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入學,秦驚語對於各方各麵還不太適應,尤其是麵對一門新的語言更加無所適從,好在沐乘風給她隨身配備了一個翻譯小姐,大多數課程他能抽出時間都會陪著秦驚語一起來上。

在一段時間的語言浸泡下,秦驚語即便是英語說的不夠流利,但也至少能聽懂大半了。

真正讓秦驚語感到驚喜的是在沐乘風不在的時候,一個同樣看起來是亞裔的女學生主動向她搭訕。

“看起來你應該也是華國人吧?我是Alice,也是從小在中國長大的,剛剛上課看到你畫的素描真的非常好看。”女人巧笑倩兮,她原本臉上畫著淡淡的妝容,弱化了那雙微微上翹的鳳眼天生的攻擊性。

“你好……我是秦驚語。”秦驚語有些害羞的介紹。她身邊的朋友除了沐晴天之外冇有一個是主動搭訕認識的,突如其來的示好讓她有些受寵若驚。

但她看著眼前這個女人總覺得似乎有些眼熟,但卻想不起來自己到底在哪裡見過。

謝婉婉心裡又忍不住發笑,果然這麼輕而易舉的就可以把這個蠢女人騙上鉤,又笑著問:“那我可以叫你驚語麼?你真可愛。”

“當然可以!”

秦驚語對於眼前的人冇有絲毫防備,她和謝婉婉的麵對麵相處幾乎冇有,也完全不記得身邊有這一號人的存在甚至對這個異國他鄉第一個向自己示好的女人帶有雛鳥情結。

“我們可以一起喝杯咖啡麼?如果你願意的話。”謝婉婉故意用有些蹩腳的中文問,臉上仍然帶著似乎無害的笑容。

“好啊。”

“秦小姐,您如果去什麼地方需要和沐總報備一下,否則我允許我和您一起。”翻譯小姐在旁邊直接說。

一時間,秦驚語又有些為難的看著謝婉婉,這種表情簡直讓謝婉婉恨不得當場掐死她,這算是什麼?在她麵前耀武揚威?

謝婉婉硬生生的忍下了自己的火氣,又笑著說:“沒關係,我可以理解,我們可以請你的這位朋友一起來。”

“謝謝你!”

聽到謝婉婉的話,秦驚語心裡更開心了,跟在她的身邊乖乖的一起去了一家咖啡廳。

“驚語,話說這位小姐說的沐總,難道是之前一直陪你一起來的那個華國男人麼?”謝婉婉問。

秦驚語點點頭。

“那你們是什麼關係?他是你男朋友?我看你還帶著戒指,該不會已經要結婚了吧?”謝婉婉故作驚訝地問。

秦驚語思索了一下後還是點了點頭,“很……很奇怪麼?”

“當然不,能有一個這麼浪漫體貼的男朋友簡直是太幸福了。”謝婉婉笑著說,又道:“不過他看起來應該很忙吧?百忙之中還有時間陪著你過來上課,真不知道他是怎麼平衡的呢?我平時隻是寫寫作業就已經筋疲力儘了。”

這句話說的非常有技巧,讓人聽起來似乎隻是一句簡單的詢問,但卻說明沐乘風忙碌的同時也指責秦驚語在占用沐乘風寶貴的工作時間陪她上課。

果不其然,秦驚語的心裡湧上一絲愧疚,又有些無措地說:“我也不知道……他好像一直都有時間。”

“是麼?其實我坐在後排的時候經常看到他用手機發訊息,我還以為他很忙呢。”謝婉婉笑著說,“不過真是羨慕你啊,男朋友又帥氣又多金還對你這麼好。”

聽起來似乎是發自內心的讚揚,但話裡話外似乎都在表達秦驚語再如何拖沐乘風的後腿,讓他不得不上課處理事情來平衡平時的工作。

就在秦驚語心裡內疚的時候,謝婉婉又巧妙的引開了話題,兩個人談論起上課的內容又是一片祥和的氣息,彷彿剛剛的話隻是一個小插曲。就連翻譯小姐也僅僅覺得謝婉婉隻是一個直爽的華裔,並冇有什麼彆的意思。

喝過咖啡之後,謝婉婉看著離開的秦驚語臉上露出得逞的笑容。

就算訂婚了又能怎麼樣?她有的是辦法讓沐乘風迴心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