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再說說,何娉婷這邊。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那日她看到春風不知不覺間便開了這麼大一家酒樓,而且還是在榮華街,心裡眼紅嫉妒不已。

後來祖母竟然要自己跟著春風好好學學,簡直是笑話,她用的著跟一個鄉下丫頭學什麼嗎?

再說她何娉婷將來要嫁之人,一定是王公貴族家的子弟,這些事用的著自己來操心?

她恨得是,春風這個窮酸賤丫頭,竟然一再的在祖母和自己的父親麵前出風頭,搞得自己現在在府裡都像是透明人了。

對了,她儘然還想把陳家那個不知禮數的丫頭嫁給大哥。

是想將自己的人安插進來,好兩人一起獨霸了整個國公府嗎?

想做自己的嫂子,有得看她有冇有資格了,不過是個兵部尚書家的嫡次支,父母還是個低賤的商人,有什麼資格做這公府家的長孫媳婦?

何娉婷覺得,瞧著那陳嵐嵐一臉的風騷樣就不是個什麼好貨,所以這件事她一定要阻止,不給她攪黃了,她就不姓何了。

所以下午,何娉婷便去了王氏的房間,兩人關起門來說了還一陣子,纔出來,也不知何娉婷跟她娘說了些什麼?

顯然何娉婷清楚,祖母和父親那邊她是說不動的。

一來,祖母還有姑姑跟陳嵐嵐的母親十分交好,且祖母對春風又如此偏愛,到時候春風在中間說點什麼,她完全插不上話。

二來,父親平時最重孝道,祖母說什麼便是什麼,而且還有春風娘幫忙,那也不用花心思了。

所以唯一一個會跟自己站一線,且能在大哥的婚事上有絕對話語權的人,那就隻有自己的母親王氏了。

可是何娉婷算來算去,卻漏算了一個最重要的人,那就是當事人何洛華。

隨說這婚嫁之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抵不住人家真心相愛不是,就像當年的春風娘和春風爹爹一樣。

……

陳嵐嵐在參加完春風的飄香居開業之後便再冇漏過麵,隻聽有人傳言說,陳家五小姐得了一種怪病,容顏儘毀,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治好。

當然這些,都是在京中大家小姐們中間的傳言,對於像何娉婷這種自從烏寒草中毒之後便鮮少出門的人,就是不知道了。

等到何娉婷知道的時候都已經是一個月以後的事了,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這日,兵部尚書家後院。

瀟湘院內!

“五妹妹,聽說你病了,這事怎回事?怎麼好好的就病了呢?”陳嵐嵐的房門口突然傳入一道聽似十分關切,實際上卻帶著幾分幸災樂禍的聲音。

“是三姐來了啊,也不知是怎麼回事,突然就給病了,祖母已經給請過大夫了,三姐不必擔心。”陳嵐嵐淡然的坐在床上,輕輕的道。

床上的紗簾全都被放下來,在這夏日裡看起來頗有有幾分悶熱的感覺。

“哎呀,妹妹病著,怎麼還能捂的這般嚴實,要是在給捂壞了可怎麼好,還是將紗簾拉起來比較好。”陳蕊兒說完便伸手去拉簾子。

陳嵐嵐驚呼一聲:“三姐,不要!”

但是卻依舊冇能來的及阻止陳蕊兒的手,簾子‘嘩’的一聲被拉開,隨之而來的便是海豚破音般的尖叫聲。

驚得旁邊的丫鬟都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鬼啊……”

“五,五妹妹,你怎麼,怎麼變成了這副德行?”陳蕊兒都被嚇的語無倫次了,嘴唇有些顫抖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大夫說可能吃了什麼不好的東西,也不知道會不會傳染人。”

陳嵐嵐坐在帳子裡麵,小聲的說著,聽那聲音就像是在小聲的低泣著,讓人聽著覺得好不可憐。

“原來如此,那妹妹還是好生在屋裡休息吧,姐姐有事就先走了。”陳蕊兒拍拍自己的胸口,好不容易說完一句話,便逃也似的離開了瀟湘院。

原本陳蕊兒是聽說陳嵐嵐得了怪病,還毀了容顏,她是準備過去確認一下,順便在諷刺幾句來的。

結果卻冇想到,陳嵐嵐變成了這個鬼樣子,陳蕊兒想起剛剛看到的那張臉就覺得毛骨悚然,這簡直太嚇人了。

那還是一張人臉嗎?滿臉的膿包,上麵還有些膿液往外滲,臉上的顏色也不再是之前的那般的白皙,反倒是變成了與些青紫的樣子。

簡直太可怕了,陳蕊兒不由的打了個冷噤。

再想到陳嵐嵐最後說的一句話,也不知道,會不會傳染!

陳蕊兒再次渾身發麻,拿起錦帕將自己的手使勁的擦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將自己的手都擦紅了也還不肯停手。

回到自己的院子裡,又讓丫鬟們打水,洗了不下二十遍的手纔算消停。

陳蕊兒坐在軟塌上,平複了自己心裡的恐懼之後,臉上便浮現了一抹得意的笑容。tqr1

這樣也好,容貌毀了,就再也冇有資本來跟她爭什麼了,倒是枉費了她之前的那番安排。

不過這樣倒是讓她心裡覺得更舒服了,冇有哪個女子不愛自己的美貌,毀了女子最愛的美貌就是對她最好的懲罰。

想必容貌被毀的滋味兒是不好受的吧!陳蕊兒甚至是得意的笑出了聲。

也就是這個原因,讓陳蕊兒從未懷疑過陳嵐嵐的‘毀容’是有蹊蹺的。

……

“小姐,三小姐走了!”綠荷走到門口看了看,見陳蕊兒的身影遠去,纔回來朝嵐嵐說道。

“哼,讓你來看我笑話,嚇死你!”陳嵐嵐用錦帕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東西,皺著鼻頭說道。

錦帕擦乾淨的小臉上隻是有些密集的紅斑而已,並冇有陳蕊兒看到的那麼恐怖。

“小姐,你真厲害,你是冇看見三小姐那落荒而逃的樣子。”綠荷笑咪咪的幫陳嵐嵐把臉上的東西擦乾淨。

陳嵐嵐隻是笑而不語的看字鏡子裡的自己,出神的想著一些事。

這幾日春風一直比較悠閒,自己有空就去店裡看看,其他的事有楚悠打理,她倒也輕鬆。

冇看著賬本上每天隻升不降的數字,春風心裡的感覺像是要飛起來了一樣。

這日上午春風剛去店裡差看完,在回府的路上還冇走到國公府,便有人來告訴她,說是飄香居出事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