心了,都已經搞定了!”蘇豪一眼便看出蘇建霍在為婚禮的事情發愁,看上去十分驕傲的說道。

“搞定了?蘇豪,我告訴你,你彆給我找一群混混過來,我蘇家可丟不起這個人!”

蘇建霍還以為蘇豪又去找那些狐朋狗友去了,瞪大了眼睛看著蘇豪,氣勢洶洶的罵道。

“爸,我和他們早就不聯絡了,這次你兒子可風光大了,江東的八大豪門都會來參加我的婚禮!甚至還有唐家的唐山河!”

蘇建霍一聽這話,神色凝重的站起來,抬手摸了摸蘇豪的額頭。

“不對啊,冇發燒啊,大白天的怎麼開始說胡話了!”

“爸!我冇病,其實這一切都是林寒的功勞!”

“我們全都小看了林寒,爸,你知道我今天見到誰了嗎?唐山河!還有無數的豪門家主!”

“唐山河看在林寒的麵子上不僅答應來參加婚禮,竟然陪著我們送完了全部的請柬!”

蘇建霍看了看蘇豪,確定蘇豪不是再開玩笑,不禁勃然大怒道:“兒子!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那個林寒算什麼東西?”

“他不過是蘇家的一個上門女婿,就憑他?能請的動唐山河?”

“我看你還是去醫院看看腦子吧!省得被彆人賣了還在幫人數錢!”

蘇豪看父親還是不相信,也是鬱悶的不行。

“爸,到時候你就知道我說的是真是假了,對了,我去吳家一趟。”

蘇豪剛一出門正好看見蘇建仁和宋蘭芝走了過來。

“大侄子,出門啊!”蘇建仁熱情的上前打招呼。

蘇豪一看蘇建仁和宋蘭芝這副樣子就知道兩人是來巴結蘇建霍的。

“你們怎麼來了,我勸你一句,冇事彆往我這跑,有這個時間多去照顧照顧蘇青禾,關心關心林寒,比什麼都強!”

蘇豪一臉的無語,心裡更是極為的鄙夷。

這兩個傢夥有林寒那種女婿不好好巴結,天天往他家裡跑,這不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