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驚語的手主要以靜養為主,因此第二天就已經被沐乘風帶回沐家休養。

她也看到了來自薄夜琛的諸多訊息和電話,但是因為自己實在是不知道應該怎麼處理這麼複雜的感情,甚至每次看到來自薄夜琛的電話和訊息都更加手足無措,乾脆把手機都關機了。

私心裡,她當然不想怨恨薄夜琛,更清楚這件事他也並不是始作俑者。

但看著她現在已經根本無法抬起的右手,也說服不了自己就這樣讓這件事過去了,乾脆就先放在那邊冷處理。

沐晴天為了讓秦驚語開心一些,還帶著秦懿柔來家裡做客。

秦驚語看到秦懿柔簡直兩眼放光,“仙女姐姐!你又變漂亮了!”

“驚語真會說話。”秦懿柔被誇的也十分開心。“你的手現在感覺好一點了麼?什麼時候可以拆掉石膏?”

“很快就可以了!”秦驚語語氣輕鬆的回答,又看著秦懿柔問:“仙女姐姐,你和思鈞哥哥現在怎麼樣了啊?”

這個問題問的讓秦懿柔有些驚訝,秦驚語什麼時候也學會八卦了!

“就……那樣吧……”秦懿柔有些尷尬的回答。

事實上她都不太清楚現在自己和柏思鈞算是什麼關係,感覺說是情侶又差了點意思,說是朋友又更加親密了一點,兩個人其實每天都會在一起吃飯,但秦懿柔還冇有搬回兩個人的家,那封離婚協議書也一直在她的桌子上擺著。

說到底還是她自己狠不下心,心裡還是帶著對柏思鈞的眷戀,但因為心已經被傷過一次,不敢再榮感的跨出一步。

現在見到秦驚語,原本的不安感又增加了一些。

這可是柏思鈞的白月光,也是他之前苦苦追求過的女孩子,如果……又發生了和上次一樣的事情,她都不知道這場鬨劇應當如何收場了。

秦驚語看著她的臉色比上次明顯好了不少,又笑著說:“沒關係呀,仙女姐姐長得漂亮,肯定也會很幸福的。”

“謝謝你啊,驚語。”秦懿柔不知道漂亮和幸福其中的邏輯在哪裡,但還是表達了自己的謝意。

現在柏思鈞就在門外的車裡,是他親自送秦懿柔來到沐家,雖然進來的時候還被沐晴天夾槍帶棒的刺了兩句。

隻是……他並不知道今天要見的人是秦驚語。

如果知道的話會不會還是這樣心平氣和的等著自己?

秦驚語這個名字一直是他們兩個人之間最大的禁忌,秦懿柔知道自己早晚要麵對,隻是想到這件事就覺得頭疼。

“驚語這段時間一直住在這裡麼?我記得……這段時間薄總似乎回來了。”秦懿柔直接地問。

“鐵柱,你可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沐晴天歎了口氣,“這段時間驚語就住在這裡,不會走的。對吧驚語?”

秦驚語猛然從彆人口中聽到薄夜琛的名字也驚了一下,又點點頭,“嗯,我就住在這裡,謝謝晴天收留我。”

“什麼收留,這明明是我家,你怎麼不感謝我?”沐乘風突然出來和往常一樣傲嬌。

“那……也謝謝你?”秦驚語歪著頭試探性的說。

“你真是笨蛋,這裡也是你的家,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說什麼謝謝。”沐乘風給她放下一杯熱可可又坐在隔壁的沙發上似乎是想參與到三個女孩子的談話中。

秦懿柔悄悄地問沐晴天,“你二哥這是怎麼了?感覺好像不太對。”

就算是她和沐晴天已經是十幾年的朋友,都冇聽沐乘風說過一句‘這也是你的家’這種過度熟絡的話,更何況秦驚語才住了幾天。倒不是秦懿柔心裡難受,隻是覺得這樣的沐乘風有點過於反常了。

沐晴天翻了個白眼,“他什麼時候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