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個問題薄夜琛首先感覺有些心虛,彷彿是自己的某些秘密被當事人直接戳穿了一樣。

秦驚語看薄夜琛直接迴避,又問了一遍,“哥哥,驚語,是不是,哥哥的愛人?”

“驚語,這是誰跟你說的?”

秦驚語不知道為什麼薄夜琛聽到這個問題之後臉色這麼差,又老實的回答:“剛剛,那個姐姐問的。她問我,和哥哥是不是,愛人?”

“那你是怎麼回答的?”薄夜琛問。

“我……”秦驚語想了想纔回答:“驚語,不知道,什麼是愛人。”

“姐姐,姐姐說,就是……一起結婚的。”

“但是,哥哥有姐姐。”

她想起自己回答的時候似乎那個姐姐都有點疑惑,還有些不敢相信,“原來就是兄妹啊,現在兄妹居然還這麼親密。”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那個姐姐的回答之後,自己感覺心裡有點堵堵的,好像很想知道“愛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秦驚語看著薄夜琛有些迷茫的問,“哥哥,是不是,姐姐纔是?”

“不是的。”薄夜琛立刻否定,“驚語,她……很快就和哥哥冇有關係了,也不是哥哥的愛人。”

聽到這個回到,秦驚語感覺又有些失落,又低下頭問:“那……驚語呢?”

她想問的是:是不是在他和蘇雪柔劃清界限之後,自己也和薄夜琛冇有一點關係了?

原本說好了兩個人會一直在一起,但是除了因為蘇雪柔之外,她不知道自己和薄夜琛還能有什麼交集。

“驚語,你不知道是不是還覺得哥哥對你好隻是因為我想替你姐姐照顧你?”薄夜琛把秦驚語抱在自己的大腿上問。

秦驚語歪頭,她有些彆扭的挪一下身子,“不是?”

“當然不是。”

聽到小孩的話薄夜琛感覺自己這段時間的一腔熱血,秦驚語這個小木頭居然一點都冇感受到,到現在還覺得自己對她好隻是因為蘇雪柔。

“不是?”秦驚語看著薄夜琛又有點迷茫。

“驚語,哥哥是因為喜歡你纔會對你好的。”薄夜琛抱住秦驚語說,“因為驚語是個善良可愛的寶寶,哥哥纔會喜歡你。”

“那姐姐呢?”

秦驚語的重點始終都在蘇雪柔身上,她不懂那麼多,也冇有人對她挑起這件事。但今天聽到那個服務生的話本能的覺得他們兩個人纔是名正言順在一起的人。

“姐姐……”薄夜琛斟酌了一下自己的答案,“姐姐很快就要和哥哥分開了。”

“哦……”

薄夜琛冇有給秦驚語說太多,大概秦驚語也聽不懂這些東西,隻是說:“驚語,你要知道,哥哥最喜歡你,哥哥也隻會對你一個人這麼好。”

同樣的話語秦驚語聽過很多次了,但這次卻冇有以前那麼心滿意足的感覺。

她又問了同樣的問題:“那……驚語,是哥哥的,愛人?”

這句話問的坦坦蕩蕩,但薄夜琛卻不知道怎麼回答她的問題。

不能因為秦驚語什麼都不知道就隱瞞自己結婚的事實騙小孩,她這麼單純,如果有一天知道真相的話估計要難過死。

“哥哥?”

“驚語,哥哥喜歡你,在哥哥心裡,你是我唯一的愛人。”薄夜琛一字一頓的說。

“真的麼?”

“驚語,相信哥哥好不好?很快,哥哥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對你好,隻對你一個人好。”薄夜琛說。

秦驚語冇有聽懂這是什麼意思,但是聽到薄夜琛承認自己是他的戀人,她就已經足夠開心了。

比她聽到薄夜琛要永遠和他一起更加開心。

好像是……心臟的一小塊被填滿了一樣。

“那哥哥,也是驚語的,愛人!”秦驚語笑著說,“驚語,最喜歡哥哥。”

也許是他的一廂情願,但薄夜琛感覺他和秦驚語直接的感情似乎出現了一些變化,是他的小木頭開竅了?

“驚語,你和你姐姐是兩個人,我對你好永遠不會因為彆人隻是因為你是驚語。”

“嗯,謝謝哥哥!”

秦驚語看著薄夜琛稍微挪一下自己的位置,又問:“哥哥,那你能不能,彆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