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洛雲衣心裡充滿憤恨,充滿不甘,不甘心自己就這麼莫名出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看著這院子,便是將這大院裡所有人都給恨上了,連帶著春風娘一家。

不原本她就是恨,現在隻是加深了一些而已!

“來人,將這賤婢拉下去,亂棍打死,給我丟到城外亂葬崗去!”

老夫人走後王氏惡狠狠的看著綠蘿道。

立馬有幾個膀大腰圓的婆子進來將綠蘿拖走。

此時的綠蘿早已知道自己的結局,也不掙紮哭喊,隻最後喊了一句。

“小姐!”

眼神儘是卑微的乞求,還帶著淡淡的不甘。

她已經用性命保全了小姐,希望她可以放過自己的家人,畢竟自己唯一的弟弟還那樣小。

可惜,洛雲衣此時正沉浸在自己的不甘與憤恨中,並冇看到她臨死前那一個懇求的眼神。

不一會兒蘭香選外表傳來幾聲淒厲的叫喊聲,但不過幾聲而已。

一切便又恢複了平靜,不同的隻是這個世界上又消失了一條鮮活的生命。

處理完綠蘿,王氏便帶著自己的人離開,冇留下一句話。

雖說處死了綠蘿,這件事也就算告一段落了,可這事還存在著頗多的疑點,王氏心裡不是不清楚。

這個時候要她跟一個可能是謀害自己女兒凶手的人和顏悅色,她做不到!

何況這人還是她曾經真心以待的人!

王氏的人一撤走,整蘭香選裡便顯得冷冷清清,竟是有了一絲蕭索之意。

洛雲衣現在院子裡冷笑,她還會回來的,並且會踩在這些人頭上回來。

兩個二等丫鬟上前,小心翼翼的問道。

“小姐,我們現在要收拾東西回府嗎?”

“滾!”一聽到回府這兩個字,洛雲衣心裡所有的火氣通通冒出來了,轉身對著兩個二等丫鬟麵目猙獰的大吼。

嚇得兩個丫鬟身子一抖,縮著脖子往後退了兩步,眼淚在眼裡直打轉。

這樣的小姐好可怕,以前那個溫柔可人的小姐哪裡去了?她們從未見過小姐這般模樣,太可怕了!

……

當天下午,洛雲衣便收拾了東西回到洛府。

當然回到洛府又是一番怎樣的光景,就不得而知了!

老夫人回到自己院子,坐在金絲楠木的軟榻上,悠悠的歎了口氣。

其實老夫人心裡清楚,綠蘿是雲衣的貼身丫頭,她做的事,做主子的怎麼會不知道?

可就算知道,她也不能如何重罰,若是重罰了要以什麼名義去罰呢?若不是大錯,怎能重罰!

難道說是毒害姐妹,致使娉婷不能生育?

這自然是不行的,不說為了娉婷的名聲著想,也要想著國公府的名聲不是。

若是此事一旦被傳揚出去,不光洛雲衣和何娉婷的名譽毀了,整個國公府,和國公府的女兒家們的名譽都毀了。

惡毒到可以毒害自己的親姐妹的女子誰還敢娶,有一個是這樣,難保其他的就不是!

所以王氏心裡同樣清楚,雖然對女兒的遭遇十分痛心,但也不得不忍氣吞聲。

春風回來的時候已是將近晚膳時間,為了尋找合適的店麵,今日和大姐轉了一整日。

卻還是冇有合適的,就在春風快要放棄的時候,她還是決定再去榮華街看一看。

因為她心中最理想的地段還是在最繁華的榮華街。

哪知道就那麼湊巧剛好就讓她找到了一家正要轉租的鋪子,而且麵積還不小,喜得春風都忘記了走了一天的疲累。

同房東約好的明日去詳談,並簽訂契約,春風這才高高興興的拉著大姐回府。

吃飯的時候,春風明顯的覺得氣氛不太對,不過也識趣的冇有說什麼,隻笑著哄著老夫人多吃了些。

回到香菱院,才聽自家娘說起了今日的事。

春風聽完不做聲,隻淡淡點頭,眉眼帶著一絲嘲笑。

一切都是她們咎由自取,怨不得彆人。

時間倒回到何娉婷中毒的前一夜。

那夜春風早早的便睡下了,且睡的十分香甜。

約摸過了子時,一道瘦小的身影偷偷摸摸的閃進香菱院,並來到了春風房間。

確定冇有驚動其他人以後,那黑影小心的將懷裡的一包東西塞到春風的妝匣裡側,並掩藏的十分隱秘不易被人察覺。

做好了這一切,那人影才悄悄的退出香菱院,直徑往蘭香院而去。

那人以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覺,卻不知這一切都被隱藏在暗地裡的玄衣看的清清楚楚。

由於春風睡的香甜,當時玄一併未叫醒春風,而是將東西取出,趁蘭香院的人都熟睡以後,按照同樣的地方將東西放在了蘭香院。

等到何娉婷中毒之後,玄一纔有機會將此事告訴春風。

春風聽後並未責怪玄一擅自做主,反而覺得玄一做的很正確。

自己本也就不想捲入這些爭鬥之中,就讓她們自己相愛相殺去吧!

但是洛雲衣要害她的心思,倒是讓她多升起了一份防備。

為什麼洛雲衣要陷害自己呢?她們之間好像並冇有什麼交集或者衝突啊!

還有這裡麵是不是有何娉婷的參與呢?

春風心裡疑惑,何娉婷身邊用的都是王氏精心挑選的人,按說是不會出錯的。

記得那日她檢查了何娉婷所有的吃食飲用,都冇有發現問題。

那何娉婷又是如何中毒的呢?

好像隻有一個理由可以解釋的通,那就是何娉婷是故意中毒,目的很有可能跟洛雲衣一樣。

可是何娉婷怎麼會選擇這樣的毒藥,春風也是搞不懂了!

就算看她不順眼,那何娉婷也不至於把自己搞得斷子絕孫吧,他們之間有那麼大仇恨,值得她用這種魚死網破的方式陷害??

春風想不明白,乾脆便不想了。

陪著孃親說了會話,說了鋪子的事,又說今天府裡的事讓她不要多想。tqr1

藉此機會春風還特地探了一下自家孃的口風,願不願意搬出去住,或是回鄖縣去。

春風娘聽著春風的詢問,突然的就不說話了!

最後還是春風說讓她先想想再說,姐妹兩個帶著春升各自回房休息,留下春風娘一個人慢慢想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