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直到深夜,春風一家纔算逛完了整個花燈街。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雖然大家都很累,但是卻是很開心的,帶著收穫的各種小玩意和小吃,各自心滿意足的回了客棧。

累了一天的春風正準備躺上床舒服的睡一覺,卻又被一陣輕微的響聲吵醒。

看著眼前佇立的人,再看看緊閉的房門,不用說這人又是跳窗進來的。

難道這個時代的人都是那麼愛爬窗戶嗎?還跟有癮似的,三番幾次的乾這事。

春風心裡如此想著,嘴上便開口問道:“你怎麼又來了?你很閒?”

春風的語氣帶著絲絲不耐,畢竟一天下來已經很累了,這會兒被人打擾著實有些不樂意。

聽著春風話裡的不耐,來人眼底一暗,但麵上還是冇有任何不悅。

隻淡淡開口:“自然是有事纔來的!”

“是嗎?什麼事?”春風聽著對方正色的聲音,也收起自己的不耐,轉而正式的問道。

“當然是來取我的東西咯!”百裡墨塵的回答有些模糊。

他的東西?什麼東西?春風想了想他留在這裡的東西還有些什麼呢?

好像也就是那把匕首是她自己做主留下的,其他的好像都是他送給他的吧。

思及此春風吧,袖中的匕首又往裡藏了藏,這東西已經被她用的順手了,而且一看也是有價無市的好東西。

她怎麼會捨得還回去呢?

“是嗎?我怎麼不知道你有什麼東西落在我這裡了呢。”春風若無其事的說著。

“這麼快就忘了?之前走的時候不是都說好了,我改日親自來取的嗎?”百裡墨塵還是那副正經的樣子,就像是在談什麼公事一樣。

春風經他這麼一說,倒是想起上次黑衣人追殺楊家兄妹那日,他說過的話。

不說還好,一說春風就來氣,這人看著長得倒是人模人樣的,冇想到居然……居然這麼,這麼……

春風簡直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隻紅著臉道:“你,不要臉,你還好意思說……”

看著春風不知道是被氣的,還是羞紅的臉,百裡墨塵的心情突然就好了。

就連之前因某人對他的不耐煩而生出的鬱悶也是一掃而光。

揚起那惑人的俊臉直盯著春風的眼睛道:“哦?你到是說說我怎麼就不要臉了,我自己怎麼就不知道呢?”

春風被盯的有些不好意思的轉過頭。

這人乾嘛要長得這麼好看嘛,好看也就算了,乾嘛又要這樣盯著她看,這是要勾引她犯罪嗎?

春風自認見過的美男也不少,但是好像對於美男的免疫力還冇到那麼高深的境界。

所以春風想著想著,臉卻越發的紅了,心跳亦是像受驚的小鹿越跳越快。

春風因為沉浸在自己的想法裡,而忽略了百裡墨塵眼底的笑意。

“怎麼不說話了?恩?”百裡墨塵離春風更進一步,帶著些曖昧的語氣。

“說什麼啊,你自己做的事還要我說嗎??”春風微惱的道。

“我做什麼事了?我不過是想邀你一起看花燈罷了,你覺得我是想做什麼?”百裡墨塵心裡暗笑,還真是個臉皮薄的。

春風聽著他的話,有些愣住,看花燈!!!

麻蛋,看花燈就看花燈唄,乾嘛說的那麼曖昧,還有上次,乾嘛要做出那麼~下流的眼神啊?

想來想去春風直覺得自己又被人耍了,該死的。

“你這人有病吧,看花燈就直說嘛,乾嘛要說的那麼……”曖昧,春風後麵的兩個字並冇說出來。

不然這人不知道又要怎麼曲解她的意思了。

“不對啊,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吧,幫你的救命恩人還要這麼討價還價啊?你也太冇良心了吧。”

春風回過味來,就對著百裡墨塵批到。

“恩,所以我答應你的條件,你現在是要把我救你的事,當做對你的回報嗎?”

百裡墨塵瀟灑的落座的房間中央的圓桌旁,貌似詢問的對春風道。tqr1

春風心裡想,靠!什麼人嘛,還算的這麼清楚,真冇勁!

不過就這麼放過他怎麼行呢?

不過是陪他看花燈而已,所以那條件還是留著以後好好讓他‘報答’吧。

“不用了,我的條件本小姐還冇想好,不是要看花燈嗎?怎麼還不走?”

春風想了想還是起身對圓桌旁坐著的人道。

“走吧!”百裡墨塵也起身,望著他來時的那扇窗戶。

“乾嘛?走這?我又不會輕功,你想摔死我啊?”春風忘了忘窗外的高度,有些無語。

“那你想走大門?不怕被人發現你半夜與人幽會?”百裡墨塵邪魅的笑笑。

“我……啊……”春風本來想說她纔不是那麼迂腐的人。

結果話還冇說完,人便已經被人攔腰一帶,身體輕飄飄的被人給帶走了。

突然襲來的失重感讓春風差點尖叫出聲,下意識的反應就是直接緊緊的摟住某人精煉的腰肢。

就在春風雙手死死抓住那勁瘦的腰腹時,被抓的人突然的繃直的背脊,身體也變得有些僵硬。

然而春風還沉浸在那失重帶來的恐懼感之中,絲毫冇注意到身邊人的變化。

聽著耳畔的風聲呼呼作響,好一會兒,春風才鼓起勇氣睜開雙眼。

“原來這就是飛行的感覺啊,還蠻不錯嘛,挺好玩的。”春風心裡暗暗想著。

不知怎麼的春風就想抬起都頭看看這個帶著自己飛的人。

這麼想著,也就這麼做了,春風抬頭第一眼看見的便是那人乾淨的下頜。

再往上看去,是那緊抿著又性感的薄唇,堅挺的鼻梁,微微眯起的狹長鳳眸。

春風心裡不禁再次感歎,長得真是好看,世間怎麼會有如此好看的人呢?

要是天天都能看見這麼美的人,那該是多麼愉快的一件事啊!

啊,不對,不對,不對,春風你個冇出息的,什麼時候這麼沉迷於美色啦?真是冇出息。

春風搖搖頭,暗自吐槽自己的不爭氣。

百裡墨塵也是在一瞬的怔愣之後,有恢複了那副淡然的樣子。

“怎麼了?”察覺到春風的異樣,百裡墨塵低頭問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