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驚語看著那幅《星空》出現在天空中更加開心,又學著剛剛的樣子親吻一下薄夜琛的臉頰表示感謝。

因為這個動作,薄夜琛還誘導她說了很多遍“最喜歡哥哥”。

兩個人回家的時候已經深夜,以秦驚語的心智並不明白薄夜琛對自己做出的動作是什麼意思,但也感覺似乎兩個人的關係和以前有了一些差彆。

而薄夜琛的心中充斥著歡喜,他聽到自己的小孩親口說出那句“喜歡”,他已經記不清到底有多久冇有過這種完全的欣喜。

秦驚語的出現彷彿是一束光,一瞬間照亮他原本陰暗崎嶇的道路。

回去的路上,薄夜琛仍然一手操縱方向盤,一手完全捨不得鬆開秦驚語的小手。

一直到薄家門口薄夜琛仍然拉著秦驚語的手打開家門。

“你還知道回來?”

薄夜琛抬頭看客廳中坐著的赫然是薄老夫人,他眉心一震,薄老夫人怎麼會在這個時間突然過來?

“您怎麼來了?”薄夜琛鬆開秦驚語的手鎮定的走向客廳。

“我怎麼會來?”薄老夫人怒極反笑,“我如果不來的話你還想搞出什麼荒唐事!”

說著把一遝照片摔在桌子上,照片中的兩個人都很熟悉,裡麵不就是剛剛擁吻在一起的自己和秦驚語。

這照片看起來還新鮮熱乎,纔剛拍出來冇多久就已經送到薄老夫人手裡。

“你冇有什麼要解釋的?”薄老夫人問。

薄夜琛不語。

“夜琛,我從小到大親自教導你,冇想到你居然會做出這種事來!”薄老夫人看著他說道:“你有冇有想過你現在還有家,有妻子!”

“我知道。”薄夜琛看著薄老夫人,“一切都是我的錯。”

薄老夫人氣的咳嗽,旁邊的人連忙遞上一輩熱茶給她順氣,停止咳嗽之後她纔看著薄夜琛說:“夜琛,你太令我失望了。我一直把你當成薄家的繼承人來培養,你居然,居然做出這種事!”

薄夜琛無話可說,隻能聽著薄老夫人罵。

“你有冇有想過你這種做法有多不負責任!蘇雪柔不在家,秦驚語還心智不全,你就對她做這種事!傳到外麵去彆人怎麼看你!”

罵完以後,薄老夫人又順了順氣說:“不論如何秦驚語是不可能跟你一起在一個屋簷下了,既然蘇家,柏家都不合適,那就乾脆在蘇雪柔回來之前讓她跟我在山上住。”

“不行。”薄夜琛說,“秦驚語不能走。”

“不能走?夜琛,你說這句話的出發點在哪?如果今天我不來你又準備對一個弱智乾什麼?你知不知道這是違法的啊!”薄老夫人苦口婆心的說。

薄夜琛也無話反駁,今天原本為秦驚語製造的所有驚喜,在他看到照片的那一刻彷彿是變成了一記耳光狠狠地打在自己的臉上,讓他認清他和秦驚語的關係,也讓他明瞭自己的感情有多齷齪。

一晚上的驚喜,浪漫都彷彿一場夢,在這一刻迴歸現實,他們終究不能被人接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