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驚語繼續往裡走,每一幅畫她都會在畫前站很久去體會這幅畫的感覺,好在這次的美術展時間會在本市持續三天,即使今天看不完秦驚語仍然可以明天再過來好好的欣賞揣摩。

今天的最後一幅畫,秦驚語站在畫前感覺似乎有種一眼萬年的感覺。

畫名叫《戲鯉》,是一幅非常少見的國風印象派畫作,用豐富飽滿的油畫畫出一條遊戲在荷葉之中的斑斕錦鯉。一條魚細細長長的,尾巴用各種色彩點綴的非常華麗漂亮,就連魚的眼睛彷彿也能看出光芒萬丈的感覺。紅配綠的大膽搭配並冇有俗氣,反而給人不一樣的視覺衝擊,給人一種寧靜致遠的感覺。

這幅畫來自一個年逾古稀的老畫手,因為其珍貴的價值,畫框前還帶著重重保險和專門的保鏢看護。這幅畫用大膽的色彩搭配聞名,但卻在大膽的配色之下,許多人都感受到錦鯉與流水給人帶來的安寧。

有藝術家曾說,在看《戲鯉》時,他少見的深入剖析自己的內心,讓自己少見的平靜。

薄夜琛看得出這幅畫是不錯,但他對藝術無感,也冇有所謂“平靜”的感覺。但看得出來,秦驚語似乎是站了很久,臉上的表情也未變。

“驚語?”

秦驚語似乎是冇有聽到,隻是對這幅畫看得出神,突然間自己的頭又脹痛一下。

這一次曾經的一些圖片式回憶也第一次有了一個幾秒鐘的景象回憶。

畫中是一個長相驚豔的女人正坐在畫板前,一頭長髮用一個木頭簪子綰起來,皮膚白皙,眉眼溫和如畫,但似乎已經有了些許細紋,穿這一身麻布衣服。

歲月不敗美人,這句話似乎冇有說錯,即便是看起來她的生活環境非常差,但她的眉眼還帶著微微笑意,一點也冇有埋怨的樣子。穿著最廉價的衣服,卻也掩蓋不住她身上的氣質。

手中的顏料隻是一些便宜貨,甚至還有一些看起來稀稀的,秦驚語知道那是用各種花汁做成的顏料,她正在畫的正是這幅《戲鯉》。

女人感覺到一個小小的身體正在她身後看她作畫的樣子,她又隨意用圍裙擦一下自己手上的材料溫柔的笑了笑,“驚語,喜不喜歡這個錦鯉?”

“很好看。”

“這叫《戲鯉》,是媽媽最喜歡的一幅畫,這條魚總能讓人感覺很開心,隻要生活中有一點快樂的話,那生活也不會太差的,對不對?”

年幼的秦驚語點點頭,這時女人又溫和的笑了笑,似乎是喃喃自語一般:“如果有一天可以當麵看一看這幅畫就好了。”

“以後我努力賺錢,帶媽媽去看!”

“好啊,媽媽就等著驚語帶媽媽去看。”女人又拿起自己的畫筆開始一點一點的上色,一條色彩斑斕的遊魚就這樣躍然紙上。

這個片段讓她看清楚了這個女人曾經年輕時驚豔的樣子,像是一隻白色的牡丹花,貴氣又素雅。這個人,是她的母親。

連她也冇有發覺,在仔仔細細看這幅畫的真跡時,眼淚已經不受控製的掉落下來。

比起真跡,當時媽媽手中的顏料和紙張都差的遠了,但是筆觸卻非常連貫,估計媽媽私下的時候練了無數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