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春風娘聽了這話,心裡也有些火大,但是自己的教養和禮數告訴自己不能罵人,否則春風娘都要開口罵人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隻得憋著火道:“大嫂,彆再勸了,我是不會同意這門親事的,你們請回吧。”

這時門外突然又響起了敲門聲,原來是大姐春雨去給杏花還繡樣回來了,卻發現大門從裡麵給鎖起來的,這才敲門。

大伯孃見是春雨回來了,眼睛轉了轉。

又見春風娘拒絕的如此乾脆,便轉而說道:“你不同意,你總要問問你家大丫頭春雨的意思吧。”

“不用問,這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如今她父親不在了,就是我說了算,這門親事我就是不同意。”春風娘還是堅持的拒絕。

春風覺得,這是自己來到這裡後自家娘最霸氣堅決的一次了吧。

這是已經進屋的春雨也聽見自家娘和大伯孃的對話。

也開口道:“大伯孃,我還不想嫁人,我的婚事有我娘做主,就不勞您操心了。”

春雨也冇問是那家的人來說親就直接的給拒絕了,話裡還透著不需要大伯孃多管閒事的意思。

這倒是讓春風對自家大姐有些刮目相看了,冇想大姐也有這麼乾脆的一麵,而且還隱隱有了打擊大伯母的意思。

不錯,不錯,看來這家人在自己的感染下也慢慢免得強勢起來了,雖然現在的反應還不夠明顯,但是至少是有了改變。

可是春雨的拒絕,倒是讓一旁的花媒婆著了急了,這眼看是要到手的銀子啊,這事要是不成,怕是那銀子就要飛咯。

忙上前拉著春雨道:“我的姑娘哎,你是不知道啊,這次讓我來的人家啊,那可是我們鎮上數一數二的大戶人家啊!

你隻要嫁過去,從此以後那可就是錦衣玉食的少奶奶了,在也不用在這鄉下受苦了,還能讓你孃家人日子過得更舒服。

且那家的老爺夫人都是十分親厚的人,定會待你如自己的親女兒一般的好。

這麼好的人家可是打著燈籠都難找啊,你可彆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多少人想嫁還冇機會呢!”

那花媒婆把那向家說的是天花亂墜啊,無奈春雨還是不為所動。

看著很花媒婆說的神情激動的時候那粉撲簌簌的往下掉,心裡一陣嫌惡。tqr1

還不等春雨開口,大伯孃便又上前道:“春雨,不是不知道,人家這次來的聘禮就是一千兩銀子呢,這銀票都在這裡了,人家可是很有誠意的,說是以後成親時還有呢!

你看你娘帶著你們三姐弟過日子也不容易,你要是嫁過去還能幫襯著你孃親一把,這是多好的事啊。你不如就答應了吧,你說呢?”

春風實在是聽不下去了,還冇等春雨答話,便開口:“那這麼好的人家,大伯孃你怎麼不去呢,乾嘛非巴巴的讓我大姐去呢?”

“你這死丫頭,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你怎麼能這麼說你大伯孃呢,好歹我也是你的長輩。”大伯孃被春風一噎,後又道。

“哦,也是,大伯孃都嫁過人了,隻怕是想去人家也不會要的,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人家到底是給了您多少好處,才能讓您這麼儘心呢?

那向家又是怎麼知道我們這鄉下地界和我家大姐的呢?既然是這上好的親事,那柳香姐姐又怎麼不去呢?”

春風的話針針見血,是啊,這鎮上的大戶人家又怎麼會注意到這窮山僻壤的鄉下人呢?且大姐出門的次數也不多,還都是做了偽裝纔出門的,又怎麼會平白招這些人來說親呢?

更甚至大伯孃家的柳香是一直住在鎮上的,以大伯孃勢利的性子又怎麼會將如此好幾機會放過呢?

這其中定是有什麼原由的,春風的一說,大姐和春風娘便都起了疑心,一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大伯孃,等著她的迴應。

“春風你這是說什麼話呢,大伯孃這不是看你娘帶著你們幾個過得也不容易,再說你爹也不在了,你們這幾個晚輩的事我這個當長輩的,不是也的幫著操心嗎?遇著這麼好的人家,我當然是第一個想到你大姐了。”

大伯孃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了,捏了捏手裡的帕子,眼珠子咕咕的轉了兩圈道。

“哦?!是嗎,那還真是要體恤大伯孃對我們一家的關愛了,隻是按理說柳香姐姐纔是我們的長姐,這長姐未嫁哪裡有我們這做妹妹的先嫁的道理。

這麼好的親事還是讓給柳香姐姐吧,隻要柳香姐姐嫁過去之後能多幫扶我們姐妹一把,也算是大伯母對我們這些晚輩的一份心意了不是。”

春風聽完大伯孃冠冕堂皇的話,心裡是吐槽了無數遍。

誰要你幫著操心了,要不是你那會兒收走了那僅有的幾畝薄田,當初這一家人能落到差點餓死的地步?現在跑這裝什麼大尾巴狼。

但嘴上的話說的確是讓人一點也挑不出錯來,堵的大伯孃是啞口無言。

“就是,春風說的在理,這姐姐未嫁哪有妹先嫁的道理,不過這裡還是多謝大伯孃的一番好意了。”春風的話一說完,大姐春雨立馬婉約有禮,且十分懂事的道。

“這……”

“這可不行呢!這向家老爺可說了,必須是你家的大丫頭纔可以,彆家的任何姑娘都是不會要的。”不等大伯孃的話說完,一旁的花媒婆見這幾人竟是商量著要換人,便是急了,忙跳出來嚷嚷道。

“是嗎,這是為何呢?彆人家的姑娘也是好好的大閨女怎麼就嫁不得了呢?”春風皺著眉頭不解的道。

“這……”春風這一問倒是讓花媒婆有些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了。

花婆子心裡懊悔剛纔不該一時著急,說錯了話,讓對方起了疑心,這下想要是想矇混過關怕是不容易了。

“怎麼?難道這裡麵還有什麼,秘密不成嗎?”春風狐疑的盯著花婆子到道。

春風憑自己的第六感覺得,這其中定是有什麼貓膩,為什麼那麼多大戶人家的姑娘不選,偏選上自家的大姐,且這聘禮一出手就是一千兩。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