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雖然之前他們也有了經驗,但是有些訣竅還是隻有春風知道,要是冇有春風的技術指導,隻怕他們自己是種不出那樣優質的菜來的。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所以也有一部分十分擔心自己家賺錢的法子冇了,甚至有些人輾轉難眠。

xxx

“三小姐,此次是老爺和夫人派我前來接您和幾位孫小姐和孫少爺回去的。夫人這些年的身子是愈發的不好了,尋了小姐多時,這才尋到小姐的下落。

還望三小姐早日歲屬下一同回京,免得夫人掛心。”楚悠皺起眉頭有些嚴肅的說著。

春雨聽說楚悠是來接他們回京的時候,激動的拉著何氏的手:“娘,你聽見了嗎?外祖母來接您回去了。”

“你說母親的病又重了,前幾日雲芝告訴我母親的身體情況尚可,怎麼會突然這樣?”然而何氏最先的反應卻不是激動,而是不解的看著楚悠,擔心自己孃的病情。

春雨聽了何氏的話以後,也是深深的皺起了,眉頭,臉上有些擔憂的神色。

“三小姐,這是夫人為了後宅的安定,和公府大局纔對外散佈的訊息,實際上……”楚悠看著春風娘焦急的表**言又止。

“這……怎麼會這樣?”春風娘有些頹然的坐在椅子上。

“其實三小姐離開這些年,夫人一直在派人找您隻是,隻是這麼多年一直未能有您的訊息。”楚悠神情淡定的說著這些年的一些情況。

“什麼?母親一直在找我?那為何我們從未知曉過,我還以為,還以為……”春風娘得知真相後,心裡是百般難言的滋味,不覺間留下兩行清淚。

原以為父親母親不會在原諒她了,以為他們還在怪她,不要她了,卻不想這麼多年他們一直在找尋自己。

春風孃的內心激動不已,知道真相後的她歸心似箭,恨不得這會兒就能馬上飛回父母身邊。

“好,我願意跟你們回去,我們明日就出發!!”春風娘激動的擦乾眼淚,笑著朝楚悠道。

而春風卻覺得事情那麼簡單,一個堂堂公府的勢力會找不到一個人,而且還是這麼多年都冇找到,況且自己一家又冇有可以掩藏行蹤,怎麼會這樣呢?太不合理了。

可是為什麼這個時候又找到了呢?直覺告訴春風,這深宅大院裡的事啊,冇那麼簡單啊,隻怕是個深不見底的泥潭哦。

“娘,你先彆激動嘛,要走也得先把家裡的事情安頓好啊,再說春升的腿現在也不宜長期趕路,還是要在休息個一兩天才行的。”春風笑著拉過自家孃親勸慰道。

她知道這是娘思親心切,不過事先還是要摸清狀況才行。

“是啊,娘,春風說的對,春升的腿還冇好利索呢!”春雨也提醒自家娘,不要太心急。

“對,對,對,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你看都把我高興糊塗了。”春風娘不好意思的笑到。

“娘你思母心切也是正常的,畢竟是這麼多年冇見了不是?”春風給了娘一個安心的微笑,又轉頭看向楚悠。“那外祖母叫你來可給了你什麼信物嗎?”

“有,自然是有的。”楚悠聞言,從懷裡掏出一個細長的長方形錦盒,遞到春風娘手上。

這裡麵裝的是一支極好,被雕琢的極美的羊脂白玉簪,是夫人的陪嫁之物,春風娘知道這是她孃的東西,當年可是從不離身的。

記得當初她娘還說過,等到她出嫁之時會親自把它戴在她頭上,傳給她做嫁妝。

卻不想這一彆竟是十六年之久,而這根簪子最終還是冇能在春風娘出嫁的時候戴在她頭上。

原本夫人將這根簪子給楚悠,是怕春風娘不肯跟他回去,到時候在拿出來,希望能打動她讓她回來的。

想不到還真用上了,不過不是她不願意回去,而是春風索要的。春風這也是為了再次確認眼前的人是否可信。

春風娘在看到那根簪子的時候早已忍不住再次流淚,春風和春雨也是眼睛酸酸的。

看自家孃的樣子,春風就知道這東西是真的,看來可以放心跟著他們去京城。

不過夫人能把這麼貴重的東西交給這個角楚悠的人,想必這人也是值得信任的。

是以春風趁著冇人的時候又把楚悠拉到一旁將國公府的是瞭解了個大概。

畢竟馬上就要去那個大宅子看看了,多瞭解一下總是好的,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雖然春風不打算去爭什麼,戰什麼,但是看著情形像是免不了的了。

夜晚,春風來到春升的房間給他換最後一次藥。

“春升,我們可能馬上要去京城了,可能趕路的時間比較久,你的腿能受的住嗎?”春風手上打完抱紮好的最後一個結,一邊收拾那些藥瓶和換下東西,低頭說道。tqr1

之前楚悠說這些事的時候春升還在房裡修息,所以他並不知道這些事。

“去京城?為什麼要去京城啊?”春風揚起呆萌的笑臉,看似天真的道。

“因為外祖母派人來接我們了,應該是想孃親了吧。”春風關好藥箱,將春風的腿重新放回床上道。

“哦,京城很遠嗎?”

“恩,有點吧,大概要個三四天的路程吧。”春風想了想回答。

其實她自己也不知道,也冇來得及問楚悠,隻是按照自己之前在那本遊記上的記載估算的。

“哦,那我應該可以的,這幾天腿已經不怎麼疼了。”春升笑著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

“恩,那就好,你的腿其實回覆的也差不多了,明天起就不用在上藥了,你也可以自己試著走走路,但是不要走得太快,時間太長,要是疼就要立馬休息,慢慢來,最多再有個二十天左右就能蹦能跳了。”

春風摸了摸春升的小腦袋,溫和的笑著,細細的叮囑著。

“恩,謝謝二姐,多虧你了,你真厲害,我長大也要跟你一樣。”春升已經是不知道第多少次說這話了。

“恩,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這幾天的醫書看得怎麼樣了?我可是要檢查的哦!”換完藥春風順便檢查功課。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