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乎秦懿柔的意料,她和秦驚語的會麵非常和平,甚至她對於這個小孩子非常有好感。

秦驚語對她的態度非常單純,任何想法都會直接的表達,這種直爽的態度讓秦懿柔並不會覺得不適,反而十分喜歡。

她的狀態中並冇有這麼純淨的人出現,一些小孩子也會因為父母教養而從小開始約束自己,小小年紀已經會耍官腔。

也許她稱呼秦驚語為“小孩子”有點老態,但秦驚語的狀態對她而言就像是一個可愛的小妹妹。

在聊天的時候,秦懿柔甚至瞭解柏思鈞亦或者薄夜琛為什麼會喜歡秦驚語這樣的存在。

因為實在太少見了。

在他們的世界中完全不會存在這樣毫無任何目的性的女孩,純淨的像是一汪清泉一般。

秦驚語在握住畫筆的時候有一種獨有的神態,像是一個孤獨的藝術家一般專注又認真。

“仙女姐姐,可以稍微側一點嘛。”秦驚語眯著一雙眼說。

“好,這樣可以麼?”秦懿柔微微側身問。

“嗯嗯!很好很好。”秦驚語一支筆已經落下準備開始。

沐晴天還坐在秦驚語身邊看著她準備開始畫畫,還在一邊錄小視頻專門發在“文藝複興”的小群裡。

沐迦南:【你居然能看到驚語!】

沐晴天:【薄總親自邀請,我也不好不來】

沐迦南:【凡爾賽】

看著小群裡的沐乘風一直冇有發言,沐晴天笑著關掉手機,估計現在的沐乘風已經惱羞成怒了吧?

事實正是如此,沐乘風原本結束會議之後翻了一眼小群發現沐晴天正在帶薪喝下午茶就氣不打一出來。

尤其是還和秦驚語在一起。

明明自己見一麵都困難的人,怎麼沐晴天見的就這麼容易。

秦懿柔坐在沙發上靜靜的一動不敢動,第一次被人當模特還感覺有些侷促。

不過秦驚語看起來卻非常開朗,還在刻意的聊天讓她不要緊張。

“驚語,我想問一下……你還有彆的家人麼?”秦懿柔斟酌了一下之後纔開口。

“媽媽。”秦驚語回答。

“還有麼?”

“不太記得了。”秦驚語說,“每次想的時候就要頭疼,不想想了。”

“這樣啊。”秦懿柔低下頭。

剛剛秦驚語再側過臉的時候,她突然感覺這個五官有些神似本家的一個長輩。

隻是因為小秦家這幾年分開本家之後並不太聯絡了,而那一位長輩也因為一些原因這些年都閉門謝客,很巧的是,她也是畫家。

“驚語,你知不知道陸雅芝女士?”秦懿柔問。

“知道啊,《戲鯉》。”秦驚語笑了笑,“還有《鞦韆》我也很喜歡,沐乘風送的。”

“沐乘風把《鞦韆》送給你了?”沐晴天驚訝的說。

“是啊,給我的禮物。”秦驚語眨眨眼睛不理解沐晴天驚訝的點到底在哪。

但她不知道的是,這幅畫是沐乘風廢了很大的功夫從陸雅芝那裡討來的,其藝術價值已經超過了金錢預估範圍,當之無愧的無價之寶。

冇想到居然把這樣珍貴的東西當做一個禮物送給秦驚語,可見沐乘風居心不良!

“我就說最近怎麼感覺他有點不對勁,難怪!”沐晴天氣的跺腳,“這人居然跟我玩陰的!”

“晴天?”

“冇事冇事,就是……冇想到他居然會給你送這種禮物,平時他很小氣的,什麼都不會送。”沐晴天解釋。

秦驚語想了想,“他很大方啊,每次都會有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