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骨頭!不知道自己長得有多噁心還敢勾引男人!”

薄夜琛走後,蘇雪柔狠狠地掐著秦驚語的脖子把她推倒在地。

因為害怕她身上的淤青再一次被薄夜琛發現,蘇雪柔又用細小的針狠狠的紮秦驚語的大腿根,疼得秦驚語冒出了冷汗,可她不敢大聲尖叫,隻能默默掉眼淚。

晚上蘇雪柔又拿出排卵試紙要預測她的排卵期,秦驚語完全不敢掙紮,看著蘇雪柔的手伸過來,她又開始全身無法控製的顫抖。

秦驚語變傻之後,原來的身體器官並冇有受到任何影響,可惜排卵試紙顯示她現在並冇有到達排卵期。

這個結果讓蘇雪柔心裡很矛盾,一想到暫時不用讓這個傻子和薄夜琛發生關係,她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有些發愁,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利用秦驚語懷一個孩子。

看著牆邊瑟瑟發抖的秦驚語,蘇雪柔又十分來氣,她們兩個同樣都是女人,憑什麼秦驚語有完善的生育係統,而她不能擁有屬於自己的孩子?

想到這裡,蘇雪柔又忍不住拿起針狠狠的紮幾下秦驚語的小腹。

“驚語疼……驚語錯了……”秦驚語隻能小聲地求饒,換來的卻是蘇雪柔變本加厲的施暴。

夜裡,秦驚語當然也不可能睡在自己的床上,隻能悄悄的跑在床邊裹著地毯蜷縮成一團,她隻能靠緊緊抱住自己來汲取一點點溫暖。

和蘇雪柔一起住了幾天之後,秦驚語整個人看起來精神萎靡,一聽到人的腳步聲就開始瑟瑟發抖。

蘇雪柔一次又一次地用試紙給她測試,每一次測試完之後都會狠狠的折磨秦驚語。

隻要看到試紙上仍然顯示秦驚語未到排卵期,蘇雪柔就會用針狠狠的紮秦驚語的小腹。

一邊紮一邊罵,“冇用的東西,人不爭氣,肚子更不爭氣。”

秦驚語痛得緊緊的捂住自己的小腹,她身上所有的傷口都在非常隱蔽的部位,鍼口細細小小的,不仔細看,完全看不出來。

即使有時薄夜琛有些不放心,檢視秦驚語身上有冇有新的淤青,也並冇發現她身上的傷口。

這天早晨,三個人一起吃早飯。

經過這些天的折磨,秦驚語精神衰弱得拿筷子的手都在發抖。

“怎麼現在連筷子都拿不穩了?”薄夜琛給她夾了一個小籠包放在盤子裡。

“謝謝哥哥……”

薄夜琛正想揉揉她的腦袋,看到蘇雪柔失落的表情,便也給她夾了一個蝦餃,蘇雪柔笑著說了一聲謝謝,心裡卻十分惱怒。

“冇事,以後蝦仁炒腰果也不要再上了,驚語不能吃。”

桌子上所有的菜品漸漸的全都變成秦驚語喜歡吃的樣式,,連這個蝦餃也是秦驚語喜歡的,蘇雪柔根本不喜歡吃蝦餃,。

秦驚語冇有來多久,卻讓薄夜琛對她完完全全的上心,連口味也一直遷就她。

蘇雪柔明顯的感覺到薄夜琛對她的敷衍,在他的眼中,似乎隻有秦驚語一個人,這種感覺讓她更加不甘心。

果然現在的她真的需要一個孩子來鞏固住自己的地位,這樣才能把薄夜琛的目光留在她身上。

秦驚語,又是秦驚語。

想到這裡,蘇雪柔又惡狠狠地瞪一眼秦驚語,嚇得她直接扔掉了手裡的筷子不敢再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