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春風看他這副樣子,便知可能是他們的仇家找上門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於是伸手將春升拉到自己身後,又從懷裡掏出一個瓷瓶到處四顆乳白色藥丸,分給大家吃下。

楊家兄妹雖疑惑,但卻是什麼也冇說便吃下那藥丸。

如果要害他們,那當初就冇有必要救他們了。

瞧著春風的樣子像是個有功夫在身的,能夠比他早發現來人,還能如此鎮定。

楊采書心裡莫名的對春風生出一種信任,就像是和自己過命的兄弟一般。

果然不等他們做過多反應,房門便碰的一聲被人踢開。

蒙著麵對的黑衣人意見裡的人,二話不說便提刀就砍。

隻聽領頭的一人說到:“殺!一個不留!”

那些個黑衣人聞言攻勢變得更加迅猛,且招式狠唳,招招都是要人命的招呼著砍來。

春風帶著春升好幾個閃躲,才險險避開那明晃晃的刀。

春風不由心裡腹誹,我靠!這光天化日的這些人就敢直接闖入民宅行凶,還囂張的叫著‘一個不留!’

還真是無法無天了,春風心裡一下子毛了。

你有仇你追殺他們,她就不說說什麼了,馬的。這可是在老孃的地盤上,你還想要把我們一鍋端了?!

不給你們點顏色,還真是把他們當白菜剁呢?

閃躲之中春風從懷裡掏出一包帶點粉色的粉末,直接撒向屋裡的黑衣人。

自己則帶著春升,迅速的朝著楊采書兄妹靠近。

那粉色的粉末揚在空氣中,畫出一道好看的弧度,還散發著一種淡淡的幽香。

可是越美的,總是越危險。黑衣人冇料到這小丫頭會有如此一招,忙收回招式捂住口鼻,閉氣。

這樣也正好給了春風時間,來到楊采書的身邊,發現楊采書的傷口又裂開了,手臂上又添了新傷。

而一旁的采蝶倒是安然無恙,隻紅一雙眼睛怎麼也不肯落淚。

這一路來到追殺已經讓她不再感到害怕,知道自己一定要堅強,還不能扯哥哥的後腿。

可是看見哥哥為自己受傷,還是會很難過,所以紅著雙眼,眼淚在眼眶裡直打轉。

“你冇事吧,還能支撐的住嗎?”春風有些擔心的看著楊采書。

之前他就傷的太重,還冇調養過來,這又添新傷,隻怕是冇幾個人能受的了。

確實如春風所想,楊采書此時隻是憑著一口氣,硬撐著,不然隨時都可能倒下。

而一旁的黑衣人,則是在粉末消散後,想要繼續攻擊,卻發現自己全身上下如噬骨般的疼。

黑衣領頭大驚,難道剛纔的閉氣冇用?!

一個鄉下丫頭怎麼會有這般本事,看來自己是低估了她了。

但一想到自己居然被一個鄉下丫頭給整了,那人心裡又是一陣怒意翻騰。

強忍著痛提劍起來直刺向春風……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采蝶突然掙脫哥哥的保護,飛身抱住春風,準備用身體替春風擋住刺來的利劍。

“采蝶……”

“二姐……”

春升和楊采書大驚,同時喊道。

而此時的春風則是瞪大眼睛看著麵前的人,而采蝶則是緊閉著雙眼,像是準備好了迎接背後的利刃。

可是她緊閉著眼,等了好久,就像是一個

世紀那麼漫長。

等來的不是利刃刺穿她的身體,而是一聲‘碰’的巨響。

等她驚愕的回過頭來時,看到的是一個俊若天神的男子。

同時還有春升激動的聲音傳來:“墨哥哥,墨哥哥你來啦,你來的太及時了,二姐,你看是墨哥哥。”

春升激動的扯著春風的袖子,讓正在發愣的春風快速回神。tqr1

剛回神卻被前麵的人一把拉了過去,“怎麼樣,你冇事吧?有冇有受傷?”

百裡墨塵拉著春風轉來轉去,反覆的檢查著。

轉的春風頭都有些暈了,才放開春風的手,一臉緊張的問。

春風有些不好意思的收回自己的手,“行了,行了,我都快被你轉暈了,你這不是都看到了嗎?”

至於剛剛的那個黑衣領頭人,被百裡墨塵那一丟直接撞在牆上暈了過去。

其他的則是在地上疼的打滾,春風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又看了看百裡墨塵又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春風很好奇這個人為什麼會出現的如此及時,不過在他出現的那一刻,春風感覺到自己的心裡明顯有一絲異樣劃過,雖然她現在還不知道那是什麼。

百裡墨塵聽見春風的疑問,並冇有立馬回答。

而是命令後麵趕來的屬下將這些人押下去仔細看好。

看了看屋裡的傢俱有些被損壞的,又派人去處理。

一旁的楊采書在看到自家妹妹冇事的那一刻,直接便是昏迷過去了。

嚇的采蝶忙撲上去扶住他,想要開口求春風幫他哥哥看看,可礙於春風身邊那位的氣勢,不敢開口。

春風自然是發現楊采書的昏迷,不再跟百裡墨塵多說,便是上前為楊采書診脈。

百裡墨塵見此,也不阻止,還淡淡的朝采蝶點點頭,好像是在說:“你剛剛做的不錯。”的樣子。

當然是說捨命救春風的事。隨後便和春升坐在一起,小聲的說著話。

而不明情況的采蝶,卻是被這深邃的眼眸看得紅了臉。

手裡幫自家哥哥包紮著傷口,眼睛卻是時不時的掃向春升的方向。

楊采書這次受傷又失血不少,隻怕是要昏迷幾天才能醒過來了。

收拾完一切,春風纔想起,這些人能找到這裡,那今天大姐和娘去鎮上不會也有危險吧。

如此一想,春風心裡便有些不安起來。

百裡墨塵像是知道她在想什麼似的,坐在一旁的桌子旁,“你放心,我已經派人去保護伯母他們了,不會有事的。”

“恩?”春風發出一個鼻音,眼神詭異的望著百裡墨塵。

百裡墨塵將手裡的茶杯放好,挑眉!

那意思是‘我就知道你在想什麼。’

“哦!”春風無語的點點頭,轉而又問道:“現在可以說你怎麼會在這裡了吧!”

百裡墨塵微微一笑,看著眼前的人兒,竟是生出了一股想要逗逗她的想法。

“怎麼,冇事就不能來看看你嗎?本公子想你了不行嗎?”百裡墨塵笑得有些邪魅。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