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名的,薄夜琛覺得眼睛有點酸澀。

他往下壓了壓,忍著問。

“你想怎麼幫我?”

“我下來之前悄悄地看過,驚語已經睡著了,我們商量一下,等下要怎麼做。”

天氣太過炎熱,出門的人很少,偶爾路過的行人,看電梯外麵角落裡站著的兩個俊美妖孽的男人,也不由得駐足。

兩個大帥哥站在一起的畫麵,實在是太養眼了。

秦鐸先說了自己的想法,薄夜琛覺得可行,後麵又加上了其他的創意。

秦驚語是被電話吵醒的。

迷迷糊糊地接聽,卻聽電話那頭傳來了秦鐸的聲音。

“驚語。”

她瞬間清醒,彈坐起來。

“秦鐸哥哥,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她的嗓音軟軟糯糯的,令人忍不住心生憐惜。

隻聽電話那頭的秦鐸神秘兮兮地說道:“驚語,我現在在樓下,你可以下來一下嗎?”

樓下?

秦驚語把睡得淩亂的頭髮順著額頭往後撥,下意識地想,不知道薄夜琛還在不在樓下。

這幾天他老是會過來找她,每次不是被沐乘風給氣跑,就是被她給直接無視了。

今天,他會不會也在呢?

這時,秦鐸又道:“哥哥有禮物要送你,你下來嘛。”

“真的,什麼禮物呀?”秦驚語水潤的眸子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你下來就知道了。”秦鐸的語氣神秘兮兮的。

“好,那你彆亂跑。”

秦驚語穿著白色t恤外加修身牛仔褲,想了一下,又套了一件防曬衫,穿過客廳往門口走的時候,還下意識地看了窗戶一眼。

但最終冇有走過去往下麵看,而是徑直下樓。

電梯門纔打開,她的視線就被吸引了過去。

隻見兩個龐大的布偶熊,在電梯門打開的那一刻,齊齊舉手,朝著她的方向左右搖擺著,是打招呼的動作。

她走出電梯,兩個布偶人就開始表演。

是一支舞,或者確切一點說,是她們學校最近才教的體操。

秦驚語也是看到快結束,纔看出來的。

她站在陰涼處,明媚的陽光照在兩個大熊的身上。

他們的一舉一動似乎都帶著光暈,笨拙的動作,讓她好幾次忍俊不禁。

尤其是那個最高的布偶熊,好幾次差點兒絆倒,一點兒也冇有旁邊那個布偶熊靈動和熟練。

最後,兩個布偶熊做了一個謝幕禮。

做完,便齊齊朝秦驚語走了過來。

她嘴角上揚的弧度還在,但是眼眶已然紅了。

“驚語,這個禮物,你還滿意嗎?”

秦鐸的聲音還帶著點兒喘息,一邊喊一邊將頭套摘了下來,邁著步子走近了她。

誰知下一秒,秦驚語就一把衝進了他懷中,緊緊地抱住了他。

過了好一會兒,才鬆開,然後拿出紙巾給他擦臉上和頭上的汗水。

她一臉心疼地問:“秦鐸哥哥,為了給我準備這份禮物,你累壞了吧?”

秦鐸搖頭,原本深邃的眸子,此刻亮晶晶的,看起來很是高興,“那你喜歡嗎?”

秦驚語點頭:“當然喜歡了。”

“那你開心嗎?”

“開心,我很開心。”

“那就好。”

至少他和薄夜琛的努力,並冇有白費。

秦鐸笑著牽著她的手又往前走了幾步,那個高大的布偶熊還在陽光下站著,看著他們。

直到走到光下,秦驚語才意識到陽光有多曬多刺眼。

當目光落在那個高大的布偶熊身上時,她的目光不自覺地就深了幾分。

“他也很辛苦哦。”

秦驚語聞言抬頭,往前走,走到離大布偶熊隻有兩步的地方停了下來。

“謝謝你,我很喜歡。”

大布偶熊冇有說話,也冇有摘下頭套,就那麼點了兩下頭,動作笨拙得有點好笑。

她那點幾乎就要忍不住的淚意,就這樣被笑給取代了。

摻雜著暖流,在她的心間流淌。

在這盛夏天裡始終冰封的心,就這樣感受到了溫度。

她知道,裡麵的人是薄夜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