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春風說罷,也不管大伯孃和花媒婆是否同意,直接走到花媒婆麵前伸手掏出她懷裡的銀票直接抽走了一張一百兩的銀票。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由於春風的動作很快,所以一時間花媒婆都有些冇有反應過來。

等到她反應過來想要說什麼,卻被春風一個狠戾的眼神瞪得將所有的話都縮回了肚子裡。

她可是見識過這丫頭的本領了,自己可不想變得跟那周氏一樣,簡直太醜太丟人了。

所以這一百兩銀子就這麼輕飄飄的到了春風的手裡。

“哦,對了,忘了告訴兩位了,我這個人最是聽不得彆人說我們家的閒言碎語的,不然的話我冇事就會去那些人家裡撒點藥啊,或者紮紮針什麼的,所以今天的事……”

春風看了眼手裡的銀票便放回了自己懷裡,又抬首看著兩人道。

“你放心,今天什麼事也冇有,我什麼都不知道。嘿嘿……”那花媒婆到底是會與人打交道的,一聽便明白了春風的意思,立馬笑嗬嗬的討好著。

“大伯孃呢?”

春風見狀便不再說什麼,隻是轉身看向大伯孃周氏。

“是,是,大伯孃怎麼回事嘴碎的人呢,你放心……”周氏此時還沉浸那一百兩銀子的是裡麵呢,根本就無力在跟春風說什麼。

“這……我,我們可以走了吧!”花媒婆有些小心翼翼的問道。

“恩,那兩位就早些回去吧。”春風取出大伯孃背上最後一枚銀針道。

身上的限製一鬆,周氏便立馬奔向大門口,踉踉蹌蹌差點摔了個狗啃泥,心裡恨不得自己這會兒長翅膀飛出去。

於是,滿懷著‘壯誌豪情’而來的,兩人是落荒而逃……

兩人走後春風家的大門再次被關上。

至於花媒婆,和形容不整的周氏一起慌慌張張的跑出村的事,村民們也是一陣指指點點,但卻不知到底是發生了何事。

隻知道兩人像是從春風家跑出來的。

***

兩人一走,春風家的院門再次合上。

春風走回屋裡,將手裡的銀票遞給自家娘。

“娘,這銀票您收著吧!”春風笑著說。

“這銀票……還是你收著吧。”春風娘看著眼前的銀票,有些猶豫,最後還是讓春風自己保管著。

這次拿了大嫂一百兩銀子,後麵隻怕是又要不得安寧了。

“娘,我看咱們怕是要做好心理準備才行,我想那大伯孃隻怕是還冇有能夠擺平向家的本事。”春風想了想又道:“還有他們說的那個什麼老道,隻怕也不是什麼善類。”

春風說完,屋裡的氣氛也變得有些壓抑。

“那怎麼辦?總不能真讓你大姐嫁過去了吧。”春風娘也有些擔憂的道。

“娘……彆擔心,總是會有辦法的!”一旁安靜的大姐,上前扶住孃親的胳膊安慰著。

其實她自己的心裡也是有些打鼓的,但是無論如何她都是不願嫁過去的。

不說對方是個何種情況,這裡麵還有這麼複雜的事,想著自己心裡的那個人,她也是會寧死不嫁的。

“恩,大姐說的對,總是有辦法的,不過這次大伯孃回去怕是有的受了。”春風若有所思的道。

“隻是不知道你那個大伯孃又要怎麼折騰了,按她的性子又怎麼肯輕易吃虧,不過讓長點記性也是好的。”

春風娘覺得這次的大嫂做的也太過分了,是該給她點顏色了,所以春風在整治她的時候,她也冇有阻止。

“過幾天我去鎮上打聽打聽,看那個老道究竟是何方神聖,若是能拆穿那人的騙局,便可以解決大姐的事了。”

春風想了想還是決定去打探一下具體的情況。

……

是夜,春風第一次喚出隱在暗處的暗衛。

“你叫什麼名字?”春風看著單膝跪地的玄衣暗衛道。

“屬下玄一,姑娘有事直接吩咐屬下就是。”玄一依舊是單膝跪地的姿勢,低頭恭敬的道,語氣裡冇有一絲情緒。tqr1

“恩,很好,那你去查查鎮上向家的事吧,查完之後再鎮上等我,我明日去鎮上跟你彙合。”春風滿意的點點頭,吩咐道。

“是,屬下遵命。”玄一電偶應到,一閃身便消失在夜色中。

春風看著消失的黑影,心裡覺得,有權勢就是好啊,什麼事都不用自己動手就有人送上你想要的答案。

春風說的是去鎮上打聽情況,實際是想去向家一探究竟,順便將此事解決。

再說這邊,周氏與那花媒婆回到鎮上後。

“哎,我說周氏,這一百兩銀子你可的快些回去給我啊,這可是向老爺給的娉禮錢,我還得跟人家還回去呢!”

花媒婆看著周氏有些散亂的頭髮,還有已經花掉的妝容,一臉嫌棄的說著。

周氏一聽這話,還有花媒婆的嫌棄的語氣心裡也是火大。

本來今天在春風哪裡就已經夠憋屈了,這會還要被這個老婆子唧唧歪歪。

當下便是氣沖沖的道:“什麼銀子,那銀子是你給的關我什麼事,再說我又冇答應,得銀子的又不是我,有本事你去問他們要去啊。”

“嘿,你這是怎麼說話的,冇我那一百兩,你今天能脫的了身嗎?做人得講良心好嗎?”花媒婆也是氣不打一處來。

他就知道這個周氏不是什麼好東西,這一百兩銀子怕是不好要了。

“良心?你還有臉跟我講良心?你明知那向家的親事有問題,還敢上門說親,那就是要害死的那個大侄女啊,你有良心嗎?這會兒想起來跟我扯什麼良心了,什麼玩意兒!”

大伯孃一聽花媒婆說起脫身的事,心裡更是氣憤,朝著花媒婆毫不留情的譏諷道。

“嘿,那你不也是為了賞銀,明知那向家公子有疾還巴巴的跑去介紹自家的侄女?我今兒告訴你,這銀子你不給也的給,不然你家閨女那些個破事我可就不好說了。

彆怪我冇提醒你,向家老爺可不是好惹的人物,你還是多想想怎麼解決這事吧,去的時候你可是拍著胸脯保證這事一定能成的,現在……”

花媒婆白了周氏一眼,哼!什東西,就不信你還能不顧自家姑孃的名聲了,想吐我的銀子,那也得看看你喉嚨夠不夠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