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秦驚語都感覺自己的心臟比平時跳的更快,她懂得用鼻子呼吸,有些生澀的迴應薄夜琛,又輕輕的摟住他的脖子。

這都像是原本就會那樣輕車熟路,甚至還抱得更緊了一些,身體都在貼合。

這種感覺讓她很舒服,從來冇有過的,激動的感覺。

等薄夜琛依依不捨的鬆開秦驚語之後,她用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好快。心心,跳出來了。”

“哥哥的心臟也跳的很快。”薄夜琛拉著她的手附上自己的心臟。

一下一下,堅實有力,讓人感覺很踏實,也卻是跳的飛快。

“哇!”秦驚語光是摸還不夠,有用耳朵貼在上麵聽的清清楚楚,“好快!為什麼?”

“因為……哥哥愛你。”

“嗯嗯!”秦驚語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心臟跳動的很快就是愛的意思。

這一次和往常一樣,甚至比往常更加難以忍受自己的**。

薄夜琛看著跨坐在自己大腿上的小孩又有些呼吸急促,“驚語,哥哥能不能,更過分一點?”

“嗯?”秦驚語一臉疑惑的看著薄夜琛不太理解他的意思。

哥哥說話好奇怪,總是說一些自己不太理解的事。秦驚語心想。

但並冇有容許她跑神太久,就感覺到薄夜琛的唇瓣順著她的唇一點點向下親吻到自己的脖頸。

有感覺一陣濡濕又酥麻的感覺,他在自己的鎖骨上輕輕的吮吸,最後留下一個深色的紅痕。

“唔?這是什麼?”秦驚語問。

薄夜琛親吻一下他留下的吻痕,“這是標記。”

“哦……”秦驚語似懂非懂的點點頭表示自己理解了。

“你知道是什麼意思麼?”薄夜琛又問。

秦驚語很老實的搖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結果就額頭就被彈了一下。

“小傻瓜。”薄夜琛笑道,“這個意思是,你是我的。”

秦驚語有點點頭,好像自己懂了,但是又感覺不死自己懂得那個意思。

“驚語,你是我的麼?”薄夜琛的瞳孔是純黑色,在注視彆人的之後感覺深不見底,秦驚語卻不怕,直接對上他的眼。

“是啊。”她笑著回答,“驚語,和哥哥,一起!”

這個小孩可能還不知道自己說的話對他而言是什麼樣的意義,但他冇說,隻是緊緊的把秦驚語摟在懷裡一陣才放開。

“驚語去畫畫吧,想畫什麼就畫什麼,哥哥想看著驚語畫畫。”薄夜琛說。

秦驚語又點點頭快樂的去拆一大堆自己很喜歡的畫具,之前她看到動畫片的時候也想有,但是自己也不敢問薄夜琛要,潛意識的覺得這些都是很貴的東西。

現在這些東西就都是她的了!

薄夜琛看著她拆禮物開心的樣子又找了一身衣服去洗澡,今天已經和蘇家攤開,但他暫時還不準備碰小孩,她對自己而言還太單純,可能會被自己嚇壞的吧?

在薄夜琛出來的時候看到秦驚語已經拆開了那一大盒油畫棒在畫板上塗塗畫畫。

他在旁邊架了一台dv錄製秦驚語畫畫的全過程。

在她作畫時世界都是安靜無聲的,隻有畫筆摩擦紙張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