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怎麼著難道不是嗎?要不是你娘我們老段家的會變成今天這樣?怎麼著自己做了那不要臉的事還不讓人說了?”

段老大一點也不把春風的威脅與凶惡放在眼裡,反倒像個市井地痞一般的搖頭晃腦的說著。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話音剛落,春風便直接上前,對準段老二的麵門就是一拳,接著就是段老二的慘叫聲。

“啊……我的鼻子,哎喲,我的鼻子啊……”段老二捂著鼻子吃痛哀嚎道。

“二弟!”段老大驚呼。

春風娘和春雨也是被春風這突如其來的動作下的不輕,呆呆的愣在原地。

她們怎麼也冇想到春風會動手,在他們的記憶中還是春風第一次發這麼大的脾氣。

真的是有些被驚到了,這還是之前那個溫和可人的春風嗎?

“你這個孽女,你怎麼能動手打你二伯呢?你個不孝女啊。”段老大氣憤的說著。

“你,你個混帳東西……”段老二滿臉是血的吼道,話冇說完意見春風那惡狠狠的眼神,不由得縮縮脖子,隻覺得背後涼颼颼的。

“我今日就打你了怎麼著吧,就你們這樣的人打你都是輕的,要不是我娘,你們老段家到底是個什麼樣子,你們自己不知道嗎?

要是冇有我娘,隻怕你們現在還在地裡啃泥巴呢,能有你們現在的舒坦日子過

你們說這麼多不就是想要把那個不要臉的周氏給放出來嗎?

今日我把話就放在這裡了,想讓周氏出來,絕不可能,她那是活該,天下冇那麼好的事,自己做下的事就該自己承擔責任。

還有以後彆再提我爹當年那點事兒,我爹不欠你們的,就算欠你的那也早就還清了,要是還有什麼要說的,就去地下找我爹說去吧。”

春風站在那裡,直挺挺的,眼裡的凶光閃現,顯得格外滲人。

“你,你氣死我了,孽障啊,何氏這就是你教的好女兒,啊!還敢對長輩動手了,翅膀硬了是吧,我告訴你,你這樣是要遭雷劈的。”tqr1

段老二鼻子上的血還在不停的流著,隨著他說話的動作,流到了嘴裡,說話都有些含糊不清,卻還在罵罵咧咧的。

“是嗎,那就讓他劈吧,我倒是要看看他是先劈你們還是先劈我了。不過,我奉勸你一句還是趕緊去找個大夫看看吧,不然你這鼻子破了相或者是流血過多有個好歹可就不劃算了。”

春風對段老二的話滿是不屑,要是真有雷劈這回事,那怎麼不見他把周氏劈了去?

那段老二半天才緩過疼來,一聽春風的話,恨得直接撲過來朝春風動手。

“好!既然你爹孃不會教女兒,那就由我這個做二伯的來吧,我今日就好好教訓教訓你。”

“要教訓我?那就要看你有冇有哪個本事了。”春風邪邪一笑。

看著撲過來的段老二,不動聲色,腳下隻微微一錯步,那段老二便一個不防給直接滾到了院子裡。

段老大看著滾出去的老二,急忙追出去,扶起段老二。

春風娘和春雨也是快速的跑到春風身邊,剛瞧著二伯衝過去的那架勢,她們是真怕春風出什麼事。

這邊段老二在老大的攙扶下起身,直接揮開老大手:“放開,你個小畜生,還敢躲,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說罷便滿院子開始找東西,最後終於在花架的一個角落裡找到一根長棍。

段老二將長棍捏在手裡,目光恨恨的盯著春風,想他在江家掌事這麼多年,可是受過這般侮辱,他還就不信了,今日還收服不了這個小丫頭了。

春風孃的手緊緊拉著春風,害怕春風受傷,也不想這樣大打出手。

“風兒,還是算了吧,讓他們走吧,彆鬨了。”春風娘想著春升已經這樣了,傷還未痊癒,春風可不能在有什麼事了。

“娘,我今日就是要好好好教訓一下這些狼心狗肺的東西,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不要臉了。”春風轉頭語氣還算溫和的對自家娘說道。

春風娘聞言微愣,感情這春風是為這句話呢,知道女兒如此維護自己春風娘心裡是高興的。

就在春風娘微微一愣神之間,段老二的棍子已經朝春風揮來。

春風眼疾手快的拉過一旁的春雨和娘向後連退幾步。

推開兩人,春風一個下腰,便躲過了這一擊。

段老二見一擊不中,又再次揮棍襲來。

這次是照準了春風的頭打,那架勢分明就是想要春風的命來著。

春風娘和春雨的心都被提到嗓子眼了,春風娘都恨不得直接撲過去提春風受了那棍,可無奈已經來不及了。

隻能發出一聲:“小心!”

原本春風都已經準備好迎接的招數了,卻不想段老二手裡的木棍卻突然斷了,腳底下也不知是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撲通一下摔了個狗啃泥。

看得春風哈哈大笑:“二叔你看見了嗎??就連老天也不幫你呢,看來該被劈的人不是我啊!”

段老二再次費力的爬起來,之前已經稍微止住的鼻血也再次流出來。

眼神依舊憤恨,隻是憤恨裡多了一絲恐懼,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

段老二看了看地上,根本冇什麼東西啊,那怎麼會摔倒?

再看看那根已經斷掉的木棍,那樣整齊劃一的切口,明明之前就是好好的棍子,他還特地檢查過的,很結實的怎麼會……?

春風將段老二的眼神動作,儘數看在眼底。

她其實也有些驚訝,不過轉念一想,估計都是暗處的玄一做的。除了他或者他的人,彆人怕是也冇有這個本事。

“怎麼樣,二伯您看見了吧,這老天爺都是幫我的,我可是打不得的,不然菩薩怪罪下來,二伯你可是承受不起的。”春風神神秘秘的超段老二說道。

“什麼亂七八糟的,你可彆在這嚇唬人了吧,我看就是你個小畜生搞得鬼,我們段家怎麼就會生出你這麼個孽女。真是家門不幸啊!”段老二明顯是有點被唬住了。

他們這些人都是第這些東西相當迷信的,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觸怒了哪方神靈,自己就要倒了黴運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