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然冇有蘇雪柔的訊息,這個人彷彿人間蒸發了一樣。

薄夜琛站起身輕車熟路的給秦驚語換好衣服,又細細的擦拭身體。他看一眼旁邊的心電儀,秦驚語的心臟還在堅強的跳動,生命仍然在延續。

擦拭過身體之後,薄夜琛又用勺子給她餵了一點蜂蜜水,小孩還能咽東西,隻能一點點的把水灌入嗓子。

但他很有耐心,毫不厭煩的每天照顧秦驚語。

這像是他的珍寶一樣,如果冇有這一次事故,他也許還要再逃避一段時間,仍然認不清自己的真心。

但這一次他切切實實的感受到失而複得的感覺,差一點就可能永遠失去秦驚語了。

病床上的人仍然脆弱的像是一塊琉璃,輕輕一碰就可能碎裂。

這段時間,薄夜琛想了很多很多,他確定自己真的深愛秦驚語,不論她是不是漂亮,是不是聰明,他都愛她入骨。

所以,他不想讓秦驚語再受一點委屈,不想再以哥哥的身份保護秦驚語。他想讓自己對秦驚語的感情能夠一絲不染的讓所有人知道。

儘管很多人會歧視他,辱罵他都無所謂,他想給秦驚語一個名分,讓他的小孩名正言順的站在自己身旁。

他記得蘇雪柔對他的恩情,也感激當初的日子她能夠不離不棄,可也僅限於恩情了。

在秦驚語出現之後,原本薄夜琛認為自己對蘇雪柔的感覺大概就是喜歡,如小橋流水,緩緩而來。

可直到遇到秦驚語之後,滿腔愛意像是泉水泄洪一樣抵擋不住,多次想要剋製仍然逃不開自己的本心,而對於蘇雪柔也從懵懂的依賴或是不明所以的喜歡變為最後的歉意。

薄夜琛拉著秦驚語的小手暗暗下定決心,等蘇雪柔回來以後,他一定要和蘇雪柔好好談一談它們兩個人的事。

如果可以,他願意他現在可以拿出的一切誠意去補償蘇雪柔,隻要能換取和秦驚語在一起的機會,付出再多也在所不惜。

“驚語,你快點醒過來,哥哥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說。”薄夜琛輕撫她的手心溫柔的說。

另一邊,薄晉陽每時每刻都在著急應該怎麼處理掉醫院裡那個女人。

“媽的,薄夜琛居然又加強防守了,我們的計劃要怎麼實施!”薄晉陽在家裡反覆踱步。

“都是你個不成器的!一個老太婆一個小姑娘都不知道收拾乾淨!”薄恒狠狠地敲了兩下桌子。

“我怎麼知道她們命那麼大!”薄晉陽大吼,“遲一天就多一重暴露的危險,不行,今天就趕緊動手!”

“薄夜琛剛加強守衛你就今天動手,這不是上趕著讓他逮你!”薄恒罵道,“我怎麼會有你這麼蠢的兒子。”

薄晉陽用手機發了幾個訊息,“我這次花了重金請來的可不是一般人,現在這個時候總要搏一搏。”

“哼,最好如此。”薄恒看著薄晉陽也坐不住,“我說的那個人你到底搞定了冇有?”

“看起來他已經上鉤了,隻要等著收網就行,以後必定能當我們的替死鬼。”薄晉陽回答,心頭還泛起一股狠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