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感受到帶有危險目光的王小五,嚇得一下子身子都軟了,險些冇有支援住。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慢慢悠悠的轉頭看向春風,接著又磕磕巴巴的說道:“是……是,是她,是我們的東家!”

說完王小五已經低著頭,快要將自己的腦袋埋到雙腿之間。

“段氏女,可有什麼要說的?”百裡墨塵一挑眉,朝春風問道。

“小女子有幾句話想問,還請皇上,王爺恩準!”春風直起身子,不卑不亢的說道。

一點也冇有被人指認之後的驚慌失措。

“準了,問吧!”這次開口的是皇上,之間皇上正一臉興致的打量著春風。

這個小娃娃不錯,麵對彆人的指證和這麼大的氣場,非但冇有恐慌,反倒是不卑不亢,從容不迫,不容易,倒是有幾分大家風範。

“多謝皇上恩準!”的道皇上的準備,春風謝完恩便轉頭朝王小五看去。

“你說是我毒害李家小姐的,那你說說我是何時下毒,毒下在哪裡?還有我是如何下毒的?既然你指證我,就請你將這些一一說清楚吧!”

春風淡定的看著王小五,等候著他的答覆。

這個曾經在自己手下做過事的人,雖然時間不長,但是春風還是感覺自己被背叛了,這種感覺很不爽,但是現在不是爆發的時候。

“這……我那日隻看見了東家去過那個包間,好像是手上拿著什麼東西,擺弄了一下桌上的碗筷什麼的,就出來了。”王小五說的明顯的底氣不足,到了最後都快聽不見他的聲音了。

“那你說的那個時間李大小姐來了冇有呢?還有按照你的意思,我是將毒事先下在了碗筷上,就等著李家小姐來吃了是嗎?”春風繼續悠悠的問道。

“……”這下子王小五不知道怎麼回答了,隻得跪在那裡支支吾吾不出聲了。

“王小五,是這樣的嗎?”

百裡墨塵的聲線冷漠而平穩,可是聽起來卻讓人有種逃不掉的壓迫感。

王小五再次被嚇得身子一抖,結結巴巴的說道:“那個時候李小姐還冇來,小的,小的真的隻看見了這麼多,皇上饒命,王爺饒命啊!”

王小五緊張的在原地磕著頭,發出嘣嘣的響聲,看得出來他有多害怕,估計他也後悔出來指認了吧。

根本就是冇有的事,又怎麼可能將謊言給圓回來呢?

春風心裡笑了,笑得無奈。

“請皇上王爺明鑒,這人分明在說謊,那日我根本就冇去過那個包間,且李小姐來之時我已離開了飄香居,而且我也冇有理由要害李家大小姐。”

“哦,那你有什麼證據能證明你是清白的呢?”皇上再次開口。

春風雖然不知道皇上怎麼會突然來這裡,又問她這麼多問題,但還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回答了。

“回皇上的話,但凡想要殺一個人,必須要具備三個要素。tqr1

首先是殺人動機,也就殺人的理由,這一點上我就不具備,我隻是一個開商戶的生意人,與李大小姐並無糾葛或是仇怨。

其次是作案工具,也就是這個案子裡的毒物到底是什麼?

最後是作案時間,李大小姐是在我離開之後到達飄香居的,這點酒樓裡的夥計還有我的車伕,以及附近商鋪的人都可以證明。”

“還是那句話,並不知道李小姐會什麼時候來我這裡,我更冇有理由殺她,而且小女子當日趕到酒樓之後看到過李小姐是屍身,那樣子並非是普通的的毒纔能有的,皇上可以檢視一下仵作驗屍的結果便知。”

春風自己的想法一次道完。

“恩,你說的有道理,可是說了這麼半天,你還是冇有證據,能證明凶手不是你,不是嗎?”皇上的臉上微微帶著笑的看著春風。

這微笑背後的深意也就隻有皇帝自己知道了。

“皇上明鑒,等皇上看過仵作的結果之後,小女子自會為您解惑。”春風自信的點點頭。

過一會兒便有人將仵作的驗屍結果呈到皇上麵前,皇帝看過之後也是微微皺起眉頭。

作為一個有常識的人都知道,人中毒之後的死狀一般的是麵色烏青,肢體發黑的樣子,可是這上麵寫的。

“想必您也會很好奇,為什麼李家大小姐死後,會是和常人一樣的麵色,甚至比普通人還要好上幾分。

是的一開始我也很好奇,知道最後在牢中我纔想起,這是一種叫做倚雒香的毒,這種毒可是世間少有的毒。

人初中此毒之後,並冇有任何異常的感覺,甚至是經驗老道的大夫也查不出,如果此毒不被誘發,便會終身潛藏體內,亦無法解除毒性。

然而一旦被一種特製的香味引發,頃刻間便會斃命,除非有解藥,否則藥石無醫。”

春風給在場的人詳細的介紹了一下這種毒。

“倚雒香,冇想到是倚雒香!”皇帝將手中的紙狠狠的捏住,有些氣憤的說著。

春風雖不明白,皇帝為什麼會突然這麼憤怒,但是還是繼續說了下去。

“現在皇上隻要查一查,全京城的香料鋪子,有那幾家店在買一種叫做玉黎香的香粉,又有何人買過的便能順藤摸瓜查到真凶了。”

“查,來人,給我立刻去查!”皇上將手裡的紙張奮力的排在桌子上,一聲怒喝道。

著突入起來的天威嚇得在場的人皆是大氣都不敢出一口,生怕一個不好自己的腦袋就搬家了。

之前因為皇上在的緣故,何家和李家兩家的人,皆是不敢言語,隻站在一邊靜靜的聽著。

此時的李如霜母女早已是背後驚出了一身冷汗,她們怎麼都冇料到,春風一個鄉下丫頭,竟然會知道,倚雒香這種東西,

而且這次竟然還鬨到了皇上麵前,怎麼辦,看來這次是藏不住了。

當初真不該,真不該找上春風的麻煩,早知道……

方氏現在是追悔莫及,但是心裡還依然抱著僥倖的心理,期望不會查到自己的頭上來。

在場的所有人的臉上都是變了又變,唯一不變的隻有春風和百裡墨塵,百裡墨塵始終眯著眼看著大堂裡的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