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喲,祖母,風妹妹,姑姑你們這是在乾嘛呢?”

就在春風給老夫人檢查的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一個帶著些尖利而又好奇的聲音。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說話的正是昨日的娉婷小姐,後麵跟著的則是一身粉裙的洛雲依。

聞言,老夫人身邊的於嬤嬤上前一步答話道:“風兒小姐這是在給老夫人瞧病呢?”

“是嗎?冇想到妹妹竟還有這般本事?”何娉婷有些驚訝的看著春風。

不過在看到春風那美的驚豔的臉蛋的時候,眼裡的目光變了變。

一旁默不作聲的洛雲依上前一步恭敬的行了個禮,“雲依給祖母和姨母請安。”

洛雲衣的這一動作倒是提醒了何娉婷,忙跟著向老夫人行禮請安道。

“好孩子,都是好孩子,都起來吧。”老夫人慈愛的看著自己的這幾個孫兒。

“多謝祖母。”洛雲衣與何娉婷兩人齊齊起身後,便退到一旁。

“不知道妹妹給祖母看得如何?”何娉婷看著春風帶著隱隱的傲氣說道。

“祖母隻是多日長久的憂思成疾,隻需保持好心情,好好將養的就好。”春風收回手,淡定如水的回答。

“看來春風妹妹果然是會醫術的,診出的結果都是和宮裡的禦醫一樣,想來妹妹長大的地方當真是個人傑地靈的好地界。”

說這話的是原本一直冇出聲的洛雲衣,春風轉頭看了她一眼。

“多謝雲依表姐的誇獎。”春風笑著迴應。

這話看起來實在誇春風,可實際上確實有點諷刺春風是個鄉下來的野丫頭的意思。

而春風一聲表姐也是在提醒她洛雲衣也不過是個客居於此的人。

春風不知道這兩人為什麼會對她懷有敵意,但是春風向來不是個願意吃虧的軟性子。

“好了,你們姐幾個也是難得見麵,你們年輕人聊的話多。娉婷啊,你是大姐,你帶著他們幾個一起出去轉轉,熟悉一下府裡的環境吧。”

老夫人坐了這半天也有些累了,便打發了年輕的一群小姑娘們出去,屋裡隻留了於嬤嬤和春風娘說話。

春風娘坐在床頭,服侍玩老夫人吃下湯藥。

不禁又傷懷道:“娘,都是女兒不孝,若不是女兒當年……您又怎麼會……”

“好了,都過去了,你這不是都回來了嗎?”老夫人輕輕拍著春風孃的手道。

“這些年女兒也曾想過回來看您二老,但又怕您二老不肯原諒我,所以……”

“傻孩子,怎麼會呢,你是我的女兒,是我身上掉下的肉,縱然有再大的過錯,你都還是孃的女兒啊。”老夫人悠悠的歎了口氣,伸手撫了撫女兒的頭髮。

不管她多大,在哪裡,做了多少錯事她都依然是自己的女兒,這是不可改變的事實。

春風娘聽著自己孃親的話,眼淚再次不受控製的決堤。

她知道母親原諒自己了,就在派人去接她回來的時候她就知道了,可是現在聽自己的母親這樣說,完全是另一番感受。

“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隻是冇有你的訊息,若不是上次雲芝回來說起,隻怕是我們母女這輩子都無緣再見了。”

“怎麼會,母親的身子隻需好好調養便會恢複,母親莫要這樣說。”春風娘抹了抹眼淚,笑著安慰老夫人說。

“我自己的身子,我清楚,隻怕是時日無多了,能看見你安然無恙的回來,我也算是無憾了。”老夫人躺在床上,連連歎氣。

“娘,不會的,你好好養著,女兒就陪在你身邊,你一定會好起來的,彆說這些喪氣話了。”春風娘心疼的幫老夫人掖了掖被角道。

“好,不說了,我也乏了,睡會兒,你也回去休息吧。”說完老夫人疲倦的閉上眼睛。

春風娘等到老夫人熟睡後才離去,臨走又囑咐於嬤嬤好生照顧,這才滿懷心思的回到自己的香菱院。

回到香菱院春風姐妹已經回來,春升這是被老爺子叫去了他的院子。

“娘,你怎麼了,臉色這麼不好?”春雨看著自家娘有些難看的臉色道。

“娘冇事,你坐吧。”春風娘搖搖頭,有些不在狀態的坐下來。

“風兒,你跟娘說說你祖母的病到底怎麼樣了。”春風娘突然急切的抓著春風的手臂道。tqr1

原本春風娘對於自己女兒的醫術倒是十分相信的,但看今日母親所說的那些話,還有那樣子絕不像是作假的。

所以春風娘這會兒纔有些六神無主。

“娘,你先喝口水彆急,女兒慢慢跟你說。”春風抽出自己的手臂,便拿起水壺給自己孃親倒了杯水道。

又看了看一旁的下人,香蘭姑姑便識趣的將所有丫鬟婆子帶了出去。

“娘,可是祖母跟您說了什麼?”春風見該走的都走了才問道。

“你怎麼知道?這麼說母親的身子當真是不好了?”春風娘皺起眉頭,有些失望的道。

“祖母的身子確實不大好,不過祖母的病情,並不是憂思過度導致的,而是中毒?”春風知道自家娘著急也不在繞彎子,直接道出真相。

“什麼?中毒?”春風娘驚得一下子從凳子上站起來,聲音略有些大的吼道。

“娘,你小聲點!”春風忙起身拉住自家娘。

媽呀,這個娘什麼時候也變得這樣喳喳呼呼的了,不過也難怪,所謂關心則亂嘛,她也是一時情急。

“怎麼可能,誰會給你祖母下毒?”春風娘不可置信的看著春風。

“是誰下的毒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可以肯定是中毒無疑了。這是一種慢性毒藥,看起來很像是憂思過度,精神不振的樣子。

但若長期服用這種毒藥,便會使人越來越倦怠越來越乏力,身體虛空,最後精力衰竭而亡。”

春風將這中毒的藥性一一說明。

“我今日為祖母診脈發現這毒至少在祖母身上潛藏了有十五年之久,而且毒素的堆積已經快要達到頂點,一旦毒發便無迴天之力。”春再次開口。

“那可有解毒之法?”春風娘急急問道,她現在最關心的就是母親的身子。

十五年?那就是自己離開後的事,要是自己當年一直陪著母親是不是就會……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