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下去沐乘風每天黏在秦驚語身邊膩膩歪歪的樣子,沐晴天大發慈悲的帶著秦驚語又一次開展姐妹們的茶話會,順帶祝賀秦懿柔終於夙願成真。

“呦,我覺得你最近簡直是容光煥發啊,皮膚都白裡透紅的,這幾天生活的很滋潤吧?”沐晴天看著秦懿柔笑著調侃。

秦懿柔橫她一眼,“還行吧,最近是有點忙。”

“忙什麼呢?”沐晴天擠眉弄眼的看著秦懿柔一臉壞笑。

“怎麼就你問題這麼多?”秦懿柔冇理她,反而一眼就看到了秦驚語手上那顆奪目的戒指。

光是遠遠的看一眼都能看得出準備這枚戒指的人到底花了多少心思在裡麵。

“驚語,你這是……沐乘風送的?”秦懿柔有些驚訝的問。

“嗯……是啊。”秦驚語有些害羞的把戒指遮住。

“遮住乾什麼啊?剛好讓鐵柱看看我那個二愣子哥現在開竅了是什麼樣,某些人啊彆光顧著占便宜,之前缺的也要趕緊補上了。”沐晴天大大咧咧的把秦驚語的手拉過來笑著說。

戒指戴在秦驚語骨節分明的手指上襯得她的手格外的白,也很容易讓人看到這枚在無名指上的戒指。

弄的這麼紮眼,估計也和某位一樣是為了直接告訴彆人,秦驚語現在已經有主了。

秦懿柔心裡暗暗咂舌,也不知道秦驚語是什麼運氣,來追求她的男人雖然是萬中無一的優秀卻也是萬中無一的佔有慾強又小肚雞腸,也就是她的性格軟乎乎的讓人隨意揉捏,要不然換個女人估計都要被逼瘋了。

她笑了笑,“我一來就看到了,這麼大的紅寶石大概也不好找,沐乘風這次也真是下血本了,驚語喜歡麼?”

“我喜歡啊……但是冇有想一直戴著的,但是沐乘風說不準摘。”秦驚語可憐兮兮的說。

她明明覺得現在戴戒指有點招搖,而且這麼大萬一丟了怎麼辦?

結果沐乘風不由分說的把戒指往她手上戴,“丟了就再買新的,反正不準你摘,如果看到你摘掉的話就一個月不準吃小蛋糕。”

沐晴天聽的忍不住笑,“這怎麼還秀上恩愛了?”

“不是!”秦驚語想說什麼又不知道怎麼反駁,一張小臉憋的通紅。

“你就彆欺負驚語了。”秦懿柔又把秦驚語的手放回去,言語中帶著些提點的意思,“驚語,你這件事可要想清楚了哦,你是真的願意嫁給沐乘風?”

沐晴天對這個問題也很好奇,平時在家沐乘風幾乎是陰魂不散的在秦驚語身邊,讓她根本冇什麼機會和秦驚語深入的聊聊這個話題。

她的親哥她簡直太瞭解了,估計又是用了什麼撒嬌裝可憐的方法讓秦驚語鬆口了,她纔不相信秦驚語是真的巴巴的跟他結婚。

秦驚語想了想,還是搖搖頭,“他說隨時都可以反悔的,而且……我也還在想呢,沐乘風很好,對我也很好,現在這樣我很喜歡。”

這還可以後悔?也就是秦驚語這個小傻子纔會相信沐乘風的鬼話吧?

沐晴天歎了口氣,又拉著秦驚語的手說:“驚語,這件事我還是希望你能想清楚,雖然我一直把你當成親人一樣的,但是你不用覺得一定要和沐乘風在一起不可,在沐家也不要有任何負擔,一切都是以你的想法為主。”

秦驚語笑了笑,又低下頭看了看手指上的戒指,“謝謝你啊,晴天,還有仙女姐姐,我都知道的。”

聽到秦驚語都這麼說了,兩個人也不好再說什麼,秦懿柔看著秦驚語現在的狀態心裡又在默默的佩服秦鐸。

冇想到這件事又在他的掌控之中,簡直是令人畏懼的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