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因為他就不是咱們何家的血脈,就不應來到這是世界上!”老夫人冷冷的開口。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雖然冇有哪個女人願意和彆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但是這個時代的女子,維護自己丈夫的名譽比什麼都重要,因為在這裡,夫就是天!tqr1

丈夫的名譽冇有了,自己的天也就塌了,所以在發現劉氏偷人之後,老夫人便做了這個惡人。

一碗毒藥瞭解了劉氏的性命,也終結了她腹中的罪孽,同時也保住了國公府的名聲,丈夫的麵子。

知道這一切的老國公,非但冇有怪老夫人,反而是十分感激她,是以自此之後便再冇納妾。

府裡的人隻當是老夫人的手段太狠,所以老爺子不敢在娶妾,卻不知這裡麵還有這樣的內幕。

“你說什麼?”何秀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著老夫人吼道。

“不可能,你胡說,明明是你嫉妒孃親懷上孩子,才故意海斯她的,不許你這樣汙衊她!”何秀清跪在地上嘶吼,恨得撕了眼前這個惡毒的婦人。

無奈自己已經被綁住,無法起身行動。

“你母親冇有胡說!”老國公的一句話,像是一根悶棍敲在何秀清的心上,傳來頓頓的痛意。

這麼說自己辛辛苦苦做的複仇,到頭來不過是一場笑話嗎?

不可能!孃親是那麼溫柔賢惠,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一定是他們合起夥來害死自己的孃親的,一定是!

短暫的失神之後,何秀清繼續抬起猩紅的眸子說道。

“不可能,彆騙我了,父親你太叫人失望了,你竟然會為了這個恨毒的惡婦,任由她毒死自己的親骨肉!你們太狠毒了。”何秀清冷冷的嘲笑。

“恨毒的應該是你吧,姨母,你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將秋喜一家儘數殺光,還為了自己的嫡女身份,設計將我娘和我爹爹搭在一起,並將她們趕出京城,阻隔我們與祖父祖母十幾年不能相見。

更是在得知祖母的毒被解之後,找來殺手將我這個破壞你完美計劃的人除掉。

苦心將自己的親生女兒送回國公府,想讓國公府不得安寧,這一切不過是為你那所謂的什麼好孃親報仇,為了達到你那醜陋私的目的。”

春風看著跪在地上的大姨母,眼中儘是鄙夷,這樣自私自利的人纔是最該死的人。

她母親的命是命,彆人的家人就不是命嗎?秋喜一家何其無辜,老夫人和自己都差點命喪她手,她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叫囂彆人的狠毒。

春風的一席話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原來婉清和春風爹是被人設計的嗎?

他們這麼多年都找不到,他們也是因為她?她還派人劫殺過春風?

這些他們竟然都不知道,這到底是他們忽略了什麼?

或者應該說是不是他們太過於輕信於人了?

老夫人和老國公皆是臉色深沉,還有雲依……

“是我又怎麼樣,這是你們應該付出的代價!害死我母親的代價!哈哈哈……”何秀清癲狂的笑著。

老夫人的麵色難看道極點,春風娘走上前,輕輕握住老夫人的手,無聲的安慰著。

冇想到當初為了保護國公府的麵子,而引發了這麼一連串的事件,還害得春風都差點遭了毒手,老夫人心裡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各種滋味攪和在一起。

心疼的捏了捏春風孃的手掌,“孩子對不起,是我冇有察覺到這一切,讓你無辜受了這麼多年的委屈!”

老夫人你眸子裡隱隱有淚的痕跡,那是對自己女兒的愧疚。

“這不怪您,這些年春風她爹對我一直都很好!”春風娘微笑的說著。

春風娘心裡雖然痛恨自己的大姐帝下毒給老夫人,恨她想要殺自己的孩子,但是對於春風爹爹這件事,她一點也不恨她。

雖然日子過得苦點,但是有一個真心愛她護她,一生隻有她一個女人的男子就已經足夠了。

“唉!”老夫人撫了撫春風娘額頭的秀髮,發出一聲無奈的歎息。

“你個孽女,心思居然如此恨毒,縱然你母親給了你姨娘一碗毒藥,可是她卻也給了一個嫡女的身份,這麼多年一直待你不薄,你為何這般狠心,春風那也是你的親侄女啊!”

老國公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兒會如此心狠,這個大女兒一向溫言少語,怎麼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難道自己當年真的做錯了?

可是又有幾個男人能夠容忍自己的女人出軌?就算他放過她,一旦事情被揭穿,那也隻有沉塘的結果,隻會讓她死的更難看而已,自己真的做錯了嗎?

“嫡女?她眼裡的嫡女隻有何婉清一個,即便是她做出那般丟人的事,她眼裡依然隻有她,父親你不也是這樣嗎?

口口聲聲說著我娘如何如何,那她呢?你的好女兒,不照樣是跟著也男人跑了,怎麼不見你把她也一碗毒藥給藥死?”

說起嫡女這個身份,何秀清的麵目變得更加猙獰,何婉清走了這麼多年,做出那樣的事,卻依然占有著所有人的寵愛和牽掛。

憑什麼?那個賤婦的女兒就那麼金貴嗎??自己這個所謂嫡女不過是他們眼中的一個替代品而已。

如果不是自己的精心謀劃,何來自己的嫡女身份?也許自己早就被送到那個不知名的後院給人做妾,焉能有今日的身份?

“你個混帳東西!”老國公被何秀清的一番話激怒的氣急,抬手便是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何秀清臉上。

常年練武的人可不必女子或是那些個丫鬟婆子,這憤怒的一掌直接將何秀清的嘴都打出了血,臉蛋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脹起來。

何秀清轉過被打的側過去的頭顱,恨恨的抬頭看向老國公。

“怎麼?說到父親心痛的地方了?哈哈……早就說過父親心裡就隻有那一個嫡女,又何必假惺惺的在我麵前裝作多麼疼愛我們這些庶女呢?”

“父親,現在事情都已經查清,接下來該如何處理?”何仁宇看著氣急的父親,上前一步問道。

何秀清不管多惡毒,畢竟還是父親的女兒,這事情還是要父親來處理纔是。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