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老國公轉頭低歎一聲,看看地上的何秀清,又看看坐在一邊一言不發的妻子,終是失望的搖搖頭道。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事就交給你母親處理吧,這事是她受苦了!從今以後我在冇這個女兒了!”

說完老國公甩甩衣袖,失落的抬步出了蘭香院!

何秀清亦是失望的跌坐在地上,果然父親一點也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就這樣把自己交給這個毒婦處理!

這個毒婦如此心腸歹毒,又怎麼會給自己留活路,隻怕是巴不得自己早點死了,好斬草除根吧!

想著何秀清自嘲的笑了,看來自己從一開始就對這家人不抱希望是對的!

“母親你看?”何仁宇目送父親出門,轉首又向老夫人問道。

老夫人十分平靜,緩緩站起身子,走向何秀清。

“你姨娘給你留了一封信,就放在她房裡的梳妝檯隔層裡。你去看看再說吧!”

說完老夫人便讓家丁帶著何秀清去劉姨孃的房間!

過了約兩刻鐘的時間,何秀清手裡那些兩章薄薄的信紙,步履沉重的回到蘭香院!

真的,孃親真的是因為……因為不守婦道,可是這樣算來自己辛苦經營的複仇計劃算什麼?

為什麼娘不告訴她?為什麼!何秀清一臉痛心疾首的樣子。

“好了!你知道你娘到底是怎麼死的了,你對我所做的事我也就不追究了,但是你對春風母女還有娉婷所做之事絕不可饒恕!”

老夫人可以理解她是想為母報仇,可是不能容忍任何人傷害自己的子女!

所以何秀清必須受到處罰!

“來人!請家法!”老夫人一生厲喝。

按照何家家法,殘害至親手足,大逆不道,忤逆不孝者是要被鞭刑一百,之後從族譜中除去名籍!

也就是相當於被趕出了何府跟她何秀清斷絕了關係!

可是那一百鞭能有幾人熬的過?就是一個健壯的男子也未必能的承受的起!何況何秀清一個女子!

說來何秀清還是第一個享受這一條家法的人,不知該說這是她幸運還是不幸。

夜色已黑,護國公府的蘭香院裡燈火通明。

院子中間被綁住的婦人,臉上看不出一絲情緒,目光始終直視著前方,似是能透過這茫茫的夜色看透一切。

啪~的一聲,柔軟的皮鞭抽在地上發出陣陣清脆的響聲,猶如

黑夜裡的哀鳴,那般的淒烈。

拿著鞭子的人,看了一眼老夫人的神色,老夫人微微點頭,那人受意,立馬轉身動手。

柔軟的皮鞭在空中劃過一個優美的弧度,徑直落在何秀清的胸前,頓時疼的齜牙咧嘴,可她卻緊咬著牙關,冇有叫出聲!

站在一邊身子有些發抖的洛雲衣,此時聽見那落在孃親身上的皮鞭聲,脖子不由得瑟縮了一下,身子輕輕退了一步,一點也冇有要為她娘求情的意思。

春風姐妹倆和春風娘皆是有些不忍的轉過頭去。

何仁宇父子則是深深的皺起眉頭,看不出眼睛的是厭惡還是可憐。

隻有何娉婷一直盯著那血猩的場麵,雖然也會害怕的身子發抖,可是她眼睛卻閃爍著快意的神色。

打吧,打吧,最好是能打死她,她恨不得扒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喝了她的血,這樣也不足以泄她心頭之恨。

王氏依舊是狠狠的盯著何秀清,同樣是恨之入骨的眼神。

原來之前何娉婷的藥之所以會變成烏寒草,都是因為何秀清暗中將藥調了包。

原本是想藉此絕了何娉婷的生育,再陷害春風,順勢將她們一家趕出護國公府,這樣自己這個長期養在國公府的女兒就成了護國公最具有前途的女子了!

等到女兒登上高位,再將國公府的慢慢瓦解,這些人她一個都不會放過。

結果她還冇來的及高興自己機智的計劃,女兒卻被趕了回來,這讓她始料未及。

對此,對春風更加是視做眼中釘肉中刺。

後來的飄香居中毒事件,更是她在後麵一手策劃,怪也隻怪那李家的人太好操控,竟然輕易的便成功了。

可是容易操控的人註定是不可靠的,早在牢中李如霜說起洛雲衣的時候,春風便察覺到了問題。

這一查剛好便查到之前從那個春風報信人手裡的那隻耳環的來曆。

加上秋喜的出現,何秀清所做的一切全都浮出水麵。

在一眾證據麵前,老夫人震怒不已,她還在念著她是何家的血脈寬恕她,可是她竟然想要謀害所有的何家子孫,不可原諒!

……

堅持到第三鞭的時候,何秀清終於忍不住叫出聲,尖利刺耳的尖聲淒慘的像是滲入骨髓的痛。

鞭子還在無情的揮動著,重複著在空中劃過優雅的弧度,狠狠的落在女子身上。

還冇熬過十鞭,人便已暈了過去。tqr1

一盆冷水澆下,何秀清又悠悠轉醒,身上的衣衫早已被打的支離破碎,滲著腥紅的血跡。

就在那人準備再次動手的時候,門口突然衝進來一個高大的身影。

何秀清看著那個急促的身影,嘴角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再次暈了過去。

“住手!”洛奇風身子擋在何秀清前麵,麵色陰沉的道。

“嶽母,不知秀清犯了什麼錯你們要如此對她?”洛奇風轉頭定定的看著老夫人問道。

“這是我們的家事,洛賢婿還是不要多過問纔是!”老夫人看著洛奇風對著自己氣沖沖,也不行禮的樣子,冷冷的道。

“嶽母說的是,護國公府的家事我一個外婿是不該過問,可是我的妻子的事便是我的事,都說出嫁從夫,即使夫人犯了什麼錯,可她現在已是我洛家人,就該由我洛家處理!還請老夫人將秀清交給奇風帶回去自行管教。”

洛奇風今日像是格外的有骨氣,一副大丈夫義無反顧保護妻子的模樣,竟敢和老夫人對著乾。

這要放在以前是絕對不發生的事情,因為他們洛家都是靠著國公府纔有今日的地位。

他洛奇風巴結老夫人還來不及,有怎會像今日這般‘直言不諱’!

看到這一幕,春風不解的皺起眉頭……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