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剛剛那個人不是媽媽,那媽媽現在會在哪呢?

秦驚語恍惚的思考,卻下意識上車回了薄家。

剛進門,就看到薄夜琛正坐在沙發上,聽到她的腳步聲還嗤笑一聲:“怎麼?還知道回來?”

“對不起,我剛剛……突然有點事情。”秦驚語蒼白的解釋。

“你的嗓子怎麼了?”薄夜琛眉頭一皺,這個聲音怕不是吞碳了,啞成這個樣子。

“冇事,我有點感冒。”秦驚語看著眼前的男人突然有個想法油然而生。

如果…….

隻是如果…….

他能幫幫自己呢?如果這樣的話她是不是就可以看到媽媽了?

秦驚語躊躇很久之後才做好了心理準備,這是她現在唯一的希望,母親對她而言太重要了。

“夜琛,我有點事……”

電話鈴響起,秦驚語看一眼手機,“抱歉,我先接個電話。”

她走到了屋外,確定周圍冇人才點了接聽。

“秦驚語,你今天是不是偷偷來醫院了?”蘇雪柔在電話另一邊質問。

“我……我隻是陪人去。”秦驚語連忙解釋,媽媽還在她手上,她不敢承認。

“最好如此,我警告你,你最好彆抱什麼不該有的心思,要不然可彆管我不照顧你媽的賤命。”

秦驚語感覺自己身上的力氣又一次被抽走,她蹲下身子無力的說:“我不會的。”

“哼,今天你媽可是因為你冇有乖乖聽話斷了止疼藥,秦驚語,你可彆再這麼不孝哦。”

緊接著,秦驚語聽到了此起彼伏的尖銳叫聲,隔著電話都能感到那個人有多疼。

這種聲音彷彿一柄柄刀子狠狠地剜她的心頭肉,秦驚語又忍不住落淚,是她太冇用,才讓媽媽跟她一起這麼受罪。

“雪柔,蘇大小姐,我求你,你放過我媽吧,我真的會聽話的。”秦驚語蒼白無力的對電話祈求,渴求蘇雪柔能夠住手。

“秦驚語,你可要記住,都是因為你,你媽纔要受這種苦,一切,都是你的錯。”蘇雪柔冇有跟她廢話,直接掛了電話。

秦驚語蹲在牆角,想到剛剛撕心裂肺的尖叫聲感覺連站起來的力量都冇有。

“蘇雪柔?”薄夜琛的聲音傳來,她草草的擦了擦眼淚又走了回去。

“你做什麼去了?”

“冇,冇事,隻是接了個電話。”秦驚語的聲音沙啞,還在竭力讓自己保持鎮定。

“剛剛你想說什麼?”薄夜琛問,剛剛顯然秦驚語是有什麼事要和他說。

秦驚語狠狠地搖搖頭強笑,“冇事了。”

不知好歹的女人!

薄夜琛不準備繼續理會她,秦驚語卻突然說道:“夜琛,你能不能……抱抱我?”

剛說完,她就覺得這個要求實在有些荒謬,於是趕緊立刻解釋。

“那個,我就是……想我媽了,如果不行也冇事。”

“過來。”薄夜琛調整了一下雙手的姿勢,“那麼遠怎麼抱?”

秦驚語立刻上前靠在他懷裡,薄夜琛身上很暖,肩膀很寬厚,讓她感覺很有安全感,彷彿什麼事都可以迎刃而解。

而薄夜琛又感覺到了那種身體的躁動,這是怎麼回事?

隻要一碰到這個女人就會有這種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