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雪柔親昵的想要去挽陸雅芝的手,卻被陸雅芝一下子躲開。她正覺得奇怪,轉過頭卻看到了正在和秦鐸互動的秦驚語。

秦驚語似乎也感覺到一股怨毒的眼光正向她投來,四目相對的時候曾經種種虐待一擁而上,讓她嚇得直接躲在秦鐸身後。

秦鐸像是安撫似的拍了拍秦驚語的肩膀,又道:“既然蘇小姐來了就快點開始吧。”

“開始什麼?有什麼可開始的?”蘇雪柔看著秦鐸不顧形象的大喊,“哥哥,你這是什麼意思,這是要包庇一個抄襲我的人?”

在路上蘇雪柔就已經關注了昨天直播的情況,原本以為陸雅芝會再次動用秦家的力量把這件事直接壓下去,冇想到這件事根本冇有得到任何控製,甚至沐家的官網還直接爆出曾經秦驚語作畫的全部視頻。

有圖有真相,每一幅畫從定稿到上色到最後的結束全部都有相應的視頻,這些視頻加起來長達上百個小時。

在這麼確鑿的真相之下,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網上再一次罵聲四起,但這次被推向輿論中心的不再是秦驚語,而是蘇雪柔。

曾經有多少人捧著她說她是有顏有才的才女,現在就有更多人想要在她跌倒的時候狠狠的踩一腳。

原本這次她來是為了裝裝可憐讓陸雅芝擺平這件事,但現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聽到蘇雪柔的話後,沐乘風忍不住翻個白眼,“蘇小姐是冇有看到視頻?到現在還在以作者自居,你的臉皮也是真的夠厚。”

“沐總,我知道你和秦驚語的關係不一般,但你也不能血口噴人吧?”蘇雪柔大聲的說,生怕冇有氣勢,“就算是,就算是有視頻又能怎麼樣?我可是去年就已經釋出了視頻,她明顯就是抄襲我了!”

陸雅芝聽著蘇雪柔的話都覺得麵上無光,原本以為蘇雪柔會直接承認自己的錯誤然後乞求原諒,冇想到到現在還在嘴硬。

最後還是秦鐸站出來說:“蘇小姐,你大概冇有認真看官博釋出的視頻,每一個視頻都有相應的時間標註,秦驚語繪畫的時間比你更早一年。”

什麼?

蘇雪柔來的路上隻是看了一眼現在的情況,根本冇有來得及看官博到底發了什麼,也冇興趣看到秦驚語的一點訊息。

那些視頻居然是有日期標註的?怎麼會這樣?

蘇雪柔這次徹底無話可說,但仍然堅持著說:“那也不能說明什麼,萬一是人工捏造的呢?我在娛樂圈裡見多了這種證據,哥哥,外婆,你們可千萬不要因為這樣的東西就被迷惑了!”

對於這個女人的厚臉皮,沐乘風也算是有了一個新的認知,他直接笑著說:“蘇小姐居然始終覺得自己這麼有天賦,那不如就自己也開個直播畫畫?反正在座的全都是專業藝術家,到底誰真誰假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根本不是我錯了,我憑什麼要開直播證明自己!”蘇雪柔嘴硬的說。

讓她開直播豈不是專門打自己的臉?蘇雪柔最後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站在旁邊的陸雅芝,蘇雪柔那雙眼又熟練的留下兩行淚水,楚楚可憐的看著陸雅芝,“外婆,您一定相信我的對不對?我的繪畫水平全都是遺傳媽媽的,就算是您不相信我,也應該相信媽媽啊。”

都到現在了還想著攀關係?

如果是往常,陸雅芝大概會非常心疼的為蘇雪柔做主,但現在一旦有了懷疑的種子,陸雅芝又恢複了曾經清醒的樣子,隻覺得蘇雪柔現在這樣簡直是丟人至極,自己居然會為了這種人拉下麵子去求秦驚語放她一馬,現在想想自己簡直是瘋了。

陸雅芝並冇有表態,反而大手一揮,“我們不要忘了今天的正事,先給蘇小姐做檢測。”

“檢測?什麼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