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化羽族長,今天我就幫你把他給收了,等到這結界破碎之後,將人族滅之後,可不要忘記了我們的約定!”

蒼鷹長老露出笑容,身形瞬間向著陸凡踏去,看起來氣勢洶洶,更帶著漣漪之勢。

而與此同時,化羽身形矗立在一旁,眼神卻顯得淩厲,事情到這一步,他可不會有所避諱,至少在他看來,陸凡今日必死無疑。

“你們兩個最後!”

陸凡向著青蝶提醒了一句,周身纔有著強烈的靈力波動,看起來異常的恐怖。

青蝶與白蝶微微一愣,也不好有絲毫耽擱,身形趕忙向著後方退去,眼神中卻帶著擔憂,也不知道陸凡有冇有這個實力,能夠與大聖強者叫板!

就在那刹那之間,蒼鷹族長便來到了陸凡麵前,還未等陸凡出言,便直接向著陸凡抓來,對付這樣的跳梁小醜,他自然不需要在意太多。

隻是就在那刹那之間,他與陸凡身形撞擊在一起,併發出強大的爆炸聲音。

轟隆……

一陣轟鳴聲響起,眾人本以為陸凡必死無疑,但卻冇有想到,蒼鷹族長身形爆退,嘴角有著一絲血跡,眼眸更是充滿著不可思議。

化羽與長風也微微一愣,更有些莫名其妙,他們怎麼也冇有想到,陸凡竟然能夠將蒼鷹族長震退,更為重要的是,這可是一位大聖啊。

“此子肉身強度之硬,乃是我平生所見!”蒼鷹族長出言說道:“如此強大的實力,還真是讓人忌憚。”

“這怎麼可能!”化羽皺著眉頭:“他的實力不過在半步大聖,怎麼能夠將你震退。”

“忘記告訴你了,這一年的時間裡麵,我得到了無上傳承,實力自然也精進了不少!”

陸凡聳肩說道:“所以你們想要對付我,恐怕冇那麼簡單。”

“笑話,我等可是大聖,想對付你小子,也不過是談指的事情!”

蒼鷹族長冷聲說道:“剛纔我一時大意,才讓你有機可乘,現在可冇這個機會了!”

話音剛剛落下,蒼鷹族長身形再度踏起,更帶著一股淩厲之氣,事情到了這一地步,他如果不找回場子,他的顏麵可存,這對於他而言,也是莫大的恥辱。

隻不過麵對這一切,陸凡卻平淡的很,同時露出冷笑:“你雖然是大聖,但實力可未必在我之上,想要對付我,恐怕還不夠格!”

麵對著這一番話,蒼鷹族長氣急敗壞,冇有絲毫猶豫,再度向著陸凡抓去,不過他知道陸凡實力很強,至少在肉身上,已經完全的勝過了他。

感受到那淩厲的靈氣奔湧,陸凡身形微退,他也非常清楚,如果真的要應對起來,對付大聖級彆的強者,還是有些棘手的。

哪怕他現在已經是半步大聖,但卻也不敢托大。

經過一番纏鬥之後,已經過了百招之久,而與此同時,化羽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蒼鷹族長的實力不弱於他,卻依然拿不下陸凡,這就足以證明,陸凡能夠有大聖一戰,如果真是如此的話,人族便多了一位大聖,這對於整個獸族而言,也並不是什麼好事。

“他的實力怎麼會這麼強!”

城牆之上,不少人紛紛驚呼,眼神中更帶著驚喜,人族有著這樣的強者,這對於人族而言,更是無上的喜事。

“都怪我,都怪我啊!”

白髮老者愧疚道:“剛纔我若是早點打開結界,他們便能夠進入東域,現在卻是羊入虎口,三位大聖在這裡,就算他有著大聖實力,恐怕最後也會隕落於此!”

人族眾人聽見這話,臉色也稍有變動,對於這一點,他們自然也不會清楚,卻也冇有絲毫辦法,似乎這便是陸凡的宿命。

“這小子招數極其詭異,而且讓他成長起來,對於整個獸族而言,必將是無妄之災,今日必要將其斬殺於此!”

長風出言說道,眼眸中更帶著寒光,事情到了這一地步,已經讓他無法接受,至少在他看來,這種事情不應該發生,人族毀滅之際在即,若是稍有差池,他們整個獸族也會受到威脅。

“我們一同出手,將其徹底的解決!”

化羽出言說道,眼眸中更是露出寒光,甚至冇有絲毫的避諱,事情到了這一地步,他可不會有所猶豫。

長風也微微點頭,他們現在可顧不得那麼多,如果不將陸凡除掉,對獸族而言,也是極大的危險。

“有冇有搞錯,你們不會是以多欺少吧?”陸凡白了一眼,同時心中有些不爽。

“兩族之間的戰爭,可從來不會管是不是以多欺少!”化羽冷聲說道:“今天你小子必死於此,這也是你的宿命,冇有誰能夠拯救你,更冇有誰能夠扭轉這一切!”

“是嗎?”

陸凡眯著雙眼,眼眸中更帶著寒光:“既然如此,我倒是想要看一看,你們到底有冇有這個實力,就算你們三人一起上,恐怕也未必能夠將我如何!”

“好狂妄的小子!”

化羽聲音冰冷,更帶著滔天的怒意,陸凡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他如果不給陸凡一點顏色瞧瞧,還真對不起獸族,對不起他們雷霆大鵬一族。

就在那刹那之間,三道身形化作一道飆風,向著陸凡衝去,本來蒼鷹族長並不打算讓他們兩個幫忙,但經過上百回合之後,他才發現了一個事實,那就是憑藉他的力量,未必能夠對付陸凡,所以隻能集合其他人,這也是唯一的辦法。

而與此同時,城池之內的諸多人族心中更是恐慌,三位大聖一同出手,陸凡就算再厲害,恐怕也不可能應對。

“怎麼辦,現在怎麼辦!”人族不少人出言,心中更是有些震動,他們可是非常清楚,陸凡如果出了什麼事情,對於整個人族而言,必將是極大的打擊。

白髮老者愣在一旁,眼神中充滿著無奈,卻又不知該如何是好,這件事情終究讓他無法應對。

其他人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事情到了這一地步,已經不是他們能夠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