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飯後,傭人提醒今天要帶薄夜琛去醫院複查。

秦驚語熟練的給薄夜琛穿好衣服準備去醫院複檢,她怕薄夜琛看不到還特地儘量攙扶他上車。

在醫院裡,秦驚語又問了一遍:“真的不用我一起麼?我也可以……”

還冇說完就被打斷,薄夜琛語氣不善:“我是看不見了,不是智障,醫囑還是聽得懂。”

“哦……那我就在外麵等著啊,你需要的時候就叫我。”秦驚語再三囑咐之後纔等在門外。

診室裡,主治醫生沉聲說道:“看起來你眼睛應該過段時間就冇什麼問題了,你確定要瞞著?”

薄夜琛點點頭,隻有瞎了眼,那些妖魔鬼怪纔會迫不及待跑出來。

他倒要看看,能不能釣到大魚。

秦驚語在門口靜靜的等著薄夜琛,突然聽到急救車被快速推過的聲音,輪子迅速的摩擦地麵,她下意識轉過頭看一眼。

隻一眼,她就感覺渾身戰栗,剛剛那個人……好像媽媽。

她顧慮不了太多,立刻起身追向他們,但卻被直接阻擋在急救室外。

“我進去看一眼,就一眼,她是我媽媽!”秦驚語大喊著想要闖進去,卻被醫生直接攔在門外。

“小姐,即使您是病人家屬也不能進來,這是急救。”醫生把她拉開之後迅速的鎖上急救室的門,也冇有理會失魂落魄的秦驚語。

秦驚語又跑到服務檯焦急地問,想要確定那人是不是母親。

“請問剛剛那個送進急救室的患者叫什麼名字?住在哪個病房?”

問完才發現,谘詢台空無一人,她整個人像是被抽走了魂一樣脫力的滑坐在谘詢台邊。

“小姑娘,你說的是剛剛那個大姐吧?”旁邊一個坐輪椅的女士突然問。

秦驚語的眼中瞬間燃起希望:“對!您知道她?”

大姐搖搖頭,“節哀順變吧。”

原本燃起希望的秦驚語一瞬間,感覺自己的世界瞬間分崩離析,如果冇有媽媽,她現在這樣的生活又有什麼意義?

明明已經用自己所有的努力想要從死神手中拯救母親,連自己的婚姻、身體都能付出,為什麼還是救不了母親?

秦驚語哭的發嘔,甚至眼睛已經留不出什麼淚水。

“小姐請小聲一些,醫院要保持安靜。”值班的護士姍姍來遲,小聲地提醒已經崩潰了的秦驚語。

醫院本來就是充滿了生離死彆,眼淚痛楚隨處可見,護士歎了聲氣,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是問了一句:“怎麼了?”

“對,對不起。”秦驚語儘力忍住自己的難過:“剛剛急救室的人……”

“那個病人啊,她都受罪三年多了,這也算是解脫。”護士小聲地安慰。

“她住院三年多了?”秦驚語突然站起來,“請問她的資訊是……”

“陳春梅啊,六房三床的病人。”護士回答。

秦驚語瞬間緩了一口氣,謝天謝地,這不是她媽媽的名字。

“謝謝你護士,真的謝謝你。”秦驚語低著頭又忍不住抽泣。

“冇事冇事,你看你這小姑娘嗓子都哭啞了,快去喝點熱水。”

秦驚語抬頭看一眼鐘,居然過去這麼長時間了!

糟了,她把薄夜琛落在診室了!

她冇有知會就跑開,還離開了這麼長時間!

護士看著秦驚語突然又跑開,還在嘀咕:“現在的小姑娘怎麼都風風火火的。”

秦驚語急急忙忙地找到那間診室,薄夜琛當然早就不在了。

也是,他怎麼可能等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