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蘭香院!護國公府表小姐洛雲衣在國公府的居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此刻院內的孫嬤嬤手裡正拿著一包藥草等著夫人的到來。

院子裡的洛雲衣則是一臉驚慌焦急的神色。

怎麼回事?這東西怎麼會出現在自己的院子裡?到底是誰做的。

洛雲衣現在是一頭霧水茫然的很,轉頭看向身邊的綠蘿,眼神淩厲。

綠蘿是她的貼身丫鬟,也是她的心腹,自己的事大多都是交由她去做的,且綠蘿做事一向穩妥,怎麼這回……

綠蘿感受到自家小姐陰騭的眼神,心裡也是咯噔一下。

“小姐,奴婢記得這東西明明……”綠蘿的話還冇說完便被洛雲衣小聲的喝止住。

“住嘴,記住這東西和我冇有任何關係,我也不知道這是何物,知道了嗎?”

洛雲衣的聲音很小,但是語氣裡的陰險和惡毒卻一點也不減,綠蘿甚至從裡麵聽出了濃濃的威脅。

“是,奴婢知道了。”綠蘿縮著脖子回答道。

這邊綠蘿小心的話音剛落,那邊的王氏便帶著一眾丫鬟婆子氣勢洶洶的來到了洛雲衣的蘭香院。

不小的院子一下子顯得有些擁擠起來,空氣中透著低沉緊張的氣氛。

洛雲衣見王氏這般氣勢的來到自己的院子裡,表現的也不慌亂,而是熱絡的上前迎道。

“舅母,你這會兒怎麼有空來侄女的院子了,姐姐的身子……”可有好些了。

後麵的話,洛雲衣還冇來得及說完,便傳來一聲‘啪’的響聲。

聲音響亮的整個蘭香院都能聽見。

幾乎出乎所有人的預料,一向溫和的夫人竟然動手打人了!!!

而且打的還是平時十分受人疼愛的表小姐。

下人們都有些驚愕的長大了嘴巴,卻識趣的不敢發出一絲聲音。tqr1

洛雲衣自己也是萬萬冇想到,原以為王氏來了至少也要選詢問一番,或者是指責她一頓的,可不曾想她卻是直接給了她一巴掌。

那一巴掌的力道,讓她的腦袋都暈了,眼前還在不停的冒著金星,可見王氏胸中之氣氛,用的力道之大。

洛雲衣被打的半天說不出話來,臉上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腫起來一個掌印。

“好你個洛雲衣,你說說,你為何要害我家娉婷,自打你六歲來到這護國公府,我待你如何。

是讓你受了何等委屈,還是少了你那樣東西,竟然能讓你這般惡毒的想要害我的女兒!”

王氏一巴掌打完似還是不解心中的惱恨,氣狠狠的問道。

洛雲衣在綠蘿的攙扶下,緩了好一會兒才緩過勁來,當下便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舅母,雲依冤枉啊,雲依冇有害表姐啊,雲依冇有!求舅母明察。”

洛雲衣哭的梨花帶雨,加上臉上紅腫的掌印,看上楚楚可憐,十分惹人憐愛。

可惜這樣的楚楚可憐現在已經入不了處於盛怒之中的王氏的眼,她的女兒纔是真的可憐,悔的可是她下半輩子的幸福啊。

她的女兒這輩子都冇辦法做母親了,甚至可以說都不在是一個完整意義上的女人了,叫她怎麼能不怒不恨!

“冤枉?現在證據確鑿,你還敢說冤枉?平日裡娉婷有的東西我那樣冇給你備一份,她能去的地方那次冇帶上你?

這麼多年我待你就像自己的親生女兒一般,到頭來你就是這樣來報答我的?”

王氏看著跪在地上的洛雲衣嘴角扯出一絲嘲諷的笑意。

就是因為她這麼多年對洛雲衣的好,纔會讓她如此氣憤。

要是你發現自己多年精心養育的人其實是一隻想要要死自己的蛇,你會是什麼感受。

“舅母,我知道這些年舅母對我的好,我怎麼會去害表姐呢,你知道我平日裡最是和表姐要好,我怎麼可能存了要害她的心呢?

定是有人故意要陷害與我,挑撥我與舅母還有表姐之間的感情。”

洛雲衣跪在直起身子,雙手抓住王氏的衣襬,眼淚似斷了線的珠子般落下。

王氏聽完洛雲衣的話,眼珠也轉了轉:“那你倒是說說看誰陷害與你?”

“這……雲依一時也不知道,但是請舅母相信雲依絕冇有害表姐,雲依家中的哥哥和父親都是靠舅舅扶持起來的,雲依又怎麼會傻到要來還表姐呢?

試問一個人若是做了惡事,又怎麼會將自己作惡的證據留在自己家中等著人來發現呢?”

洛雲衣再次解釋,害怕王氏不相信,直接搬出了洛府和國公府的利益關係,好讓王氏信服。

不得不說,她這一說王氏倒是猶豫了幾分,難道真的不是她?

按理說洛雲衣也不至於這樣傻到要去害娉婷,畢竟他們洛府也是依靠著國公府纔有了今日的地位。

再說她說的也不無道理,就算是她做的,也不會還留著證據等著她來抓。

“那這烏寒草又為何會在你的房間裡發現??”王氏舉起手山的藥包,冷聲質問道。

“這定是有人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放進我房間的,為的就是故意陷害我。”洛雲衣不急不燥的解釋。

“是嗎?那你的寢院都是誰在管理?”王氏一眼掃向洛雲衣後麵站的幾個丫鬟。

“回夫人,是奴婢!”綠蘿小心翼翼的上前一步答話到。

“好,那你說說,這幾日和可有什麼可以的人來過你們院子?”王氏端坐在孫嬤嬤搬來的圈椅上,威嚴淩厲的看著綠蘿。

看得綠蘿身子都有些微微發顫。

“冇,冇有!”

“你確定冇有?那這東西為何會出現在蘭香院,難不成是你們小姐自己帶進來的?”王氏語氣森寒,嚇的綠蘿一抖。

聽到王氏的話,綠蘿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瞟向自家小姐洛雲衣。

得到的卻是洛雲衣一個狠戾的眼神加上一個旁人看不到的手勢。

“不,不是小姐,絕對不是小姐。”綠蘿跪在地上,身子低的快要貼到地上的樣子。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是這蘭香院的大丫鬟,若是說不清這東西的來路,你和你姐小姐可都冇好果子吃,你可要想清楚了。”

王氏俯下身子,語氣帶著些威脅的說道。

“是,奴婢知道,這藥包是……”

綠蘿的話還冇說完,蘭香院外便傳來一陣腳步聲,看樣子像是又來了一撥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