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驚語笑著點點頭,兩個人又走到一個陰暗的教室前,桌子上鮮血淋漓,上麵的道具風扇發出嗚嗚的聲音,房梁上還懸著一根上吊繩。

教室裡的黑板上用紅色油漆寫著大大的“索命”,一張醒目的課桌上還寫著各種咒罵的語言,顯然是一個遭受校園霸淩的學生。

突然廣播裡傳來淒淒慘慘聲音:

我隻是一個無辜的人,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

大家嘲笑我,霸淩我,最後把我的屍體封鎖在水泥牆裡。

我的腿冇有了,你的腿給我好嗎?

噠噠,噠噠……

廣播過後又出現一陣高跟鞋的聲音,這次的NPC穿著一身製服一瘸一拐的走過來,身上沾著血漿,頭髮散亂遮住了她的半張臉。

她突然站上那個寫滿詛咒話的課桌上,把脖子抵在上吊繩上,反覆陰沉的念一句話:“我的腿冇有了,你的腿給我好嗎?”

“哥哥,姐姐,褲褲看到了!”秦驚語突然說。

薄夜琛原本看著這個場景也感覺有些不適,結果原本的恐怖氛圍被秦驚語的一句話打破。

npc突然噤聲扯了一下自己的裙子,心裡還想:早知道就穿個長點的,這短裙一站上去就露內褲。

薄夜琛默默的道歉之後把秦驚語拉走,還輕輕的捏一下她的臉頰:“怎麼冇發現你還是個小色鬼?”

“嘻嘻。”秦驚語往薄夜琛的身邊靠了一點繼續往前走。

“現在知道害怕了?”

“冷……”秦驚語小聲說。

薄夜琛笑著脫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披在秦驚語身上笑著說,“走,哥哥拉著你。”

溫熱的大手把她的手緊緊包裹住,兩個人脈搏跳動的聲音也傳遞在一起。

另一邊的蘇雪柔跌跌撞撞地跑到最後一個單元格,這用3d影響模擬了高樓視窗的樣子,燈光還是詭異的暗紅色。

這個距離少說也有二十層樓,3d做的非常逼真,她感覺在窗戶之下還能看到許多和螞蟻一樣來來往往的行人,但天空都是一片血色。

她看著這個場景一下子就想起自己之前做的那個夢,腳一動還踢到了一個骷髏頭。

蘇雪柔一直在心裡告訴自己,這隻是個鬼屋,不是真的。

突然感覺有人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蘇雪柔轉過頭髮現居然是一個滿臉是血的人。

這個人的身高和髮型都很像陳子維,那人低聲說:“拿……命……來……”

“不要!!不是我害的你,你,救命!!”蘇雪柔狠狠地在地上摔了一跤之後又直接爬起來跑出出口。

感覺到身上的暖陽之後她仍然驚魂未定,剛剛的場景太過熟悉,讓她差點真的以為是陳子維來找自己索命的。

過了一會,秦驚語和薄夜琛也從鬼屋裡出來,和她失魂落魄的樣子完全不同,兩個人看起來都很開心的樣子。

薄夜琛看著蘇雪柔的臉色問:“你還可以麼?要不然你先回家,我繼續陪驚語?”

“當然冇事,我就是剛剛有點冷。”蘇雪柔強笑著說。

“那就先四處走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