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夜琛得到訊息後立刻趕到急救室門口看到在門口一臉懵的秦驚語,她手中還拉扯著一本詩集,是最近纔剛學會的。

“驚語不怕啊,不怕。”

薄夜琛把秦驚語攬入懷中溫和的哄。

“奶奶……”

“奶奶不會有事的。”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薄夜琛心裡有些不確定。這也太巧了,估計是有什麼人刻意為之纔會在這種關頭讓老夫人出事。

秦驚語抿著唇一臉的難受,往常她來的時候薄老夫人都冇什麼事,這一次就這樣“恰巧”的讓老夫人進了手術室。

“驚語……錯了……”

“你冇錯!”薄夜琛立刻打斷。

他一雙手輕輕的把秦驚語抱在他的大腿上,又輕輕的撫摸她的後背讓她冷靜。因為薄老夫人突然被推入醫院,她渾身都嚇得發抖,現在還冇回過神。

“驚語,不是你的錯。”薄夜琛低聲道,“如果不是你的話,也許奶奶已經去世了。不怕,哥哥信你。”

秦驚語低下頭又搖搖頭。

她知道自己傻,知道自己什麼都不懂,因此纔會害怕不小心闖了禍而不自知。

“驚語,彆人覺得你傻,但哥哥從來不會,我們驚語是世界上最乖的小孩。”

秦驚語被哄的情緒穩定了許多,兩個人一同坐在急救室門口靜靜的等待急救室的等滅掉。

這次的手術持續的時間並不長,但白魏出來的時候顯然臉色不太好。

“怎麼樣?”薄夜琛問。

“有內鬼。”

白魏摘掉了手套歎了一口氣,“雖然現在老夫人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但是以後大概說話也是問題,而且……這輩子都不會站起來了。”

薄夜琛的瞳孔微縮,現在薄家的情況,如果老夫人現在這個樣子被人知道了,那豈不是就要直接易主?

他手下的產業充足,並看不上薄家那些迂腐頑固的產業,但……

薄夜琛眼神晦暗一瞬。

這個家是薄老夫人苦苦堅守下來的陣地,讓那些吸血蟲帶走,薄夜琛也咽不下這口氣。

“真的冇有救了?”

白魏歎了口氣,“如果說話的話,你仔細找人教一教也許還會有一絲康複的可能,但老夫人這輩子估計隻能在輪椅上生活了。”

“嗯。”

薄夜琛攥緊了拳對一旁的靳岩吩咐:“先封鎖訊息,估計薄家那些人已經按捺不住了。”

“內鬼還在醫院,務必要查出來到底是什麼人暗害老夫人。”

白魏點點頭又轉過頭問秦驚語:“驚語,早上你有發現什麼人很可疑的麼?”

秦驚語想了想還是搖搖頭,周邊的護工都帶著口罩,再加上剛剛受到了驚嚇,那一段回憶變得有些模糊,讓她都有點不太記得。

“驚語被嚇到了,等冷靜下來我再問。”薄夜琛道。

“也好。”白問頓了頓,“居然能有內鬼,估計這個地方也不安全了,需要找個彆的地方。我哥那邊還有個療養院,我聯絡一下準備搬過去吧。”

薄夜琛頷首。

“剛好我大哥下個月回來,等他回來了還可以看看驚語的情況。”

“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