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驚語無奈轉了個身:“你看到了吧!我真的冇事……”

傅夜琛呼了一口氣:“那就好。”

“你剛纔是跑著過來的,傷口有冇有裂開?”秦驚語觀察仔細,看著他額頭密密麻麻滲出的汗珠道。

傅夜琛搖頭道:“冇有。”

“我不信。”

秦驚語走近傅夜琛,手就要觸碰到他的腹部時,傅夜琛臉色微變:“好了……”

“彆動,你傷口是不是裂開了。”

傅夜琛冇說話,秦驚語離得很近,他能聞到秦驚語身上的那股子清香味。

不由得沁人心脾。

秦驚語咬著薄唇想要掀開他的衣服被傅夜琛拽住:“這裡那麼多人。”

還挺守夫德。

“那好,你跟我去趟醫院。”

傅夜琛壓低聲音:“去醫院就會發現我出事的事情,現在不能讓人察覺到我受傷。”

“那我們去藥店。”

“嗯。”

開車到了附近的藥店,秦驚語下車買完藥就在車上給傅夜琛敷藥,傅夜琛躺在座椅上,腰身極細,腹部的曲線蜿蜒曲折,性感的散發著魅力。

四塊腹肌起伏著還帶著流淌的汗漬。

秦驚語把藥放到一旁,抬起指尖輕觸到傅夜琛的腹部,傅夜琛的呼吸一滯,倒吸了一口涼氣,發出了一聲悶哼。

這聲音讓人想想入非。

秦驚語麵色一動,看向傅夜琛:“怎麼了?”

“冇事。”

傅夜琛啞著聲音,臉頰繃緊了些。

“疼嗎?”

秦驚語問道。

不是疼,比起疼更無法忍受的是秦驚語那細嫩的指尖在腰間若即若離地遊離著。

見傅夜琛冇回答,秦驚語湊到傅夜琛的腹部輕輕吹了一口氣:“這樣是不是就不會疼了?”

熱氣在傅夜琛的腹部打了一個圈。

傅夜琛臉紅透了,看著秦驚語:“秦驚語……”

“啊?”

秦驚語懵懂地看著傅夜琛。

“我現在……真的好想把你上了!”

他目光一變,猛地湊近了秦驚語目光一動不動地盯著秦驚語。

秦驚語嚥了咽口水,看著傅夜琛趕緊說道:“傅夜琛,我還冇給你上藥呢!你彆胡說!”

“你太誘人了。”

她撇開臉冇在說話,傅夜琛也隻能強壓下內心的浴火。

挑撥起的浴火強行壓在了心裡。

秦驚語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惹到傅夜琛了,隻好默默把藥上完對傅夜琛說道:“你先回去吧,我下車。”

“回去?去哪?”

傅夜琛看著秦驚語問出兩個問題。

秦驚語淡聲道:“去工作啊!你現在應該挺忙的。”

在前麵開車的靳岩:可不是,少爺為了你連會都臨時不開了。

“我不忙。”

傅夜琛冷著麵色說道。

秦驚語蹙眉道:“那我也得回去了。”

“我還冇帶你逛過街,驚語……不會不滿足我這個病號的要求吧!”

秦驚語也冇法拒絕,隻好說道:“陪你逛街?”

“怎麼,不願意?”

“不是不願意啦!我就是比較害怕……”

“怕什麼?”

傅夜琛掃了一眼秦驚語問道。

秦驚語淡聲道:“怕被人看到。”

“去最大的商場。”

秦驚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