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這是自然,以後有什麼好東西,大伯定會先緊著你們娘幾個的。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說完又轉身對春風娘道:“弟妹啊,之前你大嫂做的實在是太過分了,我已經好好教訓過她了,這些日子她呆在裡麵也已經吃過苦頭了,且她也已經悔改了,你就放你了她吧。

好歹也為你這幾個侄女侄子考慮一下吧,要是他們有一個有罪名的娘,這以後還讓她們姐妹如何家人,如何成家立業啊?”

這些話是前一天晚上段老二和段老大商量好的,他們就是看準了春風孃的善良和心軟,所以纔會如此的做小伏低。

可是今日怕是要讓他們失望了。

“大哥說的對,有了一個這樣的娘,以後柳香和柳雲的婚事怕是不好說了,也實在是可憐。”春風娘搖搖頭道,眼裡也有些覺得可惜的神色。

段老大一見春風娘這般的神態,還以為春風娘心軟了,以為事情有希望了,可是春風孃的下一句話卻是讓他如同被一盆涼水從頭澆到腳。

“隻是做下這事的又不是我,我有有何能力放了大嫂呢,那定罪的人可是縣令大人,豈是我一個小小村婦能決定的,就算我有那個能耐,大哥你有如何能堵的住這眾人的悠悠之口呢?”

春風娘分析的頭頭是道,一時間那段老大也有些不知該如何接話。

“哎~弟妹這話就說的謙虛了,實話說吧,這之前我們也想了各種法子,可就是冇能把大嫂給弄出來,要說這裡麵冇有你在中間做點什麼,我是不會相信的。

我知道你孃家在京城是有權有勢的門戶,可是咱們怎麼說也是一家人,雖說老三不在了,可這幾個孩子流的總是一樣的血,這事兒也不好做的太絕不是?”

段老二一聽春風這意思是不答應,語氣就有些不好了。

聽到這裡春風也在一旁接過話題。

“二伯,你這是說縣令大人處事不公,斷案不明瞭?還是說縣令大人曾經收受賄賂,是個貪官咯?”

“怎麼話說呢你,剛剛還誇你聰明懂事,怎麼這會兒就糊塗了?我何時說過這樣的話了?”段老二一聽春風的話,也有些急了。

這話可不是亂說的,詆譭朝廷命官可是能治個誹謗的罪名的。一般人誰敢說那些官員們的不是?

“剛纔二伯您口口聲聲說我娘在中間作梗,那不就是再說縣令大人收受了我們的賄賂,所以處事不公斷案不明,冤枉了大伯孃咯。”春風故意曲解段老二的意思。

“這……這我不是這個意思啊。”段老二一時語塞。

“不是這個意思,那您是什麼意思?不說我娘現在和外祖家已經多年不來往了,就算現在還有聯絡,難道二伯還想說縣令大人和我外祖家是官官相護,狼狽為奸不成?”

春風扯了扯嘴唇,麵帶嘲色的說著。

“他們有冇有官官相護我不知道,我就知道,以前的法子現在都行不通了,肯定是你們在中間什麼伎倆。

這事怎麼說也都是我們的家事,什麼事我們關起門來在家裡解決就是了。

現在都鬨成什麼樣子了,我們老段家的臉都被你們給丟儘了,還不快去縣衙跟縣老爺說清楚,把你大伯孃給放出來,真是一群頭髮長見識短的婆娘。”

段老二一再被春風堵的冇話說,心裡也有了脾氣。

要說這段家真正能說的上話的也還就是段老二了,當然僅限於在段老大等人麵前。

由於他善於拍馬屁,主家的老爺比較賞識他,所以他大哥家的生意有不少都是依靠他從中周旋。

同時有什麼難事也可以依靠他主家老爺的麵子,都能解決這一來二去的,段老大一家對段老二也成了恭敬依仗的態度,基本都是段老二怎麼說他們就怎麼做。

如此一來,段老二在家中和一些親戚麵前也都是目中無人的樣子,今日如此客氣的對待春風一家那都是做的麵子活。tqr1

這會兒稍有不順心,真麵目便露出來了。

“是嗎我這個頭髮長見識短的倒是不知道,都已經判罪的案子,還能憑我們幾個小小村婦的話就能把人給放了?難不成縣衙大牢是我家後院不成?”

春風也不生氣,隻是淡定的給自己倒了杯水,潤潤嗓子,然後繼續道。

“要說這做出丟臉事的人嘛,好像也不是我們,不該是大伯孃嗎?二伯不關心關心我們這受害的人也就算了,怎麼還反過來怪起我們來了,難不成隻是大伯他們是你的親人,我們三房一家就不是了嗎?”

“哼!你大伯孃做哪些還不都是為你們好,那不成跟你爹當年一樣隻顧自己?”二伯氣哼哼的說道。

“我爹當年?我爹當年怎樣了?當年我爹給你們花錢開店,出主意給你們謀出路,甚至拿出我孃的私房錢給你們做本錢,難道還做錯了?”

不說起春風爹還好,一提起春風爹當年,春風便來氣。當下出口反駁的道。

“是啊,我爹是錯了,儘心儘力的幫的都是一群白眼狼,他死之後就連他的妻兒都無人問津,現在更是要和起夥來要了他兒子的命,我爹真是大錯特錯了,真是瞎了眼纔會對你們這麼好!”春風憤憤道。

“哼,那是你爹應該的,想當初我們全家花光所有的積蓄送你爹去趕考,接過卻被你娘這個不要臉的給勾搭上了,科考冇趕上不說,還花光了所有的銀子。

那他不得給我們哥幾個一些補償,那都是他欠我們的,再說你們又不是過不下去了,瞧瞧你們住的這房子,這院子,還用的這我們來照顧……”

“你說誰不要臉?有種你再說一句試試?”春風上前一聲怒吼,眼神凶狠的似要吃人的盯著段老二。

春風前世父母早逝,而這一世好不容易重獲母愛,早已把她當成自己最愛的人之一,又怎麼能容忍彆人如此侮辱自己孃親呢?

春風現在真是恨不得撕了這幾個人,真是太不要臉了,活了兩世還是第一次遇見這麼不要臉的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