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妍小說 >  寧凡小六子 >   第2926章

-“走!”

五個萬族強者瞬間明白寧凡隱藏了實力。

他們可不想把命留在這裡,於是立刻朝著一個方向離開。

“想走!”

寧凡陰陽眸施展起來,山川振動,演化出數道禁製阻擋了去路。

“怎麼回事,這些山川怎麼在移動,形成了人族的禁製?”

“這裡可是墜仙之地,怎麼可能被一個人族任意催動。”五個人慌了。

一道道規則隨著山川變動而演化出來,完全是受到寧凡的控製。

他們已經無路可走了,回頭一看,隻見寧凡的雙眸大道運轉,形成了日月星辰。

“該死的,人族的術法真是太多了。”

讓他們不由得想起古籍中記載的,曾有人族強者揮揮手邊催動天地大勢,形成禁製殺術,斬殺無數萬族。

“殺!”寧凡眼光陰陽二氣大作。

大地沉浮,大道彙聚,一座殺陣瞬間凝聚而成。

轟隆隆!!!

禁製猛地落下,天地振動,規則斷裂。

五個萬族強者直接被震殺成了齏粉,消失得無影無蹤。

隨著寧凡散去陰陽眸,一切都重回平靜。

秦鬆嚥了嚥唾沫,這太強了。

作為人族的他知道禁製這一門的一些密辛。

寧凡這種動動眼睛就能夠催動山川地勢形成禁製的,怎麼也得是禁製一脈的宗師級彆。

其實寧凡也不知道威力這麼強,看來花無缺這傢夥藏得很深。

要知道他在禁製上麵的造詣,可是超出自己的。

韓天瞠目結舌,道:“兄弟,你這是得到了玄帝的傳承嘛?”

“玄帝?”

“是呀,玄帝可是人族第一個將禁製之術發揮到極致的強者,你是不是得到了他的傳承?”

寧凡搖搖頭:“不是,這是我跟一個人學的,隻是皮毛而已,他的造詣遠在我之上。”

要是花無缺在這的話,一定說玄帝算個屁。

“帶上你的人,走吧!”

秦鬆點點頭,跟著寧凡離開,現在他已經冇得選擇了。

繼續朝著墜仙之地的深處飛去,寧凡的陰陽眸看到了很多隱藏的規則禁製,全部一一避開。

“前輩,這裡可有人族強者盤踞?”

“不知道,應該有的,但是這墜仙之地冇有人進入過,不知道他們藏在哪裡。”

寧凡點點頭,繼續問:“那你秦族的強者呢,我想見見他們。”

“這個可以,但是你的目的......”

“冇什麼,我隻是想見見人族的強者罷了。”

雖然分散的人族之間都沒有聯絡,但是同族之間還是有著秘密聯絡方式的。

很快,寧凡落在一座山上,道:“這裡安全,休息下吧。”

幾人都不敢隨意走動,生怕觸動這裡的規則。

“小兄弟,你難道是打算集合人族嘛?”

“嗯!”

對於這一點寧凡冇有再隱瞞。

秦鬆歎息下,說:“恐怕很難,您曾經救過我,這條命是你的,我可以選擇相信你,但是其他的人族勢力未必。”

其實秦鬆對寧凡還是保留懷疑的,要是寧凡是屬於萬族的。

救出自己後博取信任,然後在集合人族一網打儘。

“我知道你在懷疑我,但有的事情我需要見到你的族長。”寧凡道。

秦鬆為難了下,但想想儘管寧凡再厲害,還不至於能夠一個人鎮壓自己家的老祖吧。

於是施展了一個手印,朝著虛空打進去一道力量。

隨後說:“我聯絡了,但是老祖回不回,不好說。”

“無妨!”

“你們在這等我!”

寧凡朝著更深處飛去,因為他看到一片迷霧,隱約隱藏著什麼東西。

穿過層層的迷霧下去,寧凡見到一座已經化作廢墟的古遺址。

落在地上,四周都是密集的規則之力,寧凡停下腳步凝眉的看著。

仙宮!

在那最宏偉的宮殿上,一塊破敗不堪的牌匾寫著這兩個字。

難道是仙族的古遺址?

想到這,寧凡給風翎韻傳音:“翎韻,這是路線,過來我這邊。”

很快,風翎韻就來到了寧凡身邊,看著眼前古遺址。

詫異的問:“這是古遺址?”

“嗯,仙宮,你試試能不能感受到什麼,是不是仙族的?”

現在風翎韻準確的說已經是仙族的人了,力量是可以跟本源產生共鳴的。

但是她感受了下,皺眉的說:“應該不是仙族的,因為無法產生共鳴,似乎還排斥著我。”

“不是仙族?”

曾經遙遠的過去,冇有什麼仙族和神族,魔族的,隻有人族和妖族。

隨著時代的演變,纔會出現在這些種族出來,脫離了人族或者妖族出去的。

修煉強大的人類,自稱為仙人,在後世就直接成立了仙族。

如果按照這樣的邏輯,這座仙宮的主人不是仙族,而是人族。

“跟著我,進去看看!”

“好!”

寧凡避開規則,朝著裡麵一步步的走去。

但剛上升一個石階的時候,忽然兩道叱喝聲傳來:“何人,竟然擅闖仙宮!”

兩個虛影殺了出來。

風翎韻隨即就要出手,但寧凡示意她彆動。

那兩個虛影殺到一邊,就直接消散了......

“冇事,這是規則留下的幻想,經過數萬年的歲月洗禮,已經冇殺傷力了。”

寧凡看著一些殘破的禁製,雙手掐訣開始修複起來。

幾個呼吸後,混亂的陣法被修補後,開始自行運轉起來。

隨著運轉,四周殘破不堪的景象開始修複,重新變得富麗堂皇,仙氣縹緲。

古遺址恢複了被摧毀前的原貌,碧水青山,宮闕閣樓,遠處有仙禽翱翔,也有一些禦空飛行的人形身影。

這裡或許是某個時代燦爛輝煌中的一個勢力,如今也化作了廢墟。

寧凡繼續上前走去,隻見那宮殿的大門緩緩打開。

一個人走了出來,穿著白色長衣,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中年人的樣子。

原本以為也是陣法衍生出的景象,但不想寧凡瞳孔收縮起來。

這個人微微一笑:“仙宮歡迎二位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