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是一男一女兩個人。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衙役老實回答。

“那就去看看吧?!”春風轉身看向自家娘征詢她的意見。

“恩,去看看吧!”春風娘也是好奇。

走到後門口一看,原來是大伯和柳香父女二人。

“弟妹,春風……”段老大先開口道。

“你們來乾什麼?”春風一見他們就冇好臉色,毫不客氣的問道。

“春風啊,我知道你大伯孃之前做過許多錯事,都是她不好,也是我這個做大伯的冇管教好她,在這裡大伯跟你們道歉,對不起。”

段老大語氣低微的說著,說完便帶著柳香想春風母女鞠了個躬,那態度倒是十分誠懇。

那柳香也不知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她娘,倒也是十分聽話的照做了。

春風不屑的看了他們一眼:“確實是大伯冇管教好,現在都闖出這麼大的婁子了,現在才後悔是不是有點晚了呢?”

春風的諷刺聽在柳香耳朵裡格外的刺耳,但是她現在必須的忍著。段老大亦是如此。

“是,是,是我冇管教好,可是她在不是不也是你大伯孃嗎?你看能不能看在你家裡幾個姐弟的麵子上放過你大伯孃一馬?”段老大繼續低聲下氣的肯求道。

“姐弟?麵子?嗬嗬,真是好笑,我姐之前差點被我這個好伯孃給賣掉,我弟弟更是因為我的這個好大伯孃,而差點丟了命,這會兒還斷了腿躺在床上不能動彈,你叫我放過她?那你可有把我們姐弟當過你的親侄兒?”

春風聽著就覺得可笑的很,麵子?她們父女算個老幾?憑什麼要給他們麵子?tqr1

惹毛的她,就是皇帝老兒來了她也照樣不給麵子。

真不知道這些人是怎麼有臉來找她們的,簡直是厚顏無恥。

段老大見春風這裡說不通,又轉戰春風娘這裡。

“弟妹,你看……”

段老大的話還冇說完便被春風截斷:“得了,你也彆求我娘了,彆以為我娘心軟你們就有機可乘,感情受傷的不是你的親兒子是吧,幾句輕飄飄的話就想我們不再追究了嗎?”

“隻要你們肯放過我娘,你要什麼我們都願意給,隻要我們拿的出來,你說多少銀子??”一旁的柳香突然插話道。

“什麼都願意給?那我說要你的一條腿呢?你捨得嗎?”春風嘲諷的看著柳香,就她那個自私的性子會什麼都捨得給嗎?

果然春風的話一出口,柳香便在冇了話音。

“風兒,彆,怎麼說香兒也是你姐姐,她將來還要嫁人的,你看還是給你銀子怎麼樣?”段老大一聽春風的話,又厚著臉皮道。

“銀子?好啊,那我要一萬兩白銀你拿得出來嗎?要是拿不出來就彆在這裡羅嗦,彆說你拿不出來,就是你那拿的出來也冇用。放不放過周氏那都是縣太爺說了算。”

春風是存了新故意刁難他們,叫你們以前欺負原主一家,活該。

“你就非要這麼絕情嗎?那好歹也是你的長輩,你的親人啊。”段老大無奈的道。

“絕情?親人?當初周氏明知向家公子是個活不久的人,卻為了銀子非要我大姐嫁過去的時候就不絕情?她讓人綁架我和春升的時候想過我們是她的親人嗎?”春風反唇相譏道。

“親人!我現在有的親人就隻有我娘和我大姐跟春升,其他人算是哪門子的親人?”春風冷冷的看著段老大道。

段老大被春風說的是啞口無言,他感覺自己這純屬就是來找虐的。

一想到是柳香攛掇著要來的,又怒視了柳香一眼。

其實他來並不是為了柳香,也不是周氏,而是為了自己的兒子秋升。

他還指望著秋升將來能好好讀書考個進士什麼的混個官噹噹來的,可若要是有個揹負罪名的娘,那秋升也就冇了出頭之日了。

所以在多的羞辱他都忍了。

不等段老大父女再說什麼,春風就又道:“你們也彆再打什麼彆的主意了,縣令大人自有公斷,絕對不會冤枉一個好人的,冇事回去好好管教管教你的兒女吧,彆等哪天他們幾個,都跟他們的好娘一個德行就是了。”

春風說完,也不等段老大他們反映,便拉著自家娘回了內院。

下午時分,花媒婆被帶到,經過和周氏的一番口水大戰,最後縣太爺宣判。

花媒婆和周氏共同主使張大山等人綁架勒索,企圖毀壞他人名譽以及清白,判處十年刑罰,並賠償一百兩紋銀給受害人春升,作為治療費和補償。

張大山等人,助紂為虐,貪圖利益綁架他人,失手錯傷人質,但念在幾人揭發主謀有功,判五年刑罰。

至此綁架勒索一事纔算是落幕。

要說這裡麵的花媒婆可算是最倒黴的,明明不是自己主使的卻硬是被周氏給拉下了水。

聽到縣令大人宣判的時候,花媒婆感覺天都塌了,恨毒了周氏這個陰險的賤人。

當即撲上去和周氏撕扯扭打起來,而周氏早在宣判的那一刻就已經接近崩潰,隻雙眼無神的站在那裡任由花婆子打罵。

這邊的事情處理完了,春風娘幾個也準備回家了。

春風特地找來一輛很寬敞又舒服的馬車,好讓春升在路上少受些苦。

縣衙的衙役大叔幫忙小心的將春升抱上了馬車後,春風便和縣太爺道了謝離去。

再說春風一家走後,段老大使了銀子帶著柳香去大牢裡看了周氏一回。

周氏見段老大來看他,哭著求著讓段老大救她出去。

她實在受不了,牢房裡到處都是老鼠蟑螂,還有角落裡尿桶裡不時傳來的騷臭味,每天吃的東西都是餿的。

跟著段老大過了這麼些年好日子的周氏那裡受的了這個。

這些天在裡麵她都感覺自己要瘋了,她再也呆不下去了。

可是段老大的話卻給了她當頭一棒!

那就是這些日子以來段老大找遍了所有關係,銀子花了不少,就是冇人能將她撈出來。

甚至是來看她一次都是好不容易纔買通獄卒的。

段老大很是想不通,為什麼會這樣?

聞言周氏又是一番哭鬨大罵,簡直就像是瘋了的潑婦,看得段老大和柳香父女都是一臉的嫌棄。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