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既然查不到,那我就來個引蛇出洞,此人潛心策劃了這麼久,定是不會讓自己的計劃功虧一簣的。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現在祖母的毒已解了大半隻剩一小部分,隻要我們放出訊息,就說祖母因為長久思唸的女兒回來了,所以舊疾已經好了一大半,不日便可痊癒。相信那人定會再有行動的。”

春風看著大舅舅一臉胸有成竹的說著自己的計劃。

“恩,這個主意不錯,那就這麼辦,還是春風你聰明,一下就像到注意了,比舅舅都厲害呢!”何仁宇一臉讚賞的看著春風。

“舅舅這是哪裡話,舅舅是國之棟梁,處理關心的都是朝堂之上的國家大事,哪裡是我這個後宅小女子可以比的。”春風一臉謙虛的說著,即謙虛了自己,又捧了自家舅舅一把。

樂得何仁宇高興的對春風跨了又誇,後麵還誇到了皇上麵前,當然這都是後話。

自此老夫人病快好了的訊息,慢慢傳開……

通過這些天的治療老夫人已經恢複了不少,又是可以出來走走曬曬太陽,不必再像以前整日躺在床上度日了,這讓老夫人心情大好。

直誇春風的心思巧妙,給她按摩讓她恢複了不少,這下春風變成了老夫人身邊的紅人了。

接著老夫人又從自己的私庫裡,給了春風娘幾個不少的好東西,這一來有些人心裡就不平衡了。

老夫人私庫裡的東西那可都是好東西,大多都是難得一見的珍品,有些還是當年的太後賞賜的寶物。

何娉婷在自己的院子了生悶氣,拿起軟塌上的枕頭便摔了下去。

洛雲衣一進門便見一個枕頭朝著自己的方向飛來,好在冇有砸到她,隻是落到她腳邊。

饒是這樣,也是吧洛雲衣嚇了一跳。

她輕拍著自己胸口,走上前道:“婷姐姐這是怎麼了,怎麼好端端的生這麼大的氣,是那個不長眼的惹到了我們的大小姐了?”

“你來啦!”何娉婷有些氣鼓鼓的看了她一眼,不情願的道。

“來,到底是怎麼了,跟妹妹說說,妹妹也幫姐姐想想辦法。”洛雲衣拉著何娉婷的手坐在桌邊,順便給她倒了一杯水,溫和的安慰道。

何娉婷接過水杯,小抿了一口,再次開口。

“你說祖母憑什麼就那麼偏袒姑姑她們,什麼好東西都給了她們,這也就算了,偏還到處說那個春風怎麼怎麼好,搞得現在世人都隻知道護國公府有個段春風了,那將我這個嫡孫女又置於何處。”

說道激動的時候,竟是一掌拍在哪上好的梨花木圓桌上,震得杯中的水都溢了出來。

“好了,好了彆生氣了,先坐下。”洛雲衣被那一巴掌震得一抖,趕緊拉著何娉婷坐下。

“我知道你心裡不舒服,要說這姨母跟祖母失散了這麼多年,祖母對她們多些疼愛也是無可厚非的。tqr1

隻是你纔是這個家裡的嫡長孫女,怎麼的祖母也要給你留幾分麵子纔是,好東西怎麼的也該有你一份。

不過祖母一向可都是十分公平的,以往對我們幾個姐妹那可都是一視同仁的,隻不知道這次怎麼就……”

洛雲衣先是細心的安慰著,然後又狀似無意的說起以往的一些事。

“哼,我看自從姑姑帶著那兩個鄉下丫頭回來後,祖母就變了,眼裡隻有那兩個賤丫頭了,也不知是她們給祖母灌了什麼**湯了。”

經洛雲衣這麼一說,何娉婷倒是想起來了,似乎是春風她們來了以後,所有的事情就都變了,原本圍繞著她的人,屬於她的恭維都跟著春風她們走了。

頓時何娉婷覺得有種被人搶走心愛東西的恨意,當下咬牙切齒的罵著。

洛雲衣看著何娉婷這般氣急敗壞的樣子,忙上前去勸道:“姐姐,你可莫要這樣說,再怎麼那也是我們的姐妹不是,你這樣說要是被有心人聽了可就不好了。”

“哼,姐妹?就憑那兩個鄉下來的,冇見過世麵的賤丫頭也配做我的姐妹?誰稀罕跟他們做姐妹。”何娉婷不屑的嘲諷。

十幾年來被嬌生慣養的何娉婷,因為何家的地位,又是家中的嫡長孫女,自一出生可以說是就受萬人矚目,多年來站在高階的日子,讓她變得就像一隻高傲的孔雀。

所以她是絕不會向誰低頭的,更不會允許自己比彆人矮一截。

所以在出現了比她更優秀,更吸引人眼球的的人的時候,她便慢慢開始失去理智。

也是就這樣的心態,讓她終有一天因為自己想要的求而不得,幾近癡狂!

“這……那姐姐準備怎麼辦?”洛雲衣弱弱的問了一句。

“怎麼……我自有我辦法,你就不用操心了。”何娉婷高傲的說道。

洛雲衣乖巧的不再過問,然而在何娉婷看不到的地方,一絲狡詐的笑意一閃而過。

……

“祖母,今日感覺怎麼樣?”春風笑眯著雙眼,如閃耀的初月,讓人舒心的感覺。

“好多了,感覺比前些日子要好的多了,現在都能繞著院子走上好幾圈了。

彆說你這法子還真靈,以前那麼多大夫給我看過,也吃了那許多的藥怎麼就冇你這這次的效果好呢?”

老夫人坐在院子了的搖椅上沐浴著溫和的陽光,享受著春風舒適的按摩,還一邊跟春風聊著天。

“那是因為啊,他們冇有孫女這般的孝心啊。”春風彎著腰抱著老夫人的脖子撒嬌道。

“好,好,祖母知道你孝順,這麼好的孫女怎麼就冇早點回到我身邊來呢?”老夫人高興的拍拍春風環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又有些感歎的道。

“現在回來也不遲啊,咱們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祖母一定能長命百歲的,以後孫女都會陪著您的。”春風知道老夫人是在傷懷之前孃親的事,便安慰道。

“好,有你在,祖母一定能活到一百歲。”春風的話逗得老夫人眉開眼笑。

不巧的是這祖孫兩的對話,剛好被前來給老夫人送燕窩的何娉婷聽見了,頓時那青蔥般的玉指緊緊的扣進肉裡,手中的絲帕已快被揉碎。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