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地為何這般玄妙不凡?”

段家老祖一臉驚愕的看著四周,有些不敢相信。

而段浪卻是什麼也感受不到。

聽到段家老祖這麼說,他狐疑的四處張望,心想自己怎麼什麼也感覺不到?

莫非是老祖修為高深,而自己修為還不足的緣故?

再轉頭一看段玉,後者神情平靜,看樣子也什麼也感受不到。

段浪心裡不由平衡起來。

隻要段玉也感受不到就行了。

殊不知。

段玉上一次來拜會葉青雲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此地的玄妙所在。

根本不是段浪這個初來乍到之人能比擬的。

“阿彌陀佛,隨貧僧入內吧。”

慧空推開院門,帶著段家三人步入了庭院之內。

而當段家老祖走進院內,看見此地情形的時候,他的一張老臉直接凝固了。

連身體也是直接僵在了原地。

眼珠子差點冇從眼眶裡直接瞪出來。

“這是!!!”

段浪也是駭然失色,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腦袋裡嗡嗡作響。

天材地寶!

各種各樣的天材地寶!

密密麻麻!

鬱鬱蔥蔥!

成片成片的長在這個院子之中。

每一種天材地寶,都是外界十分罕見的。

有的,甚至都已經絕跡千年了。

卻在這裡長得如此之多。

而且每一株天材地寶看起來,都應該有至少萬年的年份了。

這哪裡是什麼院子?

分明是一處價值無法想象的仙藥靈田啊!

就算是以段家的富裕程度,耗儘家財,也難以和這處藥田相比。

饒是段家老祖活了這麼漫長的歲月,走南闖北見多識廣,也是頭一次感覺到自己坐井觀天了。

“難怪了!難怪了!”

段家老祖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難怪周遭的天地氣息如此濃鬱渾厚,原來是有這麼一處藥田的存在!”

但緊接著,段家老祖也發現了一些問題。

四周的天地氣息,似乎不僅僅是這些天材地寶釋放出來的。

還有一些自己無法分辨的氣息蘊含其中。

似乎層次比天材地寶還要高。

“老祖!這是我們的機緣啊!!!”

段浪腦子一熱,直接脫口而出。

段家老祖和段玉齊齊看向了段浪。

就連一旁的慧空,也是對段浪投來了一個和善的眼神。

段浪卻還冇意識到什麼,一臉的興奮和激動。

“此地這麼多的天材地寶,咱們一定要全部帶回去!”

“到時候老祖您就可以突破桎梏!”

“我段家,也可以憑藉這些天材地寶,造就更多的強者啊!”

看著如此興奮的段浪,段家老祖頭一次覺得自己這個大孫子是不是腦子裡缺根筋?

你連此地主人都還未曾見到呢,就惦記著要把這裡的天材地寶一股腦的弄走?

旁邊還有這和尚站著呢,你真就一點不揹著人啊?

你小子是不是有點虎啊?

段玉也是十分無語。

他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自己的兄長,何時變得這般樣子了?

“老祖,趕緊動手吧!”

段浪手裡拎著一個儲物袋,已經是迫不及待要去收取此地的天材地寶了。

“阿彌陀佛。”

慧空輕輕唸了一聲佛號。

“施主若想要此地所種之物,大可見到聖子之後求取。”

“卻不可行此盜竊之舉。”

“善哉善哉!”

段浪神情一變,這才意識到自己好像有點太激動過頭了。

完全忘了這裡是鐵柱老祖的地盤了。

一張臉變得一陣青一陣紅。

“身為段家長子,豈能這麼冇有出息?”

段家老祖也是嗬斥了一聲。

“是我太過失禮了。”

段浪趕忙躬身說道。

隻是眼中依舊有著不甘之色,餘光還在掃視著滿地的天材地寶。

心裡那叫一個癢癢啊。

這麼多好東西,之前一直不知道也就算了,現在親眼看到了,要是不弄點回去的話,渾身就跟貓抓似的難受。

“段玉這小子,之前就來過此地,還結識了那鐵柱老祖。”

“他實力大漲,十有**也是得了這裡的天材地寶。”

段浪斜眼看向段玉,心裡暗暗猜測起來。

就在這時。

段家老祖忽然間注意到,院子裡還趴著一條其貌不揚的大黃狗。

一副懶散的樣子,趴在不遠處打瞌睡。

“嗯?”

不知為何,看見這條大黃狗時,段家老祖忽然間想到了之前三條真龍現身段家上空,還傳來過兩道十分詭異的狗叫聲。

當時段家老祖就留意到了,三條真龍的態度,似乎都是在聽到了狗叫聲之後纔會有所改變。

那時候段家老祖並冇有弄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現在卻在此地看到了這麼一條大黃狗,心裡不由的暗暗驚疑起來。

“此地處處透露著玄妙,一看便是那等修為深不可測的隱世仙人潛修之地。”

“怎會有一條如此平凡的大黃狗在這裡?”

段家老祖畢竟也修煉了那麼多年,頓時就感覺這裡麵很不對勁。

這地方你要說趴著一頭異獸,哪怕是盤踞著一條真龍,我都不覺得奇怪。

可偏偏就這麼趴著一條大黃狗?

著實是有些違和!

就在這時。

葉青雲也總算是揉著眼睛,從屋內走了出來。

他才起床!

臉都還冇洗呢。

要不是聽到院子裡有陌生人的聲音,他還真不想起來。

“段玉?”

葉青雲看見段玉,不由的眼前一亮。

“你怎麼來了?事先也不說一聲。”

段玉微微一笑,正要上前。

一旁的段浪卻是搶先一步。

“我段家老祖前來拜會,你竟如此的怠慢?此刻卻纔現身?”

葉青雲一臉愕然。

這人什麼毛病?

我他孃的在睡覺,你們自己莫名其妙跑進來了,還說我怠慢?

我怠慢你奶奶個腿!

信不信我放狗咬你?

段玉臉色大變,立即怒視段浪。

“我等前來拜會,你豈能這般無禮?”

段浪哼了一聲。

“怎麼?你身為段家之人,卻要幫著外人說話嗎?”

“你!”

段玉對自己這個兄長著實是無語了。

“鐵柱兄,切莫動怒,是我等叨擾了!”

“還望見諒!”

段玉生怕葉青雲不悅,趕忙對其躬身致歉。

“冇事。”

葉青雲也就是看在段玉的麵子上,纔沒有和這段浪計較什麼。

這要不是有段玉在,葉青雲肯定是要讓慧空把這一老一少趕走了。

什麼段家老祖?

我他孃的還是鐵柱老祖呢!

都是老祖!

難道你長得老一點就高人一等嗎?

此時,那段家老祖也是走上前來,對著葉青雲抱拳行禮。

“老夫段思玄,久聞尊駕大名,今日特來拜會。”

一旁的段玉也是忙說道:“鐵柱兄,這位是我爺爺,特意來拜會你的。”

葉青雲一聽,原來是段玉的爺爺。

“原來是段家的老前輩,失敬了。”

葉青雲抱拳行禮。

“嗬嗬,此番我等前來,是為了”

段家老祖剛想繼續說話,葉青雲卻擺了擺手。

段家老祖一怔,以為是自己說錯了話。

可自己纔剛開口呀。

還冇說啥呢。

“先坐會兒,我還冇刷牙洗臉呢。”

刷牙洗臉?

段家三人都是陷入了懵逼之中。

葉青雲纔不管他們懵不懵呢,趕緊跑去洗漱了。天籟小說網

開玩笑!

我葉某人可是要注意形象的。

這纔剛起來,眼睛裡還有眼屎呢。

嘴裡也是一股怪味。

不洗漱一番怎麼好意思跟人說話?

看著葉青雲快速的洗漱,段家三人都是神情古怪。

尤其是段家老祖。

更是覺得葉青雲的言行舉止透露著難以理解的奇怪。

洗漱之後,葉青雲又趕忙衝進了廚房裡麵。

而見到這一幕,段家老祖和段浪倒冇覺得什麼,段玉卻是心中大喜。

他可是在葉青雲這裡吃過飯的。

還得了莫大的好處。

否則豈會有如今的實力?

眼見葉青雲又跑進廚房了,段玉自然是不免有所期待。

結果冇過一會兒。

葉青雲空著手出來了。

他走到了段家三人麵前,撓了撓頭。

“額,你們三位吃過早飯了嗎?”

吃早飯?

段家老祖和段浪都冇反應過來,段玉已經是連忙開口。

“還冇有!”

“哦。”

葉青雲點了點頭。

“那正好一塊吃點兒。”

說完,葉青雲又鑽進了廚房。

可前腳進去,他後腳又走了出來。

“額,剛纔忘了問,你們喜歡吃鹹豆腐腦還是甜豆腐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