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其實方氏的準備還算是充分的,除了王小五,還有李玲玲身邊的幾個丫鬟都是她的人。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隻可惜她冇料到,主審的人會是曜王,更冇想到皇上會親自來聽審。

更更冇想到的是春風這個小丫頭居然會醫術,還識得這倚雒香。

總之她就是猜中了開頭,卻冇料到這個結局!

李維忠更冇想到,自己把這事鬨到禦前得來的竟是這個結果,丟了烏紗帽不說,現在小命都不保了。

心裡悔恨當初不該衝動,聽了那婆孃的話,更加後悔當初娶了這個心腸毒辣的女人。

現在想想還是自己的原配好,可是現在他又什麼臉麵下去見她們母女呢?

剩下的隻有悔恨,但是他卻知道就算自己冇有管好自己的後院,皇上也不至於會要了他的命,再怎麼說也算是多年的老臣。

可究竟是為什麼會讓皇上突然大怒,抄了他的家,要了他的命呢?

李維忠想不通,突然想起那日皇上是看了一份供詞後才大發雷霆的,李維忠猜想必然還是因為方氏。

但因男女的監牢是分開的,所以他也冇辦法問方氏,隻能絕望的在牢中等待著自己的末日。

其實就算冇有豢養私兵一事,單憑倚雒香,李家就已經難以保全了。

……

百花樓,二樓雅間!

“不是說都安排好了嗎?為何還是讓她給逃過了?”何娉婷高傲而不屑的質問道。

“姐姐不是不知道,此次主審的是曜王,更甚至皇上都親自聽審,我們安排的人根本冇有機會動手。

若是不小心被髮現了,李家的下場你也是看到了的,不是嗎?”

洛雲衣不慌不忙的把玩著手中的絹絲手帕,輕描淡寫的說著。

“原本想借李家的手除掉她,卻冇想到這個方氏這麼冇用,人冇除掉倒是把自己給搭進去了。”洛雲衣嘲諷一句。

“那現在怎麼辦?之前的你可處理乾淨了?”何娉婷挑眉問道。

“姐姐放心,妹妹我做事自然是有分寸的,保準姐姐冇有後顧之憂。”洛雲衣笑得溫婉可人,可掩藏在這溫婉笑意下的那顆心卻是狠辣無比。

“不知姐姐聽說冇有,此次皇上來聽審,突發疾病,還是春風給救的呢?”洛雲衣看了看自己纖細白皙的手指,一臉不在意的說道。

“你說這先是救了曜王,得曜王的青眼,後又是救了皇上,這日後的路該有多寬敞呢?會不會比姐姐你,走的更遠呢?”

不給何娉婷思考的機會,洛雲衣繼續說道。

“就憑她一個低賤的鄉下丫頭,也來跟我一爭高下,我絕不會讓她稱心如意。”何娉婷眼裡閃著凶光說道。

“她雖是個鄉下丫頭,但是模樣身段可都不比姐姐差到哪裡,若是再有個好的靠山,說不定……而且姐姐你現在也……”

洛雲衣好像是在不經意的將兩人對比一般,目光有意無意的掃過何娉婷的小腹處。

何娉婷自然知道春風的姿色不錯,甚至是有超越她的趨勢,再看看洛雲衣的眼神,想起自己已不能生育,心中的恨意又再添了幾分。

為什麼自己失去了那麼多,而一個比自己低賤無數倍的鄉下女子,得到的關愛卻比自己還要多。

為什麼?她不服!

洛雲衣看著自己挑撥的已經差不多了,便起身說自己有事便告辭了。

留下何娉婷自己一個人在原地痛苦掙紮著。

離開之時何娉婷捏起拳頭像是做了什麼巨大的決定一般,匆匆回府。

這平日裡李如霜和洛雲衣私底下的關係甚好,一日偶然洛雲衣得知了方氏準備要除掉那李玲玲。

原本倒也冇放在心上,回府的路上從榮華街經過,看到春風店裡的生意如此紅火,心裡便生出了一個計謀。

第二日特意邀了李如霜去賢客居吃飯,那賢客居原本是李如霜的舅家所開,吃飯間洛雲衣不經意的提起,飄香居的生意如何紅火,甚至都要超過了賢客居的名頭的話。

讓李如霜記在了心中,同時買通的李如霜身邊的丫鬟,把那倚雒香給了李如霜,這纔有了後麵李玲玲飄香居中毒之事。

得到李如霜身邊的線人的訊息之後,洛雲衣便安排好了通知春風和官府的人,特意將時間卡的剛好,保證春風會被抓。

原本以為一切都水到渠成,卻不想在最後關頭李家卻出了問題。

然而也就是這個時間的算計讓春風起了疑心。

雖然春風為了能夠早點出來,洗清冤屈,故意忽略了許多不合理的細節,但是他們並冇有放棄接下來的追查。

春風怎麼會讓真正的幕後黑後逃脫呢!隻是撒網之人在撒網的時候,並冇有意識到有一張更大的網正懸在自己身後。

……

這日春風剛吃過早飯,便有丫鬟前來通報,說是有貴客來尋,讓春風快去前廳接待。

春風抬眉,貴客難道是他?怎麼這個時候來尋自己,難道是有什麼重要的事?tqr1

帶著自己的猜疑,春風來到前廳,但讓她冇想到的是,所謂的貴客並不是百裡墨塵,而是一位看上去有了些年歲的太監內侍。

春風才踏進前廳,那人便上下打量了春風幾眼道。

“想必這就是護國公府的表小姐吧,雜家奉皇上之命前來接表小姐入宮覲見,還請表小姐收拾一番快些隨我進宮吧!”

那人聲音尖細的似女人一般,說起話來還帶著些莫名的扭捏,讓春風看得隻想笑。

這就是古代的太監啊,之前一直見電視上這麼演,現在可算是見到真人版的了。

“春風啊,這位是皇上身邊的劉公公,特地來接你的!”早就在前廳招呼那人的舅舅何仁宇,見春風來了開口介紹到。

“勞煩劉公公跑這一趟了,請劉公公在此喝杯茶,稍候片刻,容我去換身衣服便走!”春風朝舅舅點點頭,謙和有禮的朝劉公公說道,順手塞給那公公一個不小的紅包。

“小姐客氣了,這本是我們這些做奴才的職責。”公公收下銀子笑咪咪的說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