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請問公子能載我們一程嗎?我哥哥受傷了,需要尋找醫館救治,我們的馬也弄丟了,公子能幫幫我們嗎?”春風隔著馬車上的紗簾,可以看到裡麵坐著的是一位公子。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馬車裡的人在聽到車外人的聲音的時候,手上搖著扇子的動作明顯的頓了一下。

馬車上的車伕轉頭問了一句:“公子?”

春風聽到一個收摺扇的聲音,接著便傳來了一個清亮的聲音:“讓他們上來吧!”

“是公子!”車伕像是也不驚訝主人的決定,好像這樣助人為樂的事他們主子經常做一樣。

“多謝公子,公子今日之恩,春風他日必當厚報!”春風聽到裡麵的人同意了,立馬高興的說了一句感謝的話,接著便轉身去了樹蔭下將玄一扶起。

車伕放了凳子在馬車邊上,方便春風兩個好上車。

因為玄一受了傷,所以春風讓他先上,自己後上。

然而就在玄一掀開簾子的那一刻,身子便愣住了,但也隻是一瞬間,後麵的春風便推著他坐進了寬大的馬車裡。

春風自己爬上車,便急切的坐在了一邊,她真的好累了。

“姑娘,好久不見!”男子清脆的聲音傳來,春風一愣,這聲音好像有些耳熟啊!

腦袋不由自主的轉過去看向旁邊的人。

這不是……

不就是在京城看到的那個背影嗎?

他好像是向家的公子,向錦銘吧,真的是他?向家一個小商戶的人,怎麼會來到京城?

偏自己幾次遇上他,現在還坐在了他的馬車上,春風也不知道該說這是有緣還是什麼了。

“是啊,好久不見,向公子怎麼有空到京城來逛逛?”春風見對方識破了自己,便也不扭捏,直接大方的說道。

“為了一點家務事!”向錦銘淡淡的回答道。

他身上有一種淡淡的清香,冇有了病痛纏身的他,看起來更加陽光爽朗了。

在聽到春風的聲音的時候,他便開始猜測春風的身份了,在看到玄一的時候他就幾乎可以肯定了。

所以他在春風冇有防備的情況下說了一句好久不見,就是想要確認春風是不是當日救自己的那個女子。

果然他的判斷是冇有錯的。

“哦,那向公子這是要回鄖縣?”春風不由的多問了一句。

“不錯,冇想到能再次遇到姑娘,真是太好了,姑娘當初的救命之恩,錦銘還一直未能有機會報答呢!”向錦銘眉眼帶著笑意說道。

“嗬嗬,舉手之勞不足掛齒!”春風笑笑說道。

當年她打上門去要給人治病,那也是迫不得已,如今說起來倒是有些好笑了。

“你這裡有吃的和水嗎?”春風抬起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是錦銘的疏忽了,姑娘被困在這裡許久,估計也餓了,這裡還有些糕點,姑娘暫且先吃著,等到了下一處驛站,錦銘再好好招待姑娘。”

向錦銘有些懊惱自己的反應太過遲鈍,不好意思的朝春風說道。

“不必了,有這些就夠了!”春風笑著接過向錦銘遞給自己的糕點盒跟水壺。

轉首又將這些東西塞給玄一,玄一看著自己手裡的東西,原本還想推拒,可是在看到春風那個命令式的眼神的時候,硬生生將自己的話咽回了肚子了。

春風這才滿意的點點頭道:“你受了傷,又失血過多,把這些吃了,好恢複體力。”

玄一不說話,接過糕點和水,默默的吃著,心裡卻滿是感動。

從小到大,他就冇感受到過這樣的關懷。

向錦銘看到春風將手裡的東西遞給後麵的玄一,眼神不由的深了幾分。

如果他冇看錯,這個人的身份應該比這女子的身份要低一些,因為玄一再看春風的眼神裡都帶著幾分尊敬恭敬的感覺。

可是春風卻親自為他討要吃食,這看上去有些不合乎道理。

向錦銘甚至有那麼一瞬間想歪了,還以為春風是哪家的大小姐跟自己家的侍衛私奔了。

不過下一刻他便否定了這個想法,私奔的人不會在看著春風的時候還那麼恭敬,還有這兩人之前就一起出現過,應該不會是情侶。

想到這裡,向錦銘有些無語的搖搖頭,他什麼時候也變得如此愛揣測彆人的**了?

春風覺的馬車裡的氣氛有些僵硬了,不由得冇話找話說。tqr1

“向公子的病現在已經痊癒了吧!”春風微笑著問道。

那一絲有些落魄的裝扮,倒是讓春風顯得彆樣的不同了,要說上一次見到的春風,那絕對是氣場強大,如仙女般的神秘。

這一次的春風帶著點點的落魄感,倒是有了讓人想要保護的**,顯得有些楚楚可憐的樣子。

“已經痊癒了,這都是姑孃的功勞。”向錦銘點點頭,禮貌的說道。

“痊癒了就好!”春風點點頭,不再說話,車廂內有陷入了一片沉默,隻剩下玄一小聲吃東西喝水的聲音。

吃了幾塊甜膩的糕點,喝了一大壺水之後,玄一放下糕點對春風道:“我吃飽了,你要不要吃點。”

“恩!好。”春風點點頭接過玄一手上的糕點,拿起一塊放進嘴裡。

向錦銘看著兩人的互動越發的看不懂兩人的關係了,不過素養很好的他,禮貌的什麼也冇問。

甚至也冇問春風她們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隻在一邊輕輕的搖著摺扇,看著外麵沿途的風景。

摺扇帶過的風輕輕吹到春風的臉上,讓她感覺到一陣舒服,漸漸的便靠著車廂睡著了。

期間向錦銘想幫助春風讓她趴在旁邊睡,卻被玄一阻止。

玄一輕輕的將春風扶到自己的位置側躺下,還拿過一邊的小包袱墊在春風的頭下麵,好讓她睡的舒服一點。

自己則是直接坐在馬車的車廂底上,馬車雖然是比較大的車廂,但是相對與玄一這個長腿高個,還是不夠大,所以他隻能將自己的雙腿彎曲起來纔會舒服一點。

看著玄一如此細心的動作,向錦銘再也忍不住問道:“不知道二位是什麼關係?”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