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何娉婷自顧自的說完,也不管春風是否同意,直接便吩咐人去請大夫。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馬上有個離門邊近的婆子跑出去請人,春風冷眼看著這一切,並不做聲。

隻是吩咐了翠竹將內廳的紗簾放下,將她與外麵的來人隔開。

這個時代的的男女大防在人前還是不得不注意的,且這是在內室,若不注意便會傳出個不知羞恥的名聲出去。

“大小姐,劉大夫到了!!”婆子將人帶到紗簾外麵,恭敬的道。

“恩,勞煩劉大夫幫我看看這是一碗什麼藥?”何娉婷將那隻藥碗交給丫鬟讓她遞給外麵的劉大夫。

劉大夫結果那隻藥碗仔細的聞了聞,又沾了一點在嘴裡嚐了嚐味道。

“回大小姐的話,這乃是一碗補氣養血的補藥。”劉大夫放下藥碗,恭敬的回答道。

“哦?劉大夫可有辯清楚?”何娉婷淡淡問道。

“確認無誤!”劉大夫回答的很肯定。

“怎麼會?妹妹你不是風寒嗎?怎麼要來喝這補氣血的藥,妹妹你莫不是……莫不是……”何娉婷驚訝的道。

不僅是何娉婷驚訝,春風娘和春雨也是覺得莫名其妙,怎麼好好的要喝這個?

看著何娉婷故作驚訝又有些得意的樣子,春風覺得這人真的演技還真不怎麼樣。

也就是能騙騙像自家娘這種真正關心自己的人吧。

“風兒,這事怎麼回事?你是哪裡受傷了嗎?快給娘看看。”春風孃的第一反應是春風受傷了,立刻關心的問道。

“是啊,二妹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你真是燒糊塗了給自己開錯藥了?”春雨也覺得奇怪,那藥都是她自己親自去抓的,按理說應該不會有人動手腳,就算動手腳也不會給換成補藥吧。

“娘,大姐,你們先彆急,我冇事。”春風安慰道,眼睛確實看向何娉婷,示意他們何娉婷貌似還有話說。

“春風小姐瞧著也不像是受傷了,怎麼會吃這個……你該不會是小產了吧,之前晴姨……”何娉婷身邊的一個小丫鬟畏畏縮縮的說道。

“閉嘴,你胡說什麼,春風表妹怎麼會是那種人呢,雖說春風表妹平日裡出門的次數多了點,但我相信她絕對不是那種未婚就與人私通的人!你們羞得胡說。”

何娉婷看起義憤填膺的指責,實際上是間接證明瞭春風每日外出就是與人廝混去了。

聽到何娉婷嚴厲的喝止,那丫鬟嚇的撲通一聲跪下:“大小姐贖罪,奴婢冇有彆的意思,隻是前些日子冬香園的晴姨娘小產後也喝了這樣的湯藥,奴婢以為,以為……”

“你以為什麼,你以為春風表妹是那種會與人未婚便珠胎暗結的人嗎?我平日是怎麼管教你們的,還學會揣度主子們的事情了。掌嘴!”

何娉婷突然疾言厲色的朝小丫鬟吼道。

“春風,這到底怎麼回事?”春風娘聽著丫鬟的話,心像是被緊緊的揪住了一般,拉住春風的手臂問道。

“娘,你相信我嗎?”春風冇有解釋,隻是眼神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孃親的眼睛。

春風娘靜靜的看了會兒春風,才道:“娘,相信你!”

春風笑著點點頭,感謝孃親對她的信任。

“娘,你先彆急,一切都會清楚的。”春風堅定的告訴娘。

正在春風娘和春風說話間,院子裡又傳來一陣聲音。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還罰上了?”老夫人看著正哭著扇自己耳光的小丫鬟道。

原本是聽說春風的身子好些了,想來看看這個孫女的,結果一進院子就看見這樣一幕,老夫人的心裡難免起了不快。

“回祖母,都是孫女管教不嚴,讓這丫鬟汙了春風妹妹的名聲,這才讓她掌嘴呢!”

老夫人以來何娉婷便又成了那副乖乖女的樣子,忙上前扶上老夫人,恭敬的解釋道。

“是嗎,汙衊主子的名聲著實該打。”老夫人聽完看向小丫鬟的眼神不再有憐憫,而是很嚴厲的說著。

“說說吧,到底怎麼回事,怎麼就還跟春風的名聲扯上關係了呢?”老夫人在娉婷的攙扶下,坐進屋裡的軟塌,見春風幾個要行禮,一揮手免了她們的禮節,直接問道。tqr1

“事情是這樣的,今日我特地帶了劉大夫來看望春風妹妹,無意之中發現春風妹妹用錯了藥,劉大夫說那藥是補氣血的,這小丫頭許是前些日子晴姨娘小產的時候隨我去看望過,便記得那藥是小產過後才服用的,所以她便以為……”

“以為什麼?以為我的春風丫頭是那種不三不四的人?簡直混帳,該死!”老夫人拔高了聲調,憤怒的拍拍桌子道。

嚇得地上跪著的丫鬟身子直抖,生怕老夫人真的就讓人將她給處死了。

何娉婷看著老夫人這般維護春風,心中的嫉妒都能吃人了。

“祖母,孫兒也覺得春風妹妹絕不會是這樣的人,雖然春風妹妹平日裡喜愛出門遊玩,姿容也是那般的優秀,但孫兒相信春風妹妹的品質絕對是好的,就像姑姑一樣都是正直善良的。”

何娉婷狀似無意的說著,實際上確實把春風往懸崖底下推,甚至是連帶著春風娘也是。

什麼叫長得好愛出門,是在說春風就是憑自己長得好喜歡出去勾搭嗎?

還有什麼叫跟姑姑一樣的,是說春風娘當年與人私奔私定終身的事嗎?

這話可說的有些嚴重了,春風可以容忍彆人詆譭自己,但是絕對不可以詆譭自己的家人。

老夫人在聽完何娉婷的話之後,臉色變了變,要說春風的顏色那的確是極好的,比之京城任何一個大家小姐都是不差的,再加上春風這段時間確實出入的比較頻繁。

而且對於春風娘之前的事,她雖然原諒了,但是並不代表她就讚同這樣的事。

可看春風平時的行徑也不像會是那樣的人啊,可是這孩子自小在鄉下長大,冇見過是世麵,纔來京城冇多久難免會受到些誘惑。

想到這裡老夫人臉上流露出一絲猶豫的神色。

春風自然看到這這絲猶豫,臉上微微帶笑上前一步:“外祖母,既然有人懷疑,那就請祖母找一位大夫來,為春風診治一番看看究竟是什麼情況不就真相大白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