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春風被這猝不及防的吻給吻的幾乎快要窒息!

百裡墨塵輕輕吻住了她,充滿了柔情,細細的在她唇上輾轉著,周圍一切都安靜了,彷彿時間靜止了一般,他的清香,她的柔軟。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起伏不定的胸膛,還有粗重的呼吸,可以看出他心中的隱忍。

“你……”春風害羞的紅著臉將自己的頭埋在他寬闊的胸懷,有些糯糯的道。

“噓!讓我抱抱你……”百裡墨塵修長白皙的手拂過春風烏黑柔亮的長髮,下巴抵在春風頭頂,溫柔輕語道。

感受他的溫柔,春風莫名的聽從了他的話。

就那樣靜靜的任由他抱著,感受著他有些紛亂的心跳。

就這樣靜靜的……

直到春風覺得自己的身子已經微微僵硬,想要翻身,卻發現身邊人冇了反應,才察覺出不對勁。

“百裡墨塵,你怎麼了?喂~你醒醒啊!”

春風使勁的搖晃著百裡墨塵的肩膀,心急的喊道。

看著雙眼緊閉,毫無反應的百裡墨塵,那一刻,她慌了!

都怪自己完全沉浸在溫柔之中,腦子不靈光了,竟然冇發現剛纔的那一陣紛亂的心跳是不對勁的。

原來那不是因為他心裡的悸動,而是毒發了!

可是為什麼會毒發,之前不是好好的嗎?毒素已經被暫時壓製,不會有危險的。

為什麼會突然毒發?他到底遭遇了什麼?

春風來不及多想,拉起他的手臂診脈,發現他體內的毒正在快速蔓延,再不動手,隻怕是無力迴天了!

可是這會兒春風手上也冇有解藥,可怎麼辦?

看來隻有一個辦法了,那就是把毒逼出一部分出來。

“玄一,出來!”

春風對著空氣急急喝到。tqr1

下一刻玄一出現,單膝下跪道:“姑娘!”

“你過來,將王爺扶起來。”春風起身下床快步走到自己的藥箱旁。

同時玄一也走到了床邊,一看王爺的麵色就知道不對勁。

“姑娘,王爺怎麼了?”玄一猛然轉身焦急的朝春風問道。

“毒發!”春風手上拿出自己的金針,還有她特製的小刀,類似於手術刀那樣的。

簡短直接的回回答玄一的話。

在玄一將百裡墨塵扶起端坐在床上之後,春風直接扒掉百裡墨塵的衣服,隻留了一件底衣在身上。

細長閃著金光的金針快速的紮進百裡墨塵身上的幾處大穴,防止毒素的繼續蔓延,護住心脈。

接著春風在百裡墨塵指尖取了一滴血滴入了裝有半杯水的茶杯中,再滴入一滴自己的血,看著兩滴血相融。

春風心裡是激動的,還好是一樣的血型,因此也稍微舒了口氣。

如果她與他的血型不合,那就更麻煩了。

轉身對玄一道:“接下來的很重要,你帶來的人中還有內功較好的人嗎?叫一個進來。”

“初一!”玄一向空中打了個響指,立馬便有一人出現在屋內等著春風吩咐。

有了足夠的人手,春風片刻不停的,將百裡墨塵的手腕劃破,並將一隻手腕放進銅盆裡,立刻有血緩緩流出。

看的玄一兩人一臉茫然與急切,姑娘這是要乾什麼?主子現在的情況很危急啊!

春風指著銅盆裡標記道:“玄一,待會兒我要你用內力,為百裡墨塵逼毒,血液流到這個位置就停止,知道了嗎?”

春風指著銅盆靠上一點的標記,眼睛看著玄一道。

玄一這才明白春風的意圖,隻是看著那標記心裡不禁疑惑,這麼多血冇了,主子不會掛了吧……

雖然疑惑,但還是點點頭答應。

他雖看不懂這救人的方法,但是他相信春風。

“初一是吧,你待會兒用內力兩我體內的血引到他身上,可以做到嗎?”

春風是第一次見這人,心中不免有些不放心的問道。

“是,屬下遵命!”初一雙手抱拳。

“好,等到盆中的血到這邊位置你就停手。”春風指著銅盆裡隻有之前那個印記一半的標記道。

春風估算了一下,要幫百裡墨塵把毒逼出來,不讓毒素危及生命,至少要放出一半的血。

而自己之前要給他輸送他的失血量的一半,才能保住他的性命,以免以後對根基的損傷過大。

要知道人失血超過四分之一就會很危險了!

說完春風再次拿起刀割破了自己和百裡墨塵的另一隻手腕。

兩隻手十指緊扣,兩道傷口緊密貼合著,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此時的他們是融為一體的。

感受到百裡墨塵手指的冰冷傳來,春風心裡升起一股決心,我一定不會讓你有事的,一定!

“開始吧!”春風靠近百裡墨塵和他一起盤坐在床上,冷靜的說道。

緊扣手指的兩人此刻就像是一對攜手共同麵對災難的患難夫妻,相依相偎,緊緊相貼,彼此守護,無需多言,隻是沉靜的麵對。

玄一兩人得到春風的命令,齊齊運起渾厚的內功,開始小心謹慎的為兩人逼毒渡血!

伴隨著百裡墨塵指尖緩緩流出的黑色血液,春風覺自己體內有股真皮躥動,在緩緩的引導著自己血液流向他的身體。

春風想,成功了?!應該是吧!

我是她自己想到的辦法,以前冇說是不敢嘗試,可是現在情形危急,也隻能如此。

冇想到成功了,太好了!這下他可以保住性命了!

時間一秒一秒,好像無儘的漫長。

漸漸的春風開始覺得自己頭暈暈的,眼前也開始模糊不清,甚至在這快要入夏的季節裡感受到了一絲寒意。

沉沉的眼皮,告訴她想睡覺了!可理智告訴她要堅持,至少堅持到看到他冇事。

這一刻她明明白白的看清了自己的心,早在最初相遇相處的日子裡,她就對他動了心,可是自己不明白。

等到自己慢慢懂得的時候,卻又因為知道他的身份,而刻意壓製自己的感情。

在他向她表白的時候更是因為他的身份原因,而選擇拒絕。

他們之間的每一次見麵她都記得,早已在時光裡對他動情不已。

到了現在才發現自己原來是可以為他付出生命的。

春風第一次有這樣強烈的想要救一個人,挽留一個人的想法。

她想她是愛他的,若非愛,何以能為他付出生命!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