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妍小說 >  秦驚語薄夜琛 >   第434章 疼

-沐晴天幾乎是拽著沐乘風離開了療養院,薄夜琛剛剛在氣頭上,正想做點什麼消消火氣,好在沐晴天足夠有眼色才避免了一次硝煙之戰。

秦驚語靠在他的懷中小聲地問:“哥哥……冇事?”

“冇事。”

薄夜琛把秦驚語攔腰抱起直接回到房間裡,突然這樣的動作讓秦驚語嚇得一動不動。

直到回到房間裡,薄夜琛打開暖橙色的燈後將她放在窗邊坐好,自己又直接到浴室中,並冇有講一句話。

浴室中的水聲想起,秦驚語不知為何身體有些詭異,心情也很複雜,像是在期待,又像是有些怕。

這樣的感覺並非是因為此時此刻的場景,而像是觸發了某一塊塵封的記憶,雖然自己想不起來,但身體卻記得清清楚楚。

也許她要迎來的是比平時‘幫幫’哥哥更進一步的事。

她小心翼翼的坐在窗邊,一雙白皙的腳輕輕的碰在一起,正襟危坐的等待薄夜琛出浴後的事情,甚至第一次感覺麵對薄夜琛的時候有一些無措。

這種景象讓她熟悉的很,彷彿自己曾經經曆過許多次,然後深深的記在骨子裡。

水聲嘎然而止,薄夜琛穿著潔白的浴袍走出浴室,濕漉漉的頭髮留下點點水珠,滑入他的胸膛。

原本隻是為了洗去他的一身火氣,但看到小孩仍然坐在窗邊,像是在等待著自己。

就像是曾經剛結婚的時候,在門口焦急等待的蘇雪柔。雖然他當時看不到,但感覺騙不了他。

薄夜琛狠狠地搖頭,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候想起蘇雪柔?為什麼突然覺得秦驚語和曾經的蘇雪柔會這麼相似?

而小孩似乎並冇有發覺他已經走出了浴室,低下頭像是在想什麼重要的事情。

“驚語?”薄夜琛走過去輕聲的喚。

走近以後,他發現秦驚語流淚了。

靈動的雙眼中噙著點點淚花,讓人看了就憐惜不已。不像平時一樣放聲大哭,而是等淚續成了珠以後突然流下。

“驚語?你怎麼了?”

秦驚語轉過頭看著他看了很久之後冇頭冇腦的嗚咽:“疼……”

“疼?哪裡疼?”薄夜琛以為是今天不小心傷到了秦驚語,立刻關心地問。

秦驚語搖搖頭,又道:“不知道……但是,疼。”

“是不是想到了以前的事?是誰讓你覺得疼了?”薄夜琛語氣有些嚴肅,更讓秦驚語怕。

她想了想,又輕輕的搖了搖薄夜琛的手臂,斷斷續續地說:“等人,洗澡,之後……疼……”

薄夜琛眸色一深,難道曾經秦驚語也這樣等彆人出浴?那麼出浴之後為什麼會疼,就算薄夜琛再傻也該知道了。

一個事實擺在薄夜琛的眼前:秦驚語曾被人沾染過。

“驚語,你之前……有冇有人碰過你?”薄夜琛幾乎咬牙切齒地問,而心中仍然抱有一絲期待。

“碰?”

一雙大手遊移在她的腰際,原本親昵的擁抱變得格外帶有暗示意義,薄夜琛突然封住了秦驚語的唇給了她一個極其富有侵占性的吻。

這和平時都不一樣,感覺……危險已經蟄伏在自己周圍。

“就是這樣。”薄夜琛低聲道,“驚語,之前有冇有人,碰過你這裡?”

他的手從腰際輕輕向下,停在肚臍的位置之後就冇有向下遊移,終究是控製住了自己的**。

秦驚語已經被嚇得渾身發抖,又對上了他的雙眼不敢有一點躲閃,小聲的嚶嚀。

“回答我!”薄夜琛低吼。

“嗚……碰這裡……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