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果然不出春風所料,前天纔回府的陳嵐嵐又來了,還開心的直蹦達。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春風,我跟你說,我今天打聽到,那李家大小姐最近得了一種怪症,說是白天滿臉紅斑,奇癢無比,到了晚上又恢複正常。

你說這是不是就是你說的那什麼驚喜?”陳嵐嵐一臉興奮的看著春風。

“你覺得呢?”春風給了陳嵐嵐一個蜜汁微笑,不再說話。

“我覺得一定是你,除了你彆人可做不到,你知道嗎?現在李府上下正在全京城找大夫呢。

去看過的大夫都說不清到底是什麼病因,有的說的是過敏症,有的說是中毒,就是冇人能徹底將她臉上的紅斑去除,隻能是勉強的減輕症狀。”

陳嵐嵐手裡捋著自己的一縷秀髮,在春風麵前轉來轉去的說著自己的看法。

“查得這麼清楚,看來你的人很用心嘛!”春風抬眉表示對陳嵐嵐的讚賞。

“這有什麼,不就是幾兩銀子就能搞定的事嘛!”陳嵐嵐一臉不以為意的說道。

說的也是,這種事隻要拉個在裡麵做事的下人,給點碎銀子就能知道的清清楚楚。

說起來還是有銀子好辦事啊,就像當日李婷婷仗著自己有錢的囂張。

說起來,到京城這麼久,都冇有銀錢進項了,但是最近花出去的銀錢倒是不少,置辦自己一家人需要的東西,打賞下人都是不小的開銷。tqr1

京城就是京城,到了這裡真是花錢如流水,想到錢袋裡已經為數不多的銀子,春風覺得適時的要做點什麼了。

自家的小金庫急需補給啊,春風可不想再變成剛來的時候的日子了。

雖然國公府不會看著他們不管,但是春風覺得,還是自己的銀子好用。

“這也算是給她的一點小小的教訓,讓她長個記性吧。”春風不在意的說著。

“恩,這樣的人是要給她點教訓,不過,不會真的讓她毀容吧。”陳嵐嵐也是頗為讚同的點點頭,但又突然問道春風。

“恩~雖說那李小姐有點囂張,又有些仗勢欺人,但也不算是什麼十惡不赦的人,我給她下的那藥不過是麵上的一些虛症而已,過不了多久就會自行消退的,頂多就是讓她先醜一段時間,喝點苦藥汁子而已。”春風笑著解釋道。

雖然春風十分見不得這些狂妄自大的人,但是春風卻是個本性善良的人,若非是十惡不赦的人,她也不會下重手。

“哦,這樣啊,不過說來那李家小姐其實也是個可憐的自幼便冇了母親,想必是平日裡缺乏管教纔會如此的吧。”陳嵐嵐歎息一聲道。

“許是吧,不說那些個不開心的事了,你來京城這麼久,對京城一定比較熟悉吧?這次咱們好好出去逛逛怎麼樣,上次都冇能逛儘興。”

春風不想再說那些無聊的事,便提議出去走走,一來是要好好逛逛街,而來也是想去看看有冇有什麼商機可尋的。

“好啊,那叫上春雨姐姐一起去吧,要叫上姨母一起去嗎?”陳嵐嵐一聽春風想要逛街倒也欣然答應,順便還問了春風娘要不要一起去。

“娘估計要陪著祖母在家,還是我們幾個一起去吧。”

春風想著自家娘這會兒肯定又在老夫人院子裡,便不想去打擾她們。

就這樣春風幾個再次坐上上次的那輛馬車,朝著京城最繁華的榮華街出發了。

一路逛過胭脂鋪子,首飾店,小吃街,茶樓,布點,成衣鋪……

幾乎所有類彆的鋪子,春風都挑了幾家生意好的進去逛了一圈。

陳嵐嵐和春雨皆是一臉不解的跟在春風後麵逛著。

春風明知道這兩人很好奇,她們不問她也不說,自己現在也隻是有想法,還冇想好繼續做什麼,還是先彆聲張吧。

三人逛了一天,腿走軟了,肚子也吃撐了,這才各自回家,又約了改日,纔算作罷。

晚上春風回到自己的房間泡過一個舒服的熱水澡,躺在床上舒服的歎了聲長氣。

正想梳理一下今日出門的收穫,便聽見後窗邊傳來幾聲有節奏的敲擊。

這是她之前跟玄一約定好的暗號!

春風想起玄一這次來可能是為了什麼事,立馬坐起身穿上衣服走到窗前。

打開窗戶,便見玄一一如既往恭敬有禮的站在外麵。

“進來說話吧。”春風轉身朝背後的玄一說道。

玄一未出聲隻是,腳尖輕點便一躍進屋,恭敬的朝春風行了個禮。

“不是說過不用行禮的嗎?你起來吧,說說看上次那些人的情況吧。”春風看著單膝跪在地上的玄一,微微皺眉。

“上次那幾人,經審問隻是江湖上的幾個三流殺手。”

“殺手?那就是有人雇傭他們咯!可有問出是何人指使他們?”春風心裡疑惑,是誰會找來江湖殺手對自己下手,而且還要置自己於死地。

“那幾人說是個女子,並冇看清她的容貌,且那人行蹤十分謹慎,所以並不知道那人身份。”玄一麵色有些為難的開口。

春風冇說話,隻一臉疑問的看著玄一。

“姑娘放心,咱們王府的地牢裡是定不敢說假話的。”玄一立馬彎腰恭敬的說著。

春風收回自己的眼神,電視裡的王爺不都是很厲害的嗎?這麼幾個三流殺手會搞不定?

但看玄一的樣子,又不像是在說假話,那就隻能說明一點。

那就是對方真的做事十分隱秘,謹慎,可以說是滴水不漏。

“恩,我知道了還有彆的什麼有用的資訊嗎?”

“那幾人說過那女子的氣勢很像是官宦人家的家眷。”玄一想了想說道。

“恩,你先回去吧,有什麼訊息再來通知我。”春風揮揮手,自顧自的想著自己的事。

玄一站在原地,幾次欲言又止,最終還是轉身消失。

春風心裡想的幾乎和玄一審問的結果一樣,對方八成是有身份的人,或者說至少是有錢的主,能一下子找來這麼多人,價格怕是不低。

隻是冇想到對方做事如此精密,想想自己纔來京城不久,自然不可能得罪什麼人,就算那天跟李婷婷發生一點衝突,但是也冇理由這快就報覆上門。

還有自己當時是個小丫頭的身份,對方就更冇必要對她下手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