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噓,你小聲些,你是忘了曜王是何等人物了嗎?這話可不是咱們可以隨便說的。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旁邊的粉衣女子,忙拉住青衣女子有些懼怕的警告。

那青衣女子聞言也是縮了縮腦袋,不敢再言語,隻是那雙眼睛還是會不自覺的偷偷,喵過去。

剛剛是她一時激動忘了形,才忘記了那曜王出了名的臭脾氣,最是討厭彆人議論他,不論好與壞,更加是討厭女子八卦之類的。

隻是這樣美的人,誰會不想多看兩眼呢?誰會不想去親近呢?

不多時兩船間已是隻有差不多一米遠的距離,看得姑娘們的小心肝兒直顫。

真是是太美了!除開這王爺的脾氣差了點,其他的方麵可真真是全京城的名門閨秀們都想嫁的對象啊。

可也虧的這曜王的脾氣差,所以那些個鶯鶯燕燕的纔不敢天天上前圍著。

就在大家還在一臉花癡的看著對麵的人的時候。

在一旁一直默不作聲的白衣女子卻是走上前,恭敬的朝對麵船上行了個禮。

“曜王爺吉祥,小女子護國公府嫡孫女娉婷見過王爺。”

何娉婷聲音清脆,說話落落大方,舉止得體,一點也不似旁邊的那些個花癡女,倒是很容易讓人生出好感。

‘護國公府?是那丫頭的外祖家!’百裡墨塵的第一反應並不是眼前的人,而是想起遠方的那個有些瘦小的身影。

想起那個身影,臉上不覺得

揚起一抹迷人的笑容。

心情好起來,倒是對著對方的人禮貌的點了點頭。

複又拿起桌上的玉杯輕輕地啜了一口杯中,彷彿這茶水的味道都變的香甜不少了。

可就是這一個點頭和微笑,卻是讓對麵的船艙裡一下子炸開了鍋。

“你們看到了嗎?曜王爺笑了,還衝娉婷姐姐點頭了,哎呀,還是娉婷姐姐有麵子。”立馬有人有眼色的巴結起來。

“是啊,要我說啊,就我們姐妹這些人裡,還是咱們娉婷姐姐是最有顏色的。再加上娉婷姐姐的身份貴重,自然是能得王爺青眼的。”

說話的是之前的青衣女子,這裡的人地位最高的就是何娉婷了,所以大家都是搶著上去巴結。

何娉婷聽著眾人巴結的話語,心裡是十分受用的,這種被眾人捧著的感覺真是好啊!

雖然自己從小就是如此,但卻不妨礙她依然樂於享受這種追捧。

最重要的是他居然對自己笑了,太好了,他眼裡終於是有了自己的影子……

此刻的何娉婷內心是激動的,開心的,但麵上還是那一副淡定,又識大體的端莊小姐的樣子。

“好了,都說什麼呢,當心被王爺聽到可就不好了。”何娉婷說的溫和,好似嬌嗔一般。

“好了,還是娉婷姐姐說的對,我們心裡都知道,不說就是了。”粉衣女子笑笑掩嘴說道。

xxx

再說這邊的春風一家,在看完大戲後,回到家裡一家人便玩起了麻將。

冇錯就是麻將!

自從上次和嵐嵐一起玩過五子棋後,春風覺得這個時代的可以娛樂的項目是在太少了。

還是之前的麻將好玩,所以春風乾脆去做了一副麻將回來。

那老闆除此見有人做這個也是十分好奇,也不知做這個是用來乾什麼的。

問了春風,春風也隻說是玩的,那老闆還以為春風是在耍他好玩,所以便冇當回事。

所以此時的春風一家四口正圍坐在一桌上,看著各色奇奇怪怪的方塊學習呢。

春風更是手把手的教著大家,弄到半夜好歹纔算是學會了。

不過大年三十都是要守夜的,所以大家也都不著急睡。

於是乎母子四人,抱著一副麻將硬是激戰到了天明。

第二天一早,大年初一,大河村家家戶戶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炸響一掛鞭炮,寓意著趕走所有的黴運,新的的一年順順利利。

“來春升,快來幫二姐放鞭炮了。”春風大聲的朝屋裡喊著。

“哎~來了,等著啊,我去拿火摺子。”春升一聽要方鞭炮,立馬高高興興的跑去廚房拿火摺子。

劈裡啪啦一陣響之後,全村的炮竹聲都跟著響起來。

聞著空氣中火藥的味道,春風直覺得滿滿的都是年的味道。

這些都是前世不曾有過的快樂,和幸福的感覺。

春風在的地方有個習俗,那邊是大年初一不出門,不管是走親戚還是辦事都得等到初二以後才行。

所以經過前一晚上的激戰,一家人吃過早飯後,己都各自回房去休息了。tqr1

第二天一大早的,陳家的馬車便停在了春風的家門口。

“嵐嵐,姨母你們怎麼這麼早過來了,按說是我們該去給姨母拜年的。”春風有些疑惑道。

“還不是……”心直口快的陳嵐嵐剛開口就被陳夫人給堵了回去。

“還不是我太想你們了,都這麼長時間冇見你母親和你們姐幾個,可是想唸的緊呢!”陳夫人笑嗬嗬的說著這話,說完這眼神還有意無意的瞟向自家兒子的方向。

弄得陳青舒一陣臉紅,而陳嵐嵐也是在一旁悶笑著不說話。

“是,是,是,我也想你們呢,快進屋去,站在外麵做什麼。”春風娘拉著陳夫人進了屋。

後麵的下人便卸了馬車上的禮品,跟著春雨送去後麵的院子裡。

“雲芝,快坐。春風快去給你姨母泡茶去。”春風娘臉上滿是笑意的招呼著陳夫人一家。

“哎,娘,我這就去!”春風歡快的應聲,一路小跑的去廚房打熱水。

陳青舒的眼神自進門就冇離開過春風,此刻正是滿眼溫柔的目送著春風的背影。

由於春風娘和自己的好姐妹聊的太投入,所以是冇注意到陳青舒的這些動作。

可是這一切都是看在春升和陳嵐嵐的眼裡的。

春升現在還有些讀不懂那是一種什麼樣的眼神,什麼樣的情感,直到多年後他在遇到自己心愛的人之後,才知道那叫**慕。

而陳嵐嵐則是在一旁捂嘴偷笑,瞧瞧自家大哥那個癡迷樣子,還真是……

不過春風做自己的嫂子還是蠻不錯的,兩人脾氣愛好都差不多,最重要的是春風還會做一手好飯,還有那麼稀奇的想法。

可想而知,要是春風嫁進陳家,那她這個小姑子倒是從此就再也不會感到寂寞無聊啦!

當然這都隻是陳嵐嵐的個人臆想,後麵的事怎麼樣,誰知道呢?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