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燈光昏暗,氣氛正好。

蘇雪柔伸出纖細的手指想要幫薄夜琛解開襯衫的釦子。

和他親近的機會近在眼前,她不太習慣現在被剪的很短的指甲,也不習慣身上保守的睡衣,但隻要能和他發生關係,這些都不算什麼。

蘇雪柔看著薄夜琛的眼神近乎癡迷,想到這個自己一直崇拜的男人,馬上就要被她攥在手心,她的心跳都快了許多。

蘇雪柔踮起腳尖,觸碰到了他的脖頸。

薄夜琛幾乎是下意識的,直接把她甩開。

這一下力氣不小,蘇雪柔驚訝的看向薄夜琛,兩眼通紅一臉委屈的看著薄夜琛,“夜琛,你怎麼這麼對我?”

薄夜琛看了眼自己的手,也有些怔愣,以前他一碰到蘇雪柔就無法自拔,怎麼今天卻一次比一次更反胃?

“夜琛,是不是因為你現在能看到以後就嫌棄我了?還是你本來就不滿意我的長相,一點也不喜歡我?”

蘇雪柔一邊說,晶瑩的淚珠已經順著臉頰留下來,看著我見猶憐。

薄夜琛也覺得自己的做法有些過分,連忙柔聲安慰:“冇有,我隻是有點不適應。”

“那你現在還難受麼?”

她明明傷心,但卻還是第一時間安慰自己,果然還是他認識的那個善良的蘇雪柔。

薄夜琛心裡更愧疚了。

“已經好多了,我先去洗澡。”

“嗯,我等著你。”蘇雪柔看著薄夜琛進浴室之後才變了臉色。

她到底哪裡學得不像,為什麼薄夜琛幾次三番地推開她?

秦驚語,你可真是陰魂不散!

夜裡,兩個人仍然是一起睡。

薄夜琛想再試一下,也許同樣在黑暗中接觸,就能找到曾經的感覺。

蘇雪柔起初非常配合他,甚至還很主動,她原來就經驗豐富,為了到薄家來,已經曠了好幾天了。

可慢慢的,她感覺到下身非常癢,還有些刺刺的痛感。

她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感覺到薄夜琛的手在黑暗中撫上了自己的胳膊,心裡更加焦急。

如果讓薄夜琛知道她有婦科問題,一切都完了。

黑暗中,薄夜琛嘗試著像以前一樣去觸碰蘇雪柔的身體,可僅僅碰到了一小片皮膚,那種反胃的感覺就非常距離,想到兩個人正在同床共枕,甚至忍不住想要乾嘔。

“夜琛,我來那個了。”蘇雪柔小聲地說,“對不起……”

薄夜琛聽到這句話之後,瞬間鬆了口氣,原本放在她身上的手也一瞬間抽出來。

“我去客房,你好好休息。”

薄夜琛立刻下了床,到客房後,又洗了一次澡,才把那種反胃的感覺壓下去一些。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蘇雪柔很美,氣質也很溫柔,一舉一動和從前冇有兩樣,可為什麼自己的身體會那麼排斥她?

還躺在床上的蘇雪柔也愣了愣,薄夜琛居然直接走了?難道說原本聽說的薄夜琛對待妻子如膠似漆都是假的?

蘇雪柔坐起來氣得狠狠把被子揉成一團還不解氣,低聲咒罵:“秦驚語你個賤人,果然就會勾引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