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家書房。

蘇振強的助理興奮地把最新訊息告訴了他:“蘇董,薄家說可以直接彙款給我們解決現在的困難,而且薄總說不需要還這筆錢。”

聽到這個訊息蘇振強立刻站起來,“真的?蘇雪柔可算是給我爭了口氣。”

助理繼續說:“但是,對方說如果您找到了秦驚語的身份證明需要第一時間交給他,薄總說他希望在項目結束之前看到秦驚語的身份證明。”

聽到“秦驚語”三個字,蘇振強心裡又開始打鼓,當初看著她從鄉下來找自己隻當這個女兒是來打秋風的。

結果冇想到這纔多久,她就已經吸引了兩大家族繼承人的目光,儘管現在有智力障礙還和香餑餑一樣被人掙著搶著帶回家。

再想想當初因為他感覺這個女兒不親,所以對於趙慧蘭和蘇雪柔的小動作全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看到她們毒傻秦驚語也直接默許了。

但現在看起來局勢有所變化,不論是薄家還是柏家都不是他能招惹的。

如果他們任何一方查到蘇家對秦驚語做過的事,估計都不會輕而易舉的放過他的。

想到這裡蘇振強還有些後怕,尤其是現在隱隱感覺蘇雪柔和趙慧蘭做的越來越過火,居然還會買凶殺人。

為了蘇家的未來,他絕對不能讓她們這麼放縱下去了。

就在他頭疼時,派出調查趙慧蘭的手下給他打來電話。

“蘇董,剛剛夫人的私人存摺在七環的一個銀行彙了一筆款。”

“七環?”蘇振強想不出趙慧蘭去七環能有什麼花大錢的地方,於是趕緊讓手下把最近調查到的資料全都發給他。

資料顯示,趙慧蘭這段時間,曾多次出入那附近的一家醫院。

一瞬間,蘇振強就感覺到事情不太對勁,他立刻開車找到了那家不太出名的醫院,找到那間病房的時候,發現門外還有專人看管。

還好他也帶了足夠的人直接解決了看守在這裡的保鏢。

層層包圍下的裡層病房中躺著一個瘦骨嶙峋麵容枯槁的女人,她渾身插滿了管子,現在還在用呼吸機維持生命,即便剛剛走廊裡動靜不小她還仍然在昏迷中,看起來奄奄一息。

儘管這個樣子和曾經千差萬彆,但蘇振強還是認出來了這個人,正是他曾經的髮妻,秦驚語的母親。

當初他在鄉下和秦母結婚很草率,鄉下人並不是很看重結婚證,隻是和親友吃了頓飯就算是結婚了。

和秦母在一起時,他也曾喜歡過那個漂亮溫柔的女人,當初的秦母在鄉下是當地最漂亮的姑娘,當地的男孩都希望把她娶回家,蘇振強也因為娶了她而開心了很久。

但後來蘇振強進城打拚之後認識了現在的蘇夫人趙慧蘭。她是有名的富家小姐,蘇振強當時就心動了,攀上這個女人,他就能少奮鬥數十年。

之後便毫不猶豫的拋棄了髮妻和趙慧蘭結婚,再也冇有去過那個小鄉村。

二十多年之後再見曾經的愛人,蘇振強還是有些許動容,但比起動容更多的是鬆了口氣。要是這個人一直留在趙慧蘭手裡,還不知道會發生多難以收拾的事。

他立刻讓人把秦母轉移,防止趙慧蘭以她為籌碼做更多不可理喻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